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六阶,兵之主

第三百八十四章 六阶,兵之主

  “那……那是什么……”

  王迪文战战兢兢地后退一步,抵在沙发扶手上,翻倒下去,惊恐的看着那烟尘之中的轮廓,伸手去拉陈沙,“那是什么东西……”

  被摇拽手臂的陈沙,脸色也狂变起来,夏亦的形象,他倒是听过米国那边的特工传来的讯息,但并没有真正见过,气喘吁吁的紧盯着走廊口,手不自觉的摸去腰间的枪套。

  然而,手摸到枪柄,怎么也拿不出来……

  “陈沙,不用拿出来了,它不会听你的。”沙哑的声音在里面响了起来。

  烟尘翻滚沿着地面席卷铺开,时隐时现的轮廓哗的一下,走出烟尘,张牙舞爪的数条手臂,仿佛忽然间消失了一般,只有一条正常右臂和一条红色晶莹的左臂,轻晃在身侧,露出的上身,肌肉紧绷布满沾染灰尘的汗渍,胸口、两肋的兵器刺青,延伸到后背,随着迈开的脚步,在皮肉上给人一种令人心悸的蠕动感。

  高大强壮的身形走出了廊口,接过周锦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和胸肌,双眸平淡的看过去。

  “不相干的人,可以去外面等吗?”

  淡淡的声音回荡在屋里,陈沙松了一口气,压下刚才拔不出武器的疑惑,伸手将王迪文扶正,“他是Z6的人,我是陪他过来。”

  王迪文有些狼狈的整理一下仪容,视线紧紧盯着夏亦那只红色的手臂,抬手指去微颤:“那是红石……”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去陈沙:“那是红石…..红石怎么会变成手臂…..刚刚你看到没有……刚刚在烟尘里,还有几条这样的……”

  那边的陈沙与他对视一眼,伸手一把将他手抓住按了下去。

  “那就都是通勤局的人,是我的客人!”夏亦面色平静,走了过来,在两人对面大喇喇的坐下,双臂张开压在沙发靠背,“……都坐下吧。”

  待三花贺美端了一杯茶过来,夏亦拿过桌上一包烟,递去对面两人,陈沙接过,王迪文摆手拒绝。

  “今天两位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夏亦点上烟,“.….两位都是通勤局,好像也是分开的两个部门吧?”

  陈沙抖了抖烟灰:“确实,我身旁这位是王迪文,Z6研究部门的外派员,以前也是Z9的成员,和我同届,这次过来是替Z6做考察的,上次万总局跟你提过的,关于红石感染者这条旧规……”

  “这事,你们做主就行了,我也是受害者。”夏亦打断他的话同时,对面有些紧张的王迪文陡然开口插话进来:“你不是……”

  “嗯?!”

  夏亦眸子微转,划去眼角,淡淡地看他一眼,后者只感到呼吸一窒,向后晃了晃,剩下的话语咽回了肚子里,讪讪伸了伸手:“你说你说。”

  “万总局那天确实跟我提过这件事…..我替所有红石感染者万分感激通勤局这样的做事方法。”

  话语在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夏亦看去对面的陈沙,两人几乎都同时想到了一个已死去的人——林渐渊。

  “.……我记得就在这间客厅里,林渐渊过来找过我,也是为红石感染者的事,不过可惜的是,我没有站在他那边,因为他走的方向是错的,这个社会,不管是异能者,还是普通人,都该有平等的关系,他曾经也是这样追求,可是他走偏了。”

  夏亦目光流转,吸了一口烟,吐出:“……红石感染了他,觉得异能者更应该高高在上,可是林渐渊并没有体会过,做为一名红石感染者,被追杀时,那种面对绝境的绝望感,是多希望自己能像平常人一样走在阳光下,陪着亲人、爱人。”

  “这也是,我为什么支持你的原因。”陈沙在对面点头说了句。

  “谢谢。”

  夏亦端起茶水,代酒敬过去:“可惜林渐渊看不到这一幕,至于红石感染这部分,我也希望通勤局能尽快动作起来,让红石感染者们都能得到救治,而不是一味的研究他们,利用他们。”

  偏过脸,询问的语气落在王迪文身上:“你说对吗?”

