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隐叹> 第二百三十章 东海惊变
  连城武大帅的传书,自然是在意料之中的,布局到了现在,整局棋盘上青州军改的大龙已经势不可挡,要是到了此刻还想谋求此番对弈的胜利,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胜券在握的棋手换成自己人!至于这更换之人,陆羽相信,这封奏章飞递之后,中州、圣都,一定会有所行动!

  更换棋手的方式有两种,无论是将陆羽收为己用,还是彻底铲除陆羽另寻他人,这是他们最后的出手机会!否则这一局隔空对弈,对方绝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说到彻底铲除,陆羽的眼中道道厉芒闪过!上次紫阳老人袭杀之事的过节,可不是那么轻松就可以揭过的。前世今生,陆羽从来不将自己的性命放到其他的人手里。

  “既然选择了对我出手,什么时候结束、该以怎样的结局结束,可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三州军改,只是让你肉痛,等你现了原形,小爷有的是办法让你心如刀绞!但愿到了那个时候,能够看到你身上拥有身残志坚的美好品德!”抬手在连城武的传书上属下云间侯的大印,又在执笔二字的后面属上二虎的名字,陆羽便将这道文书回传给青州连山城平妖堂兵部总衙。

  接下来的事不过是走个过场,对于唐庭内部的运作流程,如非必要,陆羽真的半点精力都不想损耗!此番出手归根结底是三州军卒加一层保障,给云间府的业态供应链完成闭环,他陆羽的本质还是天下第一仙门的亲传弟子,未来的路,天下大乱的局势,想要自保可不能光靠这些小道。哪怕是天机三老,也已经在事先就跟陆羽说好了,只给他三年的时间,现在一年已经即将过去,两年后不论如何,陆羽必须心无旁骛、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仙法修炼中去。

  乱世将至,钱财银两固然能在收集天材地宝以供应修炼上提供很多便利,但是归根结底就像陆羽告诫二虎的一样,那些终究是外力,只有将其化为自己的力量,才是真的有价值。事实上,这段时间陆羽的修为并没有拉下,无论是玉虚仙禁的妙用,还是不断打熬的炼体、炼神,他对力量的认知已经在无形中不断的加强了很多。

  八月十八,秋阳朗照,金风宜人。这几日海妖的攻击明显放缓,青州平妖堂已经得到密报,禁制漏洞后的海妖大军正在集结后撤,虽然具体原因尚未明了,但是连城武大帅还是抓住时间下令让所有前线军卒后撤到高地疗养整军!海妖需要时间休养生息,人族大军更是早已疲惫不堪!

  丹崖医疗站的伤员更多了,但是经历过前期的救援,更多的伤员也加入了救援的行列,循着医疗站的紧急救援条例,按部就班的对不同伤员进行分类诊治,一切忙中有序,有条不紊。陆羽已经用了一早晨的时间跟二虎仔细叮嘱了所有的注意事项,他已经决定今天赶回青州平妖堂,迎接中州圣都特意派遣的唐庭特使,之所以让陆羽亲自过去迎接,是因为连城武在传书中提及这队特使中有天策府镇国武侯作陪,圣都皇子亲临!就连青州州牧此时都已经抵达连山城进行迎接!

  镇国武侯和青州州牧的身份固然珍贵,但陆羽听闻这则消息的时候,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位圣都皇子身上,终于要现身了吗?陆羽嘴角微微一笑。

  “是你吗?我可早就想好好领略领略圣都皇子的威风了!”陆羽心中默默的想着,既然人家都主动送上门了,就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事情都交代完了,陆羽便聚念成云,准备出发!然而,就在此时,丹崖东北侧的海域突然间狂风大作,怒浪滔天!

  紧接着一道红霞自突兀的出现在天空之上,浩浩荡荡,如同烈火灼云,遮天蔽日,只在须臾之间便将整片天地染成一片血红!血云之下,海水如同烧开了一般剧烈翻滚着,无尽的墨色从海底深处向上席卷渐渐的形成了一道直径数百里的巨大漩涡!这漆黑的漩涡,在血云的映衬下如同远古凶兽的巨口,呼号着、狰狞着!

  陆羽转身愕然的看这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看到漆黑的漩涡深处一道青蓝色的剑光飞遁而出:“所有人!撤!快撤!海妖来了!!”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当青蓝色的剑光离陆羽还有百丈距离的时候,陆羽终于确定这散发着青蓝色剑光的仙剑是冷云剑,而冷云仙剑上的两道身影赫然正是左冷千和朱怕怕!只是仙剑之上,左冷千的嘴角兀自挂着鲜血,周身仙袍破碎、凌乱,哪还有半点平日里清冷英俊的模样,至于朱怕怕则更加奇怪,他的双目紧闭,浑身如同烙铁一般通红,面色狰狞似乎正在经历着莫大的痛苦!

  “是海眼!撤!快撤!灵动期四层以下军卒以最快速度撤回连山城,灵动期五层及以上着,随我结阵!掩护大军撤退!”还没等陆羽彻底搞清楚搞清楚面前的状况,二虎的带队校尉就直接了当的祭出自己的虎符,虎符落地化为一头黑虎,载着护卫飞上半空中不住的咆哮!没时间解释了,无数的鱼妖已经顺着海眼向外涌出,开始列阵了!

  “二师兄,六师兄这是怎么了?”陆羽聚念成云飞快的向左冷千迎去,不管发生了什么,当务之急是他得保护好两位师兄的周全。

  “老七!照顾好怕怕,快走!”冷云剑剑身一挑,将兀自昏迷的朱怕怕扔到陆羽的念力灵云上,左冷千便直接仗剑在手,转身回冲,磅礴的剑意在他的体内不断的积累、压缩,冷云剑的光芒由蓝变青、变紫!

  剑未发,意已冲天!感受到这一剑的威胁和压迫,连绵的海妖大军竟然出现了片刻的停顿!哪怕是海妖,也是生灵,谁他娘的不怕死啊!

  “老七,快走!走啊!”左冷千头都没回,但是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决然和坚决!

  “此事因我而起,便该因我而终!今日便是折剑此处,只要我不死,断不会放过任何一只海妖涂炭我人族同胞!”左冷千的心中坚定的想着。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哪他妈还有时间分析前因后果!撤退?怎么撤?人家都列队冲到家门口了,哪他娘的还来得及撤!更何况这些海妖数量虽多,但只要封妖禁巫大阵并没有全线崩溃,灵虚期的大妖就过不来。海眼而已,了不起出来几位灵动九层洞虚境的海妖,就算带出一波兽潮,又怎样!了不起一百万只蚂蚁还能正面干死大象!?如果可以.......累死?钻鼻孔闷死?笨成那样的大象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三藏,照顾好我师兄!疯子,带着医疗兵构筑三道防线,是时候让他们见识真正的力量了!”一片灵云轻托着朱怕怕落在唐三藏的医堂前,陆羽向唐三藏和司马风交代了一句,便直接祭出了专属自己云间侯的云纹虎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