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766章 做包
  离开江陵市后,徐方给林香雪打了个电话,告诉林香雪今天不回家,要去川省看看做针线活的人。.。

  林香雪听到徐方说完的事儿眼睛一亮,笑道:“要是手艺真不错,我找孟晓妍让她去家要点好点的布料,让她给我做几套旗袍试试。”

  “没问题。”徐方对林香雪的要求没有拒绝。

  挂了电话后,徐方开车直奔川省。

  虽然路途遥远,但徐方车速很快,六小时后便到了川省所在的县城。

  到了这里,时间已经下午七点。

  而那位同学的家还在一个山村里,从这里开过去还需要一个多小时,徐方干脆先在县城休息一晚。

  找个间宾馆,徐方吃过饭后便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徐方吃过早饭后,去超市买了点牛‘奶’等礼品。想了想,徐方又买了一些做包的大号针线后,才开车朝石步村赶去。

  要想富先修路,一般很穷苦的地方路都是没修的。只是开了半小时,去村子的地方就开始坑坑洼洼,全是泥土路。

  绕是徐方车技不错,在这条路上也不敢开快。万一把车开坏了,找个修车的地方都没有。

  本以为一小时就能到,没想到开了两小时后,才终于看到石步村的影子。

  “这里真是够穷的。”徐方感慨一句。

  村子不大,几乎没外人进来。如今看到徐方开的车,村子里的人顿时好奇起来。

  徐方朝着一个小孩招了招手,等小男孩跑过来后徐方递过去一包零食,笑问道:“小朋友,你知道石珍珍的家是哪个不?石珍珍今年出去上学,她母亲叫崔秀荣。”

  小男孩收到零食十分兴奋,点点头道:“珍珍姐家啊,就那边‘门’口有棵柳树的。”

  “好的,谢谢你。”徐方客气笑了笑。

  “不用谢。”男孩也很有礼貌。

  徐方把车开到了崔秀荣家‘门’口,便下了车。

  崔秀荣的家很穷,院子‘门’口有一棵柳树。家里也是土坯房,看着摇摇‘欲’坠。

  一名‘妇’‘女’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看到有辆车停在她家‘门’口,她也好奇地朝‘门’口张望。

  看到徐方进来,崔秀荣吓了一跳,急忙站了起来。

  “是秀荣姐吗?”徐方笑问道。

  “我是,你是?”崔秀荣好奇地看着徐方。

  徐方打量了眼崔秀荣,四十岁左右,常年劳作皮肤有些黑,不过身材并不臃肿。细细看去,年轻时应该也是个美人胚子。

  村里‘女’人没有穿罩的习惯,那俩团儿跟西瓜似的,衣服被撑的很鼓。

  目光扫了一眼,徐方心里感慨一句好大,才温和道:“我是徐方,方雪高中的一名老师,石珍珍是你‘女’儿吧?”

  “对对对,珍珍她怎么了?是不是惹事了?”崔秀荣着急问。

  “这个没有,珍珍在学校学习很认真,成绩很不错。”徐方笑了笑,将买来的牛‘奶’等礼品放在屋子里。

  “买什么东西,这我怎么好意思收。珍珍在你们那上学都不‘花’钱,现在还买东西……”崔秀荣看到徐方买来东西,一时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顺便就买点,一小点心意,没事。”

  “你喝茶,家里没什么杯子,将就用下吧。”崔秀荣给徐方倒了一碗凉开水,招呼徐方坐下后,才紧张问:“徐老师,您来这里干什么来了?珍珍她真没惹事?”

  “没有的事儿,对了秀荣姐,我问您件事,您是不是给我们校长做了一件旗袍?”徐方问道。

  “对,是做了一件。珍珍在你们学校上学,什么都不要钱,我心里过意不去,又没什么报答的方法,就想着做一件衣服代表我的心意。”崔秀荣小声道:“这衣服出问题了?”

  看着崔秀荣紧张的样子,徐方心里叹了口气,这些人老实本分,一直担惊受怕,日子殊为不易。

  也没有让崔秀荣过分担心,徐方说明了来意:“我对您的手艺比较感兴趣,那件旗袍全部都是手工缝制的吗?没用缝纫机?”

  “家里没缝纫机,都是我用手缝的。”崔秀荣笑道:“我们村家家户户都会针线活,大小就学刺绣,动物还是‘花’‘花’草草什么都能绣上。”

  徐方闻言心里有些吃惊,故作平静问道:“那件旗袍是怎么做出来的?”

  “之前在一些广告传单上见过明星穿,孩子跟我说了校长的身材,我琢磨了下怎么改动旗袍更适合校长,最后给做出来了,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徐方拿出手机,给崔秀荣递了过去:“你看,‘挺’合适的。”

  “校长真漂亮。”崔秀荣看着校长穿着的衣服,眼里也有些惊讶。

  徐方看着崔秀荣身上穿的衣服,小碎‘花’布的,也是一件旗袍,笑问道:“你这件衣服也是自己缝制的?”

