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桓因传 > 第五百一十一章 玄武卜

第五百一十一章 玄武卜

  数个时辰以后,桓因、玄武、司徒妙手、白缨络和白山已经不在白族的灵湖之底了,而是来到了南方八天的一处荒郊野外。

  这里跟南方八天的大部分地方一样,荒凉和贫瘠的感觉无处不在,几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若硬要说特别,或者说想要为记住这里找一个参照物的话,恐怕就是这附近的那一片灌木丛了。

  灌木高低不一,其中还长了不少杂草,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如此,再加上这些植物都长得都不好,原本可以增添生机的它们却反而是为这里更添了几分荒凉的感觉。

  司徒妙手依旧没有接受桓因的邀请,因为在他看来他根本就找不到桓因的胜算。再想他老来得子,后又丧子,已经心灰意冷,就算是桓因真的能够扳倒罗睺又如何呢?他已经没有一颗戎马之心,不想再去管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了。

  为拯救天下黎民?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对于以前的司徒妙手来说,这或许可以让他振作起来。可是现在?算了吧,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还管什么天下,管什么人民?

  只是,司徒妙手终究不能拒绝桓因的一个小小的要求——跟他来这里一趟。

  桓因毕竟是他的君上,对他有大恩,更何况,来这里一趟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在他看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过,司徒妙手虽然老了,好奇心还是有的,他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桓因见到自己多番的拒绝以后,却依旧坚持要带自己来这里一趟。而当他发现这里似乎有些熟悉以后,他就更是感兴趣了一些。

  当然,桓因他们五个人不是就这么从白族雨林之中飞出来的。如今镇南亲卫旅就守在雨林的四周,他们可不敢如此招摇过市。不过还好,有白族的至宝灵珠在,穿梭空间并不是难事,他们可以做到避开镇南亲卫旅的耳目来到这里。

  自然,在来到这里以后,他们也没有显露身形,而是借助至宝灵珠的力量把他们五个人都掩藏了起来,藏在单独开辟的空间之中,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他们的到来。

  这里不是灵湖,要灵珠发挥威能,白族之中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不过还好,白山这个老族长勉强能支撑半个时辰的样子,看来他身为白族的一族之长,族中的秘法至少没有完全荒废。

  这种拙劣的程度,白山自然是不敢拿出去用于战斗的,那只是献丑罢了,搞不好还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所以,才没有人见过白族之人在外面使用本族秘法。可是这一次不用战斗,而白山心知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对于桓因又有多么的重要,所以他也豁出去了,奋力施展一把,效果似乎还不错。

  桓因知道白山为了施展秘法已经用上了全部的精力,也知道时间不多,所以来到这里以后,他知道自己最好还是不要拖延的好。于是,他很快就拉着司徒妙手说到:“老司徒,你认得这里吗?”

  司徒妙手一直都觉得这里很是熟悉,所以他一直都在观察。而且他了解桓因,就也知道桓因带自己来这里,就说明这里绝对不一般。

  奈何他看了好半晌,却终究是摇了摇头,说到:“有些熟悉,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桓因看向白山,说到:“老爷子,确定是这里吧?”

  白山极为确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司徒妙手说到:“司徒大人,这里是你最不愿意来的地方。你瞧一瞧,从我脚下数起,第十一从灌木。”

  司徒妙手顿了顿,然后顺着白山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一眼,他老迈的身躯顿时一颤,然后声音有些发抖的说到:“这……这里是……”

  “当初,司徒云天就死在那从灌木旁,全身焦黑,连样貌都看不清了。”白山对着桓因和玄武解释到,声音之中充满了哀叹。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司徒妙手猛的回过了头来,看向白山的时候,双目都已经红了。看来他是有意忘记这里,或者说,是他的潜意识让他不愿意回想起这里,所以他开始才没有认出这里来。只是一旦认出来了,当年的事情于他而言却是历历在目,让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自己幼子的悲惨。

  白山没有回答司徒妙手,回答他的是桓因:“老司徒,当年小云天暴毙于此,难道你不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司徒妙手一愣,随即说到:“怎么不想,可是我前前后后查了一百多年,连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出来,君上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不要怪我,他死了,我真的是心灰意冷,不想再经历大风大浪了,我这把老骨头折腾不起了。”

  桓因摇了摇头,说到:“老司徒,我只想问你一句,若是查出来了,这仇你报不报?”

  司徒妙手原本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可这一刻,他整个人的气质却猛然改变,仿佛一只年迈的猛虎,虽说老了,可一旦凶狠起来,依旧可以将猎物狠狠的撕碎!

  “此乃我平生第一大仇恨,若是当真知道仇人是谁,我纵然上天入地,也要将那人碎尸万段!”司徒妙手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寒意和愤怒。

  桓因点了点头,不再开口,而是望向了玄武。一向都不太正经的玄武在这一刻却是有些罕见的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然后望向白山时说到:“确定是那棵灌木吗?”

  白山点头,玄武便走了过去,直接来到了那灌木旁,盘膝坐了下来。

  看到玄武这么一坐,司徒妙手立马就想到了什么,于是对着桓因说到:“君上,玄武大人他这是?”

  桓因说到:“我此次带他前来,就是专门为你破解当年迷局,帮你找出仇敌!”

  司徒妙手双眼猛的瞪大,整个人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了起来。他知道玄武的本事,更已经想到了现在玄武要干什么,而这对于已经追查了这么多年真相的他来说,简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冲击。

  司徒妙手再也不说话了,他只是死死的盯着玄武那边,等待着自己已经等了百年之多的真相……

  “天眼开,玄武卜!”龟仙那边,盘膝了好一阵的他身上已经腾起了一股极其神秘的力量。这力量不是源力,不是修为,而是一种独立在外的特殊力量,竟与白族的空间秘术有些相似,在道统之上找不出根源,仿佛乃是秘术。

  而在这股神秘的力量达到了一个极为浓郁的程度以后,盘膝的玄武蓦然发出了一声大吼,然后猛的睁开了眼,一双眼中神光熠熠,盯向了那一棵灌木!

  莫名的力量猛然爆发了出来,竟在瞬间将附近方圆数里的范围笼罩。桓因身在这神秘的力量之中,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岁月的长河,飘渺的时光竟如同肉眼可见,在自己的周遭流淌!

  桓因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年自己第一次在人界一剑峰秘境之中遇到玄武的时候根本就感觉不到他推演时的力量了,因为这种力量就算是现在的他看来,那也是极其飘渺,根本就不可捉摸的,他也完全无法理解。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因为修为实在高深,所以才有了初步的感知。可是当年的他,哪有这等资格?

  当年善现城四大护法,个个都身怀绝技,这等绝技绝非等闲,如今已可见一斑!

  蓦然的,众人眼前的世界一花,然后再次看清周遭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不在刚刚那个地方了,可细细一看,仿佛又在原处。

  这时候,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俊俏青年公子突然从几人的面前路过,他一脸阳光,走在灌木丛中的时候,仿佛那些死气沉沉的植物都因为他的挥洒而变得明亮了几分。

  “天儿,天儿!”司徒妙手顿时变得无比激动了起来,冲着那青年大声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