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妖者为王>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机灵的胖子

妖者为王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机灵的胖子

  蜚僮大胖子有点懵。

  我刚才不是要去抓人么?怎么突然就掉下来了?

  愣了一瞬,蜚僮突然脸色一变,面露狰狞:

  “该死的赵腾!你他娘的阴我!”

  蜚僮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突然发现的这小村庄的那个真神。只是一个小小真神而已,作为浑古矿区世界境前期中首屈一指的他又岂会在意?

  他想到的,是他的竞争对手——赵腾!

  蜚僮大胖子这次出来本来就是来散心的,因为他这几天在浑古矿区着实憋屈的很。身为世界境,更作为浑古矿区外围矿脉的两大监理,他平时的生活还是相当滋润的,每天小酒喝着,玩着姑娘,轻松写意。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任何抱负的。

  身为武者,当然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

  蜚僮虽然看上去大腹便便,一副没有脑子的样子,但实际上,他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以他的天赋和资质,能突破到世界境前期已经相当幸运了,若是依靠自己的努力继续修炼的话,恐怕一辈子到死也就这样了。

  他知道,唯有进入浑古矿区的内部矿脉,得到更多的天地灵力滋润,再用点小手段多得到些晶石,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所以,这些年他看似无所事事,其实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花费大量积蓄,甚至每个月得到的月銄和花费各种心思克扣出的晶石,都送往了浑古矿区内部矿脉的主事人,为的就是内部矿脉的一个监事的名额。

  他足足坚持十年了,还算有毅力。

  并且一个月前,他终于看到希望了,得到浑古矿区内部矿脉主事人的暗中透露,最近三个月,就会从他与李腾中选出一人,进入浑古矿区内部矿脉,接替监理一职,成为内部矿脉的八大监理之一!

  蜚僮一直认为,这个位置必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虽然,要成为内部矿脉的八大监理之一,理论上来说必须要有世界境中期的武道境界,可是,十年苦工又岂能白费?

  更何况,李腾也只是世界境前期巅峰而已。

  蜚僮这些天一直很开心,只等内部矿脉的确切信息发布了,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三天前,李腾突然突破了!

  李腾,突破到了世界境中期!

  当蜚僮从矿脉例行巡查回来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懵了。

  李腾的突然突破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十年苦苦经营,彻底白费了!

  无论他再怎么心思机灵,做了再多准备,只是他和李腾之间的世界境前期和中期的差别,就足以让内部矿脉做出选择——

  他们肯定会选择李腾!

  因为内部矿脉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监理必须要有世界境中期的武道修为,才能施展异空间桎梏,日夜掌控,防止有人潜伏进去!

  蜚僮知道,自己进入内部矿脉的希望彻底被李腾断绝了,当天就大发雷霆,把监管令牌扔给李腾,并且与后者大吵了一架,带自己的亲信出来散心了。

  他想好了,等李腾去了内部矿脉他再回去。

  眼不见心不烦。

  更何况,他们两人平时就不合,蜚僮更怕自己呆在矿区吃亏。没想到,他竟然发现了一个真神,还发现了一个村落。

  千余人的村落啊

  !

  足够矿区用很久了!

  这是大功一件啊!

  可让蜚僮万万没想到的是,正当他意气风发,以为终于可以借今日之事一扫阴霾之时,突然,他被压下来了!

  “异空间桎梏!”

  “李腾,你个该死的玩意!临走了竟然还敢阴你胖爷!老子定要好好的参你一本,让你在内部矿脉也不好过!”

  蜚僮一下子就想到了李腾。

  因为这可是在浑古矿区的万里之内,按照数百年前各大矿区之间签订的协议,这里就属于浑古矿区的管辖范围。能在这里出现的,并且还是世界境中期,定然只有李腾一个了。

  “那个真神,定然也是他假扮的!”

  蜚僮咬牙切齿,双目赤红,从被他壮硕身躯砸出的深坑里爬出来,虽然他没有负伤,可也着实算的上狼狈至极了。

  然而,正当他怒而咆哮,欲要大发雷霆放狠话之时,突然,呈现在眼前的一切,让他蓦地愣住了。

  血!

  漫山的血!

  不。

  此地已经没有小山了,只有十数个深坑,里面沾满了血迹,就仿佛十数个血袋齐齐爆裂一样。

  惨么?

  不够惨。

  起码蜚僮心情不好,拿矿区的奴隶泻火时,场面都比这要血腥的多。可是,死几个奴隶,就像踩死了几个蝼蚁,完全不值得一提,但是死在这里的,可都是他的亲信,全都是真神!

  “李腾,我艹你仙人!”