  “对,我的衣服都是自己做,买块布就能做,便宜,自己买的布料质量放心。”崔秀荣说道。

  “方便我看一下吗?”徐方问道。

  “这……”崔秀荣闻言脸有些红,随即小声道:“要不你先去院子里,我脱下来换件衣服再给你看。”

  徐方吓了一跳,随即摆手道:“不用,有别的自己做的衣服也行。”

  崔秀荣闻言松了口气,不过脸更红了:“那你等下,我给你拿。”

  没多会,崔秀荣就拿了两件衣服出来。一条是裙子,一条是t恤。

  徐方看了看,款式都还不错,又看了看针孔,针孔细密均匀,全身上下的针孔距离几乎一致。

  大师啊!徐方感慨一句。

  “村里你的针线活是最好的吧?”徐方问道。

  崔秀荣此刻有些得意:“差不多,比我强的没两个。”

  “牛皮能缝吗?”徐方问道。

  崔秀荣想了想道:“差不多只要是针线活都可以。”

  “能给我展示下不?”徐方问道。

  “行是行,不过家里没有牛皮,针线也不太全。”崔秀荣有些为难。

  徐方对此早有准备,之前的牛皮还在车后备箱里,来之前他还专‘门’买了针线,笑了笑道:“我有,你等会儿啊。”

  说完,徐方打开车的后备箱,找出一张备用的普通牛皮,然后拿出针线走了进来。

  看到徐方还真有,崔秀荣也有些惊讶:“早就准备好了啊。”

  徐方点点头道:“对,秀容姐,我想做一些包,包都比较名贵,但找不到合适的大师,正好看到你做的旗袍很不错,就想找你试试。你也别担心白忙活,不管成不成,都有二百块的劳务费。”

  “不用不用,要什么钱。”崔秀荣连忙摆手。

  “不给钱怎么行,那不就白忙活了吗,钱必须得给。”徐方拿出两张钱放在了一旁柜子的‘抽’屉里。

  “哪里要这么多,给的太多了。”崔秀荣就要把钱拿回来,就被徐方一把拽住了。

  “秀荣姐,这钱你必须得收着,二百块也不多,你就放心做吧,把你最好的水平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徐方说道:“要是做的好,以后还会有其他合作。”

  听到徐方的话,崔秀荣心里也保证一定给徐方做好,好奇问道:“你要做什么样的包?”

  徐方一时也没个定论,而且自己也没带油,做包的话油、漆等各种料子都要用的。尤其是名贵的包包,手续更是繁琐,几乎每一道工序都需要刷料子。

  不过这次只是测试下崔秀荣的水平,徐方想了想,从网上搜索了下一款包的形状,问道:“这样的能做吗?”

  徐方用的是雪兰手机,手机在半空中投影很清晰,而且画面很大。崔秀荣前后左右看完了这个包,才点点头道:“行,没问题。”

  “那你试试?”徐方问道。

  “嗯。”崔秀荣没有犹豫,把饭桌朝外一拽,擦干净之后,将牛皮放了上去。

  这‘女’人做针线活明显很多,做这些事儿很熟练。拿出尺子量好了尺寸,然后开始各处测量,随即拿出铅笔在上面做着记号。没多会,崔秀荣就裁剪出了需要的牛皮。

  将牛皮处理妥当,崔秀荣又开始找点。

  找好点后,崔秀荣开始在牛皮上打孔。

  打孔是一个很累人的活,牛皮用针线很难穿透,徐方先打好孔,然后再用针线去穿孔。打孔是一个技术活,第一,孔距要确定、均匀,孔‘洞’不能大,也不能破。

  等打好孔后,还需要穿孔。穿孔也很累人,线要紧。

  徐方也没帮忙,就在一旁看着。崔秀荣做的很认真,没有任何急躁。

  打孔需要力气,崔秀荣经常务农,干活是一把好手,力气有的是。这些活不少老工匠做起来都很累,但崔秀荣却能坚持下来。

  这一刻,崔秀荣身上的气息,无疑就是个老艺人。

  看着认真做包的崔秀荣,一张桌,一把椅,针线牛皮,形成了一副唯美的画卷。

  如此忙活了两小时,在崔秀荣一刻没歇息中,包的孔终于打好了。

  正当崔秀荣还想继续的时候,徐方急忙阻止了:“秀容姐,歇会再干吧。”

  “这怎么行,不耽搁时间吗。”崔秀荣擦了把汗淳朴笑道。

  “不赶这点时间,这都中午了,要不做点饭,吃过饭再说?”徐方问道。

  崔秀荣这才意识到家里还有贵客呢,有些不好意思地在身上擦了下手:“瞧我这脑子,你饿了吧,等会儿啊,我杀个‘鸡’给你做饭。”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