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桓因传 > 第一章 乱之始
  天有几重?

  对于这个问题,人界和地狱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说天只一重的,因为三界平等,人界和地狱尚且只有一重,天界凭什么能有更多?

  也有说天有九重的,不然“九天之上”这种说法从何而来?

  而还有一种说法,留存于桓因的记忆之中。他隐约记得,当年在人界遇到的那个疯疯癫癫的龟仙说过,天一共有三十三重。

  说法众多,却都只是人界和地狱众生的猜测而已。若非真正上过天界,天界到底有几重,根本无法知晓。

  其实,当年那龟仙所说,才道明了天界的真相。不过,桓因当初却是没有听明白,或者说没有理解透彻龟仙的话,所以他那依稀的记忆却是错的。

  万古以前,混沌未开,未有三界之分,一切不过是一团朦胧的混乱体。直到后来有荒古大神造福众生,以莫大神通开天辟地,方有天界、人界、地狱三界。

  地狱是海,承万千岛屿,含无尽苦厄,乃是下界。

  人界是地,纳山海百川,蕴酸甜苦辣,乃是中界。

  天界是山,载三十三天,揽亿万福报,乃是上界。

  天有几重?

  天只一重,整个位于须弥山顶,不分层次,只分东西。

  那又何谓“三十三天”?

  须弥山顶,大多平坦无峰,其中又以中心和四角最为平坦。故而天界子民在五个最平坦处建城,四角各八城,共计三十二城,谓之“三十二小天国”,又叫三十二外天。中心只一城,极其庞大,传说可比三十二小天国之和,乃是天界之主释提桓因栖居宝地,谓之“善现城”,又叫帝释天。

  三十二外天加上中央帝释天,共计三十三天。

  在中央帝释天,也就是善现城的正中心处,有着一座名为胜殊的宫殿。宫殿金碧辉煌,华美至极,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而此时此刻,胜殊宫之内,偌大的殿堂之中,仅存两人。其中一人高居于宫殿深处宝座之上,身着九龙金纹黄袍,头戴麒麟宝冠,面目看不清晰,正是天界之主,被人、地狱二界子民称之为帝释天的通天大能,释提桓因。

  还有一人,正半跪在胜殊宫中心处,位于帝释天的下方。此人一身白袍,中年模样,面庞如同刀削而成,棱角分明。他虽一脸笑意,可眉宇间那股狠辣之意却是无论怎么藏,怕也难以藏住。这人的名字,叫做罗睺,正是天界的阿修罗王。

  阿修罗王在下方跪了许久,一直都不曾抬头,也一直不曾说半个字。而上方,帝释天笼罩在一身迷雾之中,也是许久没有说话。一时之间,整个胜殊宫中的气氛有些奇怪,有些诡异。

  半晌,当整个宫殿之中的空气都似要凝结出水来的时候,高坐首位的帝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罗睺,你这么晚来找本帝,是有何事?”

  声音之中,充满威严,充满压力,更有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不过不知为何,此刻在这强者的声音之中,却也隐有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

  罗睺抬头望了望上方的帝释天,有些随意的再拜了一拜,然后并未经过帝释天的允许,就自行站直了身躯,开口说到:“老夫今日前来,是向帝主问安的。”

  对于罗睺的无礼,帝释天并未计较,而是说到:“难得卿有一片忠心,本帝很好,就不牢卿如此记挂了。”

  帝释天的话,很明显已有让罗睺退下之意。可是,罗睺却似乎故意装作不明白帝释天的意思,反倒极为不敬的开始打量起了帝释天,一双眼扫动之间,蕴含莫名冷厉意味儿。

  “罗睺,你在做什么?”罗睺的冒犯顿时让帝释天产生怒意,他声音拔高几分,发出了一声呵斥。

  莫大威压随着这一声呵斥传出,其威势若是由普通修士面对,恐怕直接就被生生震死了。不过,罗睺却是并不畏惧,反而突然冷笑一声,说到:“以老夫观之,帝主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啊?”

