百书斋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5139章 晕了
  骆家的后院,当初是杨若晴和骆风棠花了好久的功夫精心打造的爱巢。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每一到回廊亭榭,都别出匠心。

  各种花花草草,水里的红色小鲤鱼儿,假山上停着的鸟儿,无不让蒋桂玲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大宝,你这位堂姐家真不是一般的有钱是,这院子,也太阔气了吧,就跟园林似的,真好看啊!”

  蒋桂玲走在前面,对啥都新奇,兴奋得如同一只欢快的喜鹊。

  大宝跟在后面,看到蒋桂玲这副开心的样子,也很是愉悦。

  “大宝,这么气派的院子,盖起来得花不少钱吧?”蒋桂玲又问。

  大宝认真想了想,点点头:“应该是的吧。”

  蒋桂玲长叹一口气,“哎,要是我能在这样的园子里住,该多好啊,哪怕就让我住上一宿,我也死而无憾了!”

  大宝听到这话,面上有点惭愧。

  “桂玲,虽说我家的院子不如我堂姐家的,可我家的院子在长坪村也算不错,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你的,我爹娘和妹妹也会真心待你的!”大宝赶紧跟蒋桂玲这里做保证。

  蒋桂玲看到大宝这副样子,愣了下,随即便笑了起来。

  “你呀你,说啥傻话呢,我方才不过就是随口一说罢了,你还当真啊?我蒋桂玲是那种眼皮子浅的人么?”

  她抬手轻轻戳了下大宝的脑袋,笑得唇红齿白,在阳光下格外的明艳可人。

  大宝松了一口气,咧嘴笑了笑。

  他就知道桂玲不是这样的女孩子,她不仅长得好看,心眼也好。

  两人继续在骆家的后院里逛,越往后面景色就越好。

  “大宝你快些来看,这里面还藏着一座小院子呢,要不咱进去瞅瞅?”蒋桂玲朝大宝招手,兴奋的问。

  大宝抬头一看那院子门上写着的几个字,赶紧阻止蒋桂玲:“别进去,这是我堂姐和姐夫的寝房……”

  蒋桂玲却不听,只道:“哎呀,他们不是不在家嘛,屋子肯定上锁了呀,我就走外面瞅瞅,这可是大将军和将军夫人的屋子呢……”

  “桂玲你别进去……”

  “没事儿,我瞅一眼就出来啦,你就在这等我好啦!”

  蒋桂玲朝大宝摆了摆手,施施然进了院子。

  刚进院子,一个黄褐色的庞然大物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朝着蒋桂玲‘汪汪’的叫。

  蒋桂玲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造型奇特的卷毛大狗。

  “这死狗又胖又丑,吓死人了!”她拍着胸口大声道,一张脸涨得通红。

  大宝赶紧跟了过来,看到那狗,赶紧和颜悦色的道:“泰迪你别叫,都是自己人啊,我们这就走。”

  说罢,他拉起蒋桂玲就往外走。

  泰迪追在后面又朝蒋桂玲警告般的叫了两声,蒋桂玲觉得自己很狼狈,也很恼火。

  她可是蒋家村里正的幺女,上头好几个哥哥姐姐护着,在村里从来都不吃人家的亏,谁家的狗敢朝她吠,直接叫人去打死。

  这会子竟然被一条卷毛畸形狗给追在后面叫,而狗这东西又是狗眼看人低的,专门吠叫花子。

  这条破狗是把姑奶奶我当做叫花子了么?

  蒋桂玲越想越恼火,这都走出一小段路了还是转身追了回来,捡起地上一块大石头朝着泰迪的脑袋砸了过去。

  “砰!”

  不偏不斜砸中泰迪的脑袋,泰迪吃痛,嗷呜了一声,夹着尾巴一溜烟跑回了院子里。

  蒋桂玲得意的拍去手里的灰土,双手叉腰:“你个狗畜生,长了嘴巴净晓得叫,真当姑奶奶是好欺负的么?再叫呀?打不死你!”

  大宝看到这一切,顿时急了,赶紧冲过来拉起蒋桂玲:“这泰迪是宝宝一手养大的狗,你快别打了,跟我回去吧!”

  说罢拽起蒋桂玲就走。

  还没走出几步,身后突然一阵劲风袭来,两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怎么回事,蒋桂玲就尖叫起来。

  “哎哟!狗畜生咬我!”

  大宝低头一看,吓呆了,蒋桂玲的右腿小腿肚子那里被咬破了,鲜血从破损的衣裙处渗透出来。

  而泰迪咬完就甩着尾巴一溜烟跑了。

  “大宝,我要死了啊……”蒋桂玲惨叫一声,直挺挺躺了下去。

  她从小就见不得自己的血,一见就晕。

  大宝顿时手忙脚乱,刚巧这时候拓跋娴听到动静从佛堂里出来,而骆宝宝和绣绣,左景陵几个也都刚好往后院这边来,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惊讶住了。

  好端端来过门的未来舅妈不在五房待着喝茶,咋跑到她家后院来躺着了?

  骆宝宝三步并两冲到跟前,“大宝舅舅,这是啥情况?桂玲舅妈咋躺在这儿?还有她的腿咋受伤了?”

  大宝纠结了下,只得硬着头皮道:“桂玲想过来看看你家的院子景色,我便带她过来了,没想到院子里面跑出来泰迪,把桂玲给咬了。”

  听到这话,骆宝宝第一个反应就是质疑。

  “不可能像大宝舅舅你说的这么简单,我养的泰迪我清楚,只要你们不先攻击它,不闯入它的地盘,它是不会咬人的,你们是不是做了啥事儿惹恼了它?”

  大宝心虚,不敢辩解,也不敢如实说,只能含糊不清的道:“我当时在前头走,桂玲跟在后面,我们隔着一段路,我也不晓得具体咋回事儿。”

  “宝宝,咱先不说这些了,想法子先帮你舅妈把伤口处理了吧?这还淌着血呢!”大宝央求道。

  这会子把人带去那边,肯定惊动长辈们,到时候事情越闹越大。

  而骆宝宝是练武之人,平常摔摔打打的没少受伤,手边肯定有金疮药之类的东西。

  骆宝宝却果断摇头:“我没功夫帮你们处理,你们去找福伯吧,我得去找我的泰迪!”

  撂下这话,骆宝宝起身离开。

  大宝没辙,只得喊了绣绣过来,两人合力把昏迷了的蒋桂玲带回了五房。

  骆宝宝径直往后院而去,身后跟着左景陵。

  骆宝宝一只脚跨进院子门,身后,左景陵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咋啦?”她问。

  左景陵依旧是不出声的,只单手指着路边一块石头,示意骆宝宝去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