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三国之四世三公 > 第七六三章 你的命运是怎样的

第七六三章 你的命运是怎样的

  “嘿嘿,多谢夫人开恩!”大厅里,袁常看着刘曦一脸的坏笑。

  “哼!”

  刘曦冷哼一声,看着作怪的袁常,一脸的无奈,翻着白眼说道:“夫君你高兴就好,只要日后妾身姐妹人老珠黄之时,夫君你不会嫌弃我们就好了。”

  “曦儿…”

  袁常将刘曦揽在怀中,深情说道:“曦儿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辜负你们。以前,我还年轻,才会想着把天下间的美女都收入房中。但是,以后我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若是没有感情,我绝不会再招惹其他的女人了。”

  “哼哼…”

  刘曦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袁常,怒道:“好哇,你的意思是说,除了蔡琰姑娘她们,你还准备跟其他的女人发生感情,气死我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打个比方,莫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你看你把自己的身子给气坏了,袁家大妇的位置岂不是就被其他人给占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地位,还有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千万不要生气。”

  刘曦恨得牙痒痒,就没见过安慰人这样安慰的。不过,对于袁常的性格她早就习惯了,除了感到无力之外,她也做不了其他的了。

  “请问,袁委员长在家嘛…”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及呼喊声。这声音袁常自然不会陌生,却是刘协的声音,这倒让袁常有些好奇,刘协此时来上门是有什么事?

  “夫君,有客人来了,妾身需要回避嘛?”

  私底下的时候,夫妻之间如何打闹倒是无所谓。在公众场合,有外人的时候,刘曦自然不会落了袁常的脸面。听来人的声音却是陌生,若是赵云他们的声音,刘曦自然听得出来。所以,刘曦第一时间便是询问袁常的意见。

  “无妨,你留下便是。说起来,来人与你倒有些关系。”

  说起来,到了汉灵帝这一代,皇室的血脉极为稀薄,也就刘协这么一个公主和刘辩、刘协两个皇子。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汉灵帝年轻的时候不懂得节制,跟宫女胡天胡地的乱搞,以致于把自己的身体给弄亏空了,最终精气不足,后宫佳丽无数的情况下,也只有刘曦他们三个果实。因此,小时候三人的关系自然是不错,毕竟兄弟姐妹就他们是三个,关系又岂会差。只不过,后来因为皇位的原因,刘协被早早安排个王爷的身份在皇宫外生活,所以,刘曦跟刘协的关系也就变淡了,如今自然也听不出刘协的声音。

  “嗯?跟妾身有关系?”

  刘曦只是惊疑了一瞬间,就明白来人的身份了。毕竟她也不笨,如今幽州境内若说跟她有关系的,除了刘协还能有谁?

  刘曦思索之时,袁常已是起身去开门迎客了。

  “元首造访敝府,足令敝府蓬荜生辉,请进!”

  见到刘协,袁常就客气的说了一句。虽说刘协身处幽州无权无势,跟袁常无法比较。但是,来者便是客,再加上刘协怎么说也算是刘曦的弟弟,客气一些也是说的过去。

  “袁委员长过誉了!”

  刘协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也没有把袁常的话当真。若是在以前,他还是当皇帝的时候,踏足大臣的府邸,说一句蓬荜生辉自然是不为过。如今,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元首,人贵有自知之明,要是把袁常的话当真了,那就是真的蠢了。

  “皇…阿姐于此处,弟今日方来见礼,乃是弟之过,还望阿姐见谅。”

  见到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刘协的心中并没有多少波澜。或许是因为这些年的经历,让他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情绪。当初刘辩被董卓逼迫自尽,刘协的心中也只有惊惧,没有伤心难过,作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他又有什么资格伤心,或许,有一天他的命运也是如此。

  刘曦也是如此,对于这个多年未见的弟弟,她同样没有多少情绪。

  “弟之事,吾亦知晓,又如何会见责于你。”

  袁常看着刘曦和刘协二人平淡的对话,尴尬癌都要犯了。不过,他也明白二人为何会如此,所以也没多说什么。等二人停下对话之后,袁常看向刘协问道:“元首造访敝府,不知所为何事?”

  犹豫了片刻,刘协好似才下定决心说道:“吾心中有些许疑惑,还请袁委员长解答,不知可否?”

  “既然元首要求,自无不可!”

  袁常也没有拒绝,对刘协说道:“曦儿,你让珞儿下来,好好招待元首的二位夫人,我和元首去书房谈些事。”

  “好的,夫君放心,妾身自是不会怠慢二位夫人。”

  “嗯!”

  袁常点了点头,便领着刘协前去书房。

  刘协的二位夫人自是伏皇后和董贵妃二人,当然,如今刘协都已经不是皇帝了,皇后和贵妃自然是也不存在了。因此,称呼她们二人为夫人也说的过去。而跟随刘协进入袁常的别墅之后,伏寿和董璐一句话也没说,或许是惧于袁常的威慑力,或许是不知如何面对袁常这个掌控她们生死的人物。

  等袁常和刘协离开之后,甄姜也来到大厅招待伏寿和董璐二人,毕竟刘曦怀着身子,也不方便招待她们。

  “二位夫人,请用茶!”

  “多谢!”

  伏寿接过甄姜递来的茶杯,道谢一声,随后称赞道:“方才见姐姐和袁委员长言语之间,好似感情极为深厚,却是令人羡慕。”

  “弟妹却也不差!”