  一句话,顿时让得整座宫殿都陷入了死寂。帝释天身上的威压越来越盛,如同产生无数滔天巨浪,将整个胜殊宫席卷。

  然而,罗睺身在这威压之中,却是始终镇定自若,面带冷笑,直直的盯着首座的帝释天。

  末了,却终于还是帝释天开口说话,他一字一顿的到:“罗睺,你想做什么?”

  罗睺站在下方,突然伸出了三根手指。然后,他一根一根的收了回去,口中念到:“三……二……一!”

  话音刚落,首座之上的帝释天突然“哇”的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血直接就飞射到了罗睺的面前。而帝释天那恐怖至极的威压也顿时垮了下去,不复存在。

  “我就知道,你纵然修为通天,中了我的天蟒噬心毒,也绝对撑不过刚才那一瞬。释提桓因,你坐了那个位子这么久,现在该换我来坐坐了!”见到帝释天口吐鲜血,罗睺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猖狂,在整个胜殊宫中回荡。

  帝释天依旧坐在首位,可天界之主的气势却丝毫不存。他声音之中带着虚弱,开口到:“天蟒噬心毒,罗睺,你竟然为了我不惜代价准备这种东西,你真是好大的手笔!”

  罗睺再次大笑:“只要能扳倒你,只要能坐上天帝宝座,区区一个天蟒噬心毒又算得了什么?释提桓因,枉你身为天界之主,修为通天,却也防不住我处心积虑的安排。我自问正面对打敌不过你,可如今你身中剧毒,我就算是不出手,你也活不了了!”

  帝释天的气息开始变得混乱不堪,他浑身上下也很快出现一缕缕黑气,如同一条粗大的蟒蛇纠缠在他的周身,就要把他给生生缠死。

  “你就这么想坐我这个位子?”帝释天开口说到。

  罗睺眼中露出贪婪:“想,为什么不想?天界有你天道子民,又有我阿修罗道子民。为何你天道子民就要处处压我阿修罗道一头?如今我为天界帝主,我阿修罗道从此就要翻身,成六道之首!”

  帝释天摇头到:“天道子民为六道之首,乃轮回定夺,并非本帝意愿。前世积多少德,后世得多大福报。你阿修罗道子民之所以为阿修罗道,是因为前世做得不够。”

  “而且,本帝在位之时,可曾有过厚此薄彼,亏待你阿修罗道子民的时候?对于本帝而言,天道子民也好,阿修罗道子民也罢,不都是本帝的人民吗?”

  “哼,帝释天,你休要跟老夫说什么大仁大义。你那些大道理,对老夫来说全都没用!今日,是改朝换代之时,是我修罗道翻身之日,已成定数。帝释天,你的时代已经过去,天道的时代已经过去。从今日起,你不是帝,我也不是王。你什么也不是,而我,才是帝!”罗睺一脸狠色,看着首座的帝释天,言辞咄咄逼人。

  终于,帝释天没有再开口说话,而罗睺也没有再多说半个字。他们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就那么相互对望。

  这样的对望一共持续了整整一刻,宝座上的帝释天终于再也不能支撑,只在毒发最后一刻说了一句:“罗睺,你给本帝记住,只要轮回尚在,本帝就算横跨三界,也一定会回来。这天,是我的天!”

  一句话说完,帝释天整个人突然再次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颓然倒下,瘫软在了他的宝座之前。

  一代天界霸主,由此气绝身亡。

  无比猖狂大笑从罗睺口中发出,他目光之中带着贪婪,几步走到了帝释天那宝座之前,一脚踢开了帝释天的尸身。然后,他坐了下来,朗声对外吩咐到:“来人,收了释提桓因的尸身,将他的三魂分离,分别装入三个引魂坛中。两个交给我,一个送到地狱转轮王的手里去!”

  吩咐下去,立马从胜殊宫外进来一名阿修罗人,对着高坐首位的罗睺深深一拜到:“是,大王!”

  罗睺立马面露不悦,双眉猛的一个倒竖,说到:“恩?从今日起,我不是王,而是帝,再有胡言,死!”

  威压传出,把下方那阿修罗人吓得是连忙跪拜,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胜殊宫外,原该有帝释天亲卫重重把守。可是这一刻,亲卫全都倒地气绝,而在原本那些亲卫应该站立的位子上,站着的是一个个面带嗜血之意,黑衣劲装的阿修罗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