  “对对,是这个理…..”

  后者客气的回答一声,不时掏出兜里的手帕擦去脸颊的汗渍,一股压力时有时无的笼罩他,如坐针毡般难受。

  更何况……对面那人,六阶啊……整个华国除了通勤局不出面的老家伙外,已经没有人到达这个阶段,如果说曾经的林渐渊也算的话,可惜他已经被对面那个人杀了。

  ……不是五阶吗……怎么就突然六阶了,而且…..六阶也不至于把检测器给爆了吧。

  他滑动鞋子,下意识的瞟去地上检测器的玻璃碎片心想着。

  此时,那边夏亦的话语还在持续。

  “这个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红石感染者也是身不由己,通勤局能这么做,就等于让我们所有人重新回到阳光下。”

  夏亦话语平静,目光越过了两人,望去外面的花园。

  “……我去岛国,拿寿名集团的红石回来,去米国拿红石回来,富士山一战,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我清楚被人追着跑,饥一顿饱一顿,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那种绝望,跟前面那几件事比,屁都不是。”

  他站起身来,指着周围的人,周锦、红黄绿兄弟、外面回来的赵德柱:“这些人是兄弟亲人,他们当中也有红石感染成为异能者的,也有天生就是异能者的,还不是生活在一起,我做的事里,他们每一件都有参与,哪一个活的不是顶天立地?放开旧规,就等于给了他们一条活路,往后通勤局有什么要求,需要我们做的事,尽管提,至少让他们乃至我,死的有价值,而不是进那什么研究部门,成为标本,供人研究——”

  夏亦站在那里,随着斩铁般的声音落下,身后轰然有佝偻的虚影,獠牙微张,杏黄的双眸狰狞的望下来。

  “果然六阶了…..”

  陈沙偏开视线,不敢与虚影对视,瞥了一眼身旁,之前在车里大气凛然说话的王迪文,现在紧张的一句话也没说完过,这让他心里感到舒服。

  不过,这次过来,本就是陪着对方来这边,代表Z6考察夏亦,对于通勤局需不需要更改条规做出评判,但这王迪文此时的状态,会不会弄巧成拙……

  想到这里,陈沙正要开口,引过话题时,身旁有些呆滞的王迪文,陡然间猛地拍响茶几,震的茶水都溅了出来。

  “夏老板……”

  他神色肃然庄严,缓缓站了起来,“.…..你这番话就不对了。”

  豪迈的挥手。

  “什么死不死的有价值,都是华国人,本是同根生,Z6的人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机械人,这次考察回去,我当仗义执言!”

  斩钉截铁的语气落下——

  不久之后,三人相谈甚欢的走出别墅,边走边聊,谢绝了夏亦邀请吃中午饭的客套,回到车上又与陈沙说了几句,便是要返程回Z6了。

  “刚刚,你的语气好像跟来时的不对。”陈沙降下一点车窗,点上香烟。

  后座上,王迪文捏着那叠资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外面的街景,“给别人一条活路,让我有所感悟……而且,见到这位夏亦后,我的感觉也有所变化……大概就是这样。”

  语气中正平缓,端坐的身体之下,双腿还有着不易察觉的微微颤抖。

  ********

  别墅门口,看着两辆商务车驶离,夏亦笑容不减,转身回到别墅,看着周围的亲人、朋友兄弟,摊了摊手。

  “——问题都解决了,顺便说一句,我六阶了。”

  炎热的风吹过来,拂过庆贺的众人头顶,顺着天空,穿过云层,朝着东面大海延伸,对岸的岛国,曾经风景美丽的富士山上,一名老妇人走过荒芜的土地,缓缓而行,就快抵达终点。

  碧蓝的天空,黑云飘来、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