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白蛇再起 > 第一百四十一章:鱼妖

第一百四十一章:鱼妖

  等许仙第二天回到书院竹舍当中的时候,恰好见到孔攸正在埋头创作,心中一动,张口问道:“子寻,你的小说成绩如何了?”

  记得月余之前,孔攸的小说就已经开始准备出版的事,反倒是他三天两头的往白素贞府上跑,又赶上江南试的事,把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

  孔攸听到他的询问,脸露笑意道:“本来是打算告诉你的,只是最近都见不到你的影子。昨天才刚刚成册上架,在书坊售卖,还不知道成绩如何。”

  许仙笑道:“放心吧,绝对没问题的。”摸摸干瘪的钱袋,长叹一声。终于深刻体会到那一句话,怎么说来着?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为将来计,总得想个挣钱的法子,替人打工做活吗?

  不,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想他许仙许汉,堂堂七尺男儿,江南第一才子居然为了些许钱财,沦落到给别人打工的地步,传出去岂不笑掉大牙,实在丢不起这个人。若是被姐姐知道的话,估计会把他的腿打断吧!

  而靠替别人抄书,写信都不是长久之计,摆在眼前的路似乎就只剩下一条。

  也就只有写写小说才能维持生活。说起来,这个时代的小说还是比较小众的东西,发展也还远远谈不上成熟,这就导致喜欢看书的人多,但真正好的小说很少,这就给了许仙崛起的机会。

  前世的时候,出于作家梦,他倒也写过几本小说,譬如白蛇再起,只可惜成绩不尽如人意,连饭都恰不起。但在这个时代,他脑子里装的前世经典,随便扔出来几本,只怕都要大火。

  一念至此,便不再犹豫,同样坐在桌案前,抽出一张宣纸,运笔蘸墨,却又发起愁来,经典无数,自己先抄哪一本好呢?

  孔攸见许仙皱眉沉思,冥思苦想,一副要动笔的模样,不由奇道:“汉,你这是要?”

  许仙下意识回道:“写小说啊!”

  “啊?!”

  孔攸傻眼,手里的笔直接掉到地上。

  竹林幽幽,天光霁霁,许仙发呆了整整一个下午,思绪早不知飘到了何处去,手里的毛笔掉到桌上也不自知。

  孔攸见状安慰道:“汉莫急,写小说并非一蹴而就,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写出来的,不如先把故事在脑中润色一番。”

  许仙点头,其实这倒是孔攸误会了,他只是单纯的选择困难罢了,抓抓头发,眼见天色将黒,忽然喃喃道:“就它了!”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设阴谋临产换太子,奋侠义替死救皇娘一行大字。

  七月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

  上午还是晴空万里,到了午后却天色昏暝,黑云翻墨,低沉的压落下来,狂风骤起,燕子低飞,眼看着就是一场大雨。

  空气变得十分闷热,许仙抬头遥望这铅色的天空,远山笼罩在一片昏暗当中,无不感叹道:“又要下雨了。”也不知这是今年的第几场雨,多得只怕已数不清了,纵然是在江南水乡,也显得有些反常。

  往年的钱塘,哪有这么多的雨水。

  白素贞站在他身侧,轻轻点头,风儿将她的长发吹得向后飘散,透出丝丝馨香。刚想说些什么,脚下的水面忽然散开,迸射千万点雪白珠涟,一道青色的影子从中冲出,落到亭中。

  那熟悉的模样,不是小青还会是谁,白素贞本待开口,忽然察觉到什么,面色微变道:“青儿,你怎么了?”一把扶住小青的手臂。

  许仙目光向小青看去,面色同样变化,皱眉道:“你受伤了?”

  小青站在亭中,长发披散,显得有些狼狈,原本莹白的脸颊此刻却透出几分乌黑之色,嘴唇略略有些发紫,唇边还带着丝丝血迹,显然是中毒了。身上气机起伏涌动,受伤颇重。

  白素贞哪里见过小青这个样子,心疼道:“青儿,快坐下来!”拉着小青坐下,眸中满是关切之意,忙将本身的真炁输入到小青体内,运功替她疗伤。

  良久,小青脸上的黑气才慢慢散去,忽然张口咳出一片毒血,脸色这才好了不少。两人总算放下心来,许仙问道:“是谁伤的你?”

  见许仙和白素贞都向自己看来,小青鼻子一酸,一对碧眸中溢出些许晶莹,委屈道:“姐姐,许仙,你们要替青儿报仇啊!”

  白素贞急道:“青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啊!”

  小青一把抱住白素贞的腰身,道:“还不是西湖里面的那些个臭妖怪”

  片刻之后,许仙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小青嫌弃天气炎热,便每日到西湖当中耍玩,而上次七夕时听到白素贞问她湖中是否有妖怪,顿时好奇心起,一探之下,果然发现湖中生活着不少精怪。

  两边本该是井水不犯河水,不想那湖中水妖不分青红皂白,见到小青就是一顿冲杀,小青一个不慎便着了其中一怪的道,受伤不轻,这才赶忙借助水遁赶了回来。

  许仙听罢,眉头一皱,冷声道:“还有这种事?!”

  话音刚落,脚下水面再次炸开,一道黑影冲上水面,大喝道:“看你往哪儿逃!”却是一只浑身黑皮褶皱,满布鳞甲,面目狰狞丑陋的鱼妖。

  鱼妖身高足有七尺,手中持一三股钢叉,盯着两个大大的眼泡,目露凶光,持叉就向小青刺来,竟视亭中的许仙与白素贞如无物。

  “找死!”

  许仙面色一寒,随意一拂,就将那钢叉抓在手中。这西湖水怪欺人太甚,伤了小青也就罢了,居然还一路追上门来,简直不知死活。

  休看他平日里与小青经常吵吵闹闹,但心里对这条小青蛇却颇有几分好感,此时看到她受伤,怎能不怒。

  轻轻一用力,钢叉应声而断。

  那鱼妖见状,眼泡一鼓,知道眼前这人不是自己能对付的,身子往下一钻,就欲直接溜走。只待回去之后点齐兵丁,再杀将回来。

  然而许仙岂会让它如愿,随手打出一道太阴真炁,漆黑色的流光一闪而逝。轻轻一握手掌,渠水顿时冻住。

  嘭地一声。

  脸部完美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