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恶魔囚笼> 第五十二章 没有什么不同

恶魔囚笼 第五十二章 没有什么不同

  宛如实质的黑色巨剑化为黑色之火,凭空消散,‘詹姆士八世’带着锋锐切割声的拳头,径直打空。

  嗖!

  无形的气劲穿过残余的火焰,在对面的墙壁上留下了深深的切割痕迹。

  而就在无形气劲穿过的刹那,消散的黑色之火再次凝聚,黑色的巨剑又一次出现,对准了‘詹姆士八世’当头斩下。

  看着这一剑,‘詹姆士八世’笑了。

  笑容中带着轻蔑感。

  人,是有着两只手的。

  ‘詹姆士八世’抬起了左手,对准当头砸下的剑锋,一拳挥出。

  可这一拳又落空了。

  黑色的巨剑再次化为火焰消散了。

  不仅是巨剑消散,就连‘傲慢’也突然急退。

  “想跑?”

  “你太小看我,也太高估自己了。”

  两手握拳打出,露出了前.胸等要害的‘詹姆士八世’,看到了后退的傲慢,不由冷笑出声。

  而在看到‘傲慢’突然停下脚步,又一次发动冲锋的时候,这样的冷笑声就越发的响亮了。

  打出的双拳,迅速的收回,露出的要害,再一次的被双手挡住了。

  整个过程,‘詹姆士八世’表现的游刃有余。

  显然,与‘傲慢’对战的对方,根本没有出全力。

  至于为什么?

  看着‘傲慢’势头不减的冲锋,‘詹姆士八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对于狼派白狼的秉性,对方知道的太清楚了。

  骄傲的白狼从不怕死。

  或者说,白狼的那种骄傲已经成为了倔强!

  早已经压过了生死的倔强!

  别的人,不撞南墙不回头。

  白狼则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回头,哪怕是头破血流。

  “在你向我出手的那一刻起,你的结局就注定了!”

  “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老实的说……”

  砰!

  面对着越来越近的‘秦然’,‘詹姆士八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他,看到了最终的结果。

  毋庸置疑的结果。

  胜利!

  他就是胜利者!

  在这个时候,‘詹姆士八世’不介意提前宣布。

  事实上,对方也是这样做的。

  只可惜……

  身后突如其来的一脚,重重的踢在了‘詹姆士八世’的后背上,不仅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还让对方径直飞出。

  砰!

  在‘傲慢’砸出的墙壁坑洞边,身躯被灌注了巨大力量的‘詹姆士八世’深深的砸入其中。

  骨断筋折。

  尘土飞扬。

  以及……

  愤怒的吼声。

  一直表现出从容不迫的‘詹姆士八世’,狼狈的从坑洞中站起,一脸的灰尘,破烂的外套,嘴角上更是带着鲜血。

  他对着远处的那道黑色身影怒目而视。

  秦然!

  又一个秦然!

  实力远远超过他刚刚接触过的任何一个‘秦然’的秦然。

  脑子并不愚笨的对方,瞬间的反应过来:被他当做真正秦然的‘秦然’,也只是一个分身。

  一个足以称之为,以假乱真的分身!

  被蒙蔽的羞辱感迅速的化为了恼怒。

  愤怒的火焰,在‘詹姆士八世’的心底熊熊燃烧着,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个分身走到了秦然身边,用傲然的神情看向他时。

  呼!

  呼吸不由自主的沉重起来。

  ‘詹姆士八世’被愤怒充斥的双眼中,开始出现了冷意。

  “一开始我想要放过你的。”

  “在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后,让你有机会选择去一个偏远的地方,度过余生,但是……我现在要把你粉身碎骨。”

  “呵。”

  “你说的话,你自己会信吗?”

  秦然轻笑了一声。

  他用一种仿佛是看到白痴般的目光看着对方,就算秦然傻了,也不会相信敌人说出的话语。

  尤其还是一个极为狡诈的敌人。

  不!

  不单单是狡诈!

  还很强大!

  在硬挨了他几近全力的一脚后,还能够行动自如,即使是在骨断筋折的前提下,也足以让秦然将对方的危险级别提高一个层次。

  “我发誓,你会后悔用现在这样的目光看我!”

  杀气腾腾的话语中,凌厉的气息就隐隐从‘詹姆士八世’的身躯中迸发出来,犹如是一桶被点燃了引线,即将爆炸的炸药般。

  秦然首当其冲的被这股气息所笼罩。

  可面对着这样足以让普通人神智崩溃的气息,秦然却是如沐春风。

  强大的存在,他见识过太多了。

  眼前的‘詹姆士八世’很强不假,但距离那些他见识过的最强一阶,还差了一个层次。

  没有任何犹豫,秦然发动了攻击。

  【狂妄之语】闪烁着妖异的紫色,被他高高举起,狠狠砸下。

  “你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

  ‘詹姆士八世’一声低吼,双手握拳,狠狠的迎着【狂妄之语】打出。

  那股凌厉的气息随之爆炸开来,就如同真正的炸药桶般,让‘詹姆士八世’的双拳更快、更狠,更富有力量。

  一股让人无法忽视,仿佛要爆炸般的力量。

  轰!

  充满爆炸般的力量随着拳锋撞在了【狂妄之语】的剑刃上。

  那股力量随即爆发。

  但,却被淹没了!

  被一股更加灼热,充斥着混乱的气息淹没了!

  那种感觉,就如同是一头漫步的野牛与奔驰的犀牛相撞。

  或者更加准确点说,炸药桶遇到了……

  喷发的火山!

  砰!

  又是一阵夹杂着骨断筋折的闷响。

  刚刚从坑洞中的‘詹姆士八世’又一次的被砸入了同一个坑洞,与之前的‘傲慢’相比较,过程没有丝毫的不同。

  就是结果……

  更惨了一点。

  上一次的‘詹姆士八世’还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而这一次?

  对方则需要依靠墙壁的支撑了。

  双手瘫软在身体两侧,‘詹姆士八世’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秦然。

  刚刚的攻击太快了!

  快到了他几乎来不及反应的地步。

  还有力量!

  那股巨大的力量,让他引以为傲的双臂瞬间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打击,不仅是骨骼粉碎了,肌肉也受到了摧毁。

  要知道他的双手臂可是他近二十年以来的最大底牌。

  不要说是徒手战斗和普通刀剑了,就算是面对一些闻名遐迩的利器,也是毫不逊色。

  再加上原有的独特能力,这双手臂几乎让他面对任何战斗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可现在却被砸断了?

  被一个他早就观察力数次,虽然进步可观,但实力却根本无法威胁到他的人砸断了?

  “这怎么可能?”

  ‘詹姆士八世’低声念叨了一句后,猛地抬起头,以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秦然

  “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对方质问着秦然。

  “隐藏又有什么不对?”

  “难道您没有隐藏吗?”

  “我的……”

  “首鸦阁下。”

  秦然淡淡的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