  蜚僮睚呲欲裂,暴怒叱骂,可还未等他半句话说完,突然,蜚僮眼瞳一缩,意识到一丝不对劲,心头蓦地一凛。

  “不对!不是李腾!”

  “李腾可没那么大的胆量!”

  “暗中阴我一次也就算了,若是杀了矿区的守卫,他也活不了!更何况,他马上就要去内部矿区了,又岂会做出这等会让他坠入无底深渊的恶事?”

  蜚僮不傻,恰恰相反的是,他相当聪明。他如果不聪明的话也不可能想得到“贿赂”这种手法,并且足足坚持了十年有余。

  “有问题!”

  “肯定是外人!”

  “难道是别的矿区来人了?入侵者?”

  蜚僮精神一凛,突然抬头看去,因为他感应到,前方那片村庄里的真神出来了,正朝自己这边走来!

  “真的来了!”

  “就是他!”

  蜚僮魂归现实,终于回想到了自己被砸入地底时隐约听到的那句话——

  “你们,给我下来吧。”

  蜚僮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再也动弹不得。作为一个聪明人,如果他再脑补出整个过程也实在是太蠢了!

  “世界境中期!至少也是世界境中期!该死,他隐藏成真神干什么!以他的武道修为,除了各大矿区的那几个老怪物,他不是可以横着走么!”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蜚僮慌了,大脑壳上冷汗直冒,豆大的汗珠不断滴下,沾满了胸前衣衫。他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走,对方隔着数十里之外就能用异空间桎梏镇压他,肯定有更强大的手段。

  突然,蜚僮眼底精芒一闪

  ——

  “有了!”

  ……

  走向这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萧浪。

  他孜身一人,在他身边并没有隐踪村的人陪伴。这倒不是萧浪制止了他们,萧浪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的,只是现在,隐踪村的人全都傻眼了,双腿发软,能坚持站着就相当不错了,至于跟上来,他们哪敢?

  他们不是在敬畏浑古矿区的来者,而是敬畏萧浪。

  俗话说的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虽然他们知道,真神之上还有世界境,连真神都能屠灭掉他们的村子,世界境自然更容易。

  可是,无论是真神境还是世界境的强大,都只是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之中,宛若坐井观天。一个人的想象是有极限的,大多寄托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内。

  直到刚才。

  萧浪只是一句话,完全没有任何动作,起码在他们看来没有,浑古矿区的来者,足足十余真神就被镇压了!

  连同那世界境强者一起!

  他们看到了山头消失,也看到了烟尘弥漫中肆意喷洒的鲜血!

  数十里之外,一言击杀真神,镇压世界境强者,这是什么手段?

  完全超乎他们想象之外的手段!

  这一刻,哪怕是隐踪村的村长,最为胆大,也是阅历最深的人,也不敢跟在萧浪身后了。虽然他们自认不是萧浪的敌人,也没资格作为萧浪的敌人,可是对于萧浪的敬畏,已经因为今日之事深深埋在了他们的灵魂深处,甚至连再和萧浪再说一句话都不敢了!

  “唉。”

  萧浪自然感受到了他们神色和心态的变化,心中一声叹息,神色却仍然平淡。

  很正常。

  强弱有别。

  萧浪没有出言抚慰隐踪村的众人,因为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隐踪村的众人,彼此之间,他们都只是过客而已。

  同隐踪村的众人相比,萧浪更为好奇的,还是前方那个胖子的身份。

  以萧浪的手段,当然可以直接镇杀世界境前期武者,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浑古矿区的存在,提起了他的兴致。

  留他的命,就是为了盘问。

  “这胖子,应该不敢跑吧?”

  萧浪正在心中想着,突然,眼前的一切就连他都忍不住张开嘴巴,微微吃惊,旋即才恢复自然,甚至不由咧开嘴角笑了一声:

  “好一个机灵的胖子。”

  萧浪身后,正在望着这边的隐踪村的众人也惊呆了,只见数十里之外,那身材魁梧的胖子突然启动朝这边奔来,速度极快,只是一会儿就达到了极速,紧接着,在所有人错愕的注视下,他竟然直接双膝跪地,庞大的身形足足矮了半截——

  嘭!

  山石,碎了!

  在他自身所带的强大冲击力下,胖子的膝盖就像是两道爬犁,生生割裂了大地,一直蔓延到萧浪的脚下才终于停住!在他身后,烟尘滚滚,大地都裂成了两截!

  嘭!

  又是一声爆响,胖子连萧浪的容貌都不敢看,倒头就拜,山石顿碎!

  “大人,饶命啊!”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后空翻跪地求大人饶小子一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