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100章 我当团队的老大(谢谢复活币也救不起来了的盟主)

第0100章 我当团队的老大(谢谢复活币也救不起来了的盟主)

  一行人没有停留。

  周忠茂铭记姨父跟他说的,不要在东郊森林停留,连夜赶路,驶出东郊森林。

  他听表哥的话,但也听姨父的话。

  “林兄,这么久,天都黑了,要不咱们原地歇歇吧。”袁天楚提议道。

  他现在不太敢跟林凡叫板,看看如今的情景,对他不是很友好。

  说话的语气很是友好,就好像跟林凡是年的好兄弟似的。

  “天黑?你看外面这情况,你能分辨出什么时候是天黑?”林凡瞧了一眼。

  出门就是麻烦。

  说实话,他一点都不想出来,待在家里不好嘛,睡暖床,吃佳肴,多么的享受。

  袁天楚看了一眼外面情况。

  还真的是。

  什么破深林,树叶长的这么浓密干什么,连白天还是夜晚都分辨不清楚。

  不知过了多久。

  前方有亮光,那是东郊森林的出口。

  到现在为止,他们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反正就是一直赶路,没有停歇。

  “公子,一路走好。”吴老念道着。

  确保公子他们离开东郊森林,就是他的任务,随后转身原路返还。

  “出来了。”

  袁天楚走出马车,深吸着空气,在东郊森林里,那气味可不好闻。

  “表弟,原地休息会,这马车颠簸的脑袋疼。”林凡说道。

  周忠茂巡视周围,确定没任何动静,点头道:“好的,表哥。”

  随后他下马,站在不远处,警惕周围的情况。

  狗子拿来毯子铺在地上,让公子坐的舒适点。

  他们看到林凡有这待遇,也是后悔莫及。

  哎,走的太急,都没怎么准备,早知道也带着奴仆照顾着。

  林凡吃着干粮,开口道:“现在我们也离开幽城了,回去是不可能的,那么就来说说接下来的事项,你们放心,出了幽城咱们就是老乡,本公子可以保证绝对不揍你们。”

  “好,有林兄这话,我跟梁兄就放心了。”袁天楚也不装,他担心的就是这问题。

  现在人生地不熟,也没自己人,林凡真要收拾他们,喊破喉咙都没人鸟他们。

  梁庸齐满脸苦涩。

  他就没想明白,为什么要将他赶出梁家。

  这里待得不习惯。

  林凡点头,“如今我们算是自己人,队伍里必须有个主事的,本公子不废话,毛遂自荐,我来当老大,当然本公子是讲公平的,咱们现在一共五个人,举手表决。”

  “现在同意本公子当老大的举手。”

  刷刷!

  没一点悬念,狗子举手了,不远处的表弟也举手了。

  林凡默默的抬起手,给自己投了一票。

  “三比二,没任何悬念,不用选了,本公子勉为其难的当这队伍的老大,没问题吧?”林凡说道。

  怒气点+66。

  怒气点+66。

  尼玛。

  这还能有什么问题,五个人你就占了三个,这如果都叫做公平的话,那还有什么才是不公平的。

  周忠茂道:“我没问题。”

  狗子道:“我也没问题。”

  梁庸齐与袁天楚对视一眼,你们没问题,我们有问题,可惜没办法,现在棒槌在谁手里,谁就是老大。

  林凡满意点头,“如今咱们出门在外,那就是一条船上的,一荣共荣,一损共损,你们出门带了多少银两?”

  “放心,我不是贪你们的钱,而是资源集中,有利于管理。”

  袁天楚听懵了。

  果然,这就开始下手了,他沉默不语,绝对不能说出自己带了多少钱,否则身无分文,那将是寸步难行。

  要是被扔在半路上,真有可能饿死街头。

  “梁兄,你先说。”林凡问道。

  梁庸齐慌的很,“我……我没钱。”

  “袁兄,你呢?”林凡又问道。

  袁天楚琢磨着,此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必须想清楚。

  林凡询问他们带了多少钱,怕就是想看看他们自身有多大的价值。

  如果一文不拔,后果肯定有点惨。

  “林兄,你这提议很好,我很赞同,这次出门我一共带了六百两,现在就将这六百两全部交给林兄保管。”袁天楚大气的很,直接将银两拿了出来。

  开玩笑。

  能不拿吗?

  梁庸齐的脑子不够灵活,日子怕是不好过,多多少少拿出点不就行了,何必隐藏的这么深。

  林凡叹息,招着手,周忠茂走来。

  很快。

  “哎,林兄你这是何意?团队之间的必要因素就是相互信任,我真……”

  哗啦啦!

  银两从梁庸齐的包袱里滚落下来。

  少说也有几百两。

  梁庸齐愣了下,随后轻咳一声,“谁放的,我记得我没带钱啊。”

  “刚刚我放错了,现在物归原主。”

  林凡将钱没收,好的很啊,既然说不是你的,那就算是我的。

  梁庸齐心里在滴血。

  挨千刀的。

  过分,真的太过分。

  怒气点+99。

  这特么的还没多远,就开始杀猪,不对,是欺人。

  袁天楚将一切都收到眼里。

  果然如他想的那样,梁庸齐遭到惩罚,何必呢,也不看看现在的情况,说谎话可是没有好处的。

  以他对姓林的了解,肯定会当场检查。

  你说不是你的,那就直接没收。

  或许他就在梁庸齐这句‘我记得我没带钱啊’,现在好了,找到钱了,你说你没带,那只能是他的。

  “梁兄,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出门怎么能不带钱?”袁天楚问道。

  梁庸齐看着袁天楚,心里骂娘。

  畜生。

  谁特么的没带钱。

  本公子带钱了,可是被他给抢走了。

  “林兄,我自证清白。”袁天楚将自己的包裹打开,里面除了衣物,就没有别的东西,但他趁着林凡没注意的时刻,悄悄的摸了摸胸口,也许藏在这里并不安全,等有机会,必须转换地方。

  “嗯,很好,咱们也是团队,团队需要的是互相信任,我希望两位能信任我,这样我们才能安全的离开,又能安全的回来。”林凡说道。

  袁天楚严肃的点着头。

  但心里慌的不行。

  果然暴露了杀意。

  安全离开,安全回来。

  话里有弦外之音,不团结怕是不能安全回来。

  爹,孩儿知道你是要锻炼我,可也不能将我推到这火坑里。

  过了许久。

  “表哥,我们该出发了,天黑前或许能到八十里外的驿站休息。”周忠茂看着地图,姨父都已经将路线标记好。

  只要跟随路线走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