  相对于刘协而言,刘曦对待伏寿和董璐二女的态度却是友善了许多。虽说感情有些淡漠,但是,怎么说刘协也还是她的弟弟,而伏寿和董璐二女作为她的弟媳妇,她自然不会怠慢。再怎么说,刘协前来幽州,刘协后宫妃嫔也不少,而愿意跟随刘协赶往幽州的,却是只有伏寿和董璐二女,怎么说也会让刘曦高看一眼。

  伏寿和刘曦、甄姜二女交谈甚欢,董璐却是极少发言。

  说起来,伏寿和董璐二人有如此差异的表现,也是受了她们父亲的影响。伏寿的父亲伏完对于袁常的态度是比较中立的,若是在没有危害刘协的情况下,伏完还是乐于和袁常搞好关系的;而董璐的父亲董承却是想着从袁常手中夺得大权,对袁常有些敌视。因此,言传身教之下,董璐被董承影响,也对袁常有些不友好了。

  见董璐反应比较淡,刘曦微微一笑,说道:“二位弟妹,吾夫君早些时间鼓捣了一些玩意,如今他们两个大男人在谈事,我们便玩上片刻,就当打发时间了。”

  “既然姐姐有命,敢不从命!”

  来袁常府上之前,刘协告诉她们没有必要刻意与袁常的夫人套近乎,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不过,刘曦请她们玩耍,也不是什么坏事,自然没必要拒绝,也总比坐在这里尬聊的好。

  于是,不多时麻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书房内,袁常和刘协二人对面而坐。袁常倒是气定神闲,倒也不显得急切;而对面的刘协也是如此,好似二人要比试一番,看谁更沉得住气。显然,作为主动的一方,刘协自然是比不过袁常。

  陡然间,刘协的目光变得炯炯有神,定定的看着袁常,问道:“袁委员长,敢问你是否有意染指天下?”

  刘协也不玩虚的,直接切入主题。

  “老实说,其实我真没有这个想法,毕竟当个上位者,是件劳心劳力的事情,吃力不讨好。”

  袁常摇了摇头,很是随意的说道。不过,随后他话头一转,又说道:“但是,有时候有些事不能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做,我们被逼着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就如我一样,有些事却是身不由己的要去做。”

  “袁委员长此言何解?到了你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权势,还有何人能够逼迫你?”刘协倒是一头雾水,显然有些无法理解袁常的意思。

  “嘛,接下来我说的事情可能有些匪夷所思,你不一定能够接受,你确定要听?”袁常依然是一副懒散的模样,好像说的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却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将会引起多大的震动。

  刘协脸色一正,感觉到袁常将会说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严肃道:“无论如何,我也想知道原因!”

  “既然元首你如此说了,那看在我们好歹有些亲属关系的份上,就告诉你吧。”

  袁常耸了耸肩,倒是很随意的说道。也是,若非看在刘曦的份上,他自然没必要跟刘协多说什么,若是刘协作死,直接解决了就是。但是,算起来,刘曦如今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就刘协一个了,若是能够安分守己的做人,不再搞事,那对于刘曦而言,也并非是什么坏事。毕竟现在还不觉得,随着年纪慢慢的增长,刘曦或许哪一天就会开始思念亲人,有刘协这么一个亲人在世,至少不是什么坏事。

  “我先问一句,元首可知什么是轮回?”

  “轮回?”

  刘协眉头微皱,沉思了片刻,才不确定的说道:“袁委员长口中所说的轮回,可是极西之地,天竺那些比丘所说的轮回?”

  刘协毕竟是皇室出身,虽然他的老子汉灵帝不是很靠谱。但是,教导刘协和刘辩的几个夫子还是挺靠谱的,倾尽所能传授学识给他们二人。刘辩年纪还小,自然学的不多;倒是刘协,年纪够大,接受了不少的学识,所以,对于袁常口中所说的轮回,倒是有一定的了解。

  “差不多这个意思!”

  袁常点了点头,刘协有足够的才智接受,对于他的解说也轻松了许多,接着说道:“简单来说,在上一世,乃至于上上一世,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一次,这便是所谓的轮回。”

  然后,袁常倒是细致的给刘协解说了一番,轮回的事情。

  “袁委员长,你的意思是说,在上一世乃至更多上一世的时候,我也是有这样的经历?”刘协咽了咽口水,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天竺佛教的轮回,跟袁常所说的轮回还是有些差异的,刘协一时之间无法理解,也是说的过去的。

  “没错!除了第一世的轮回是自然的发展,接下来的轮回,皆是有人在幕后操控。而就是这些人,逼迫着我不得不做这些事。”

  “袁委员长,能否容我思考一下,我有些缓不过来了。”

  刘协略微尴尬的问了一句,见袁常点了点头,他才静下心来,慢慢的思考袁常所说的话。毕竟,袁常说的这些对于他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良久,刘协才消化了这些信息,看向袁常,问道:“敢问袁委员长,那些在幕后操控的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不愧是面对董卓都能沉稳应对的人,这份沉着倒是令人称赞。

  袁常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那些人为何这么做谁也不知道。或许有一天,有可能找出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或许这一辈子也找不到答案。至于那些人,他们自称为顺天盟。而如我这样的人,被他们称之为逆天者,是他们处之而后快的人物。所以,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我就不得不做这些事了。”

  “顺天盟?逆天者?”

  又跳出了两个新的名词,刘协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爆炸了。幸好他的承受能力还算是强的,毕竟,刘协的经历也算是磨练意志了。历史上的刘协,在经历了董卓祸害,李傕、郭汜作乱,曹操挟制,董承丧命,董贵妃丧命,伏寿丧命,最后娶了曹操的三个女儿,退下皇位,当个郎中,这经历绝对是丰富。

  “没错,顺天盟就是让天下的发展顺应历史,不会脱离他们的掌控。而我们这些逆天者,就是要改变历史,与顺天盟作对的存在。这么说可能你有点听不懂,我举个例子,你可知历史上你的命运是怎么样的?”

  三国之四世三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