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完美遮仙> 第九百九十七章 神禁岛(一)

完美遮仙 第九百九十七章 神禁岛(一)

  魔幻.逆转乱魂是夜羽的天帝之眼的一种瞳术。效果跟他曾经的魔幻.慈航枷航有些相似,但是威力却比慈航枷航的效果要高出许多。但是施展这种瞳力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被施术的对象必须没有被控制心神,但却主动迷失自我。两者缺一不可,可是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夜羽想都没有想过会真的有用到这一鸡肋瞳术的一天。

  “曾经欠你的恩情,就让我今天还你。”

  夜羽分出一缕神识直接进入到了龙灵儿的精神世界深处,他必须找到是什么原因造成龙灵儿会主动迷失了自我,选择自甘堕落。

  “嗯?这里是大草原?虚玄子曾经的地盘?”

  夜羽的这缕神识在进入到龙灵儿的精神深处世界时,看到的却是蓝天白云跟一望无垠的大草原。

  而夜羽的这缕神识如今附身在天上的云朵里,他低下头看到的是两个八九岁的男孩和女孩。

  “剑哥哥,剑哥哥……”

  小女孩的呼唤声将小男孩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嗯?灵儿怎么了吗?”小男孩有些酷酷的看着小女孩问道。因为在刚才的一瞬间,小男孩感到有个神秘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一个看上去约莫八九岁的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此刻正坐在草原上呆呆的看着身边的黑衣男孩,小女孩的眼睛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她叫灵儿,没有姓。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在她的记忆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师傅一个叫虚玄子的中年女子,另外一个就是那黑衣男孩,她跟他从小一起相依为命,两人的生命早已连接在了一起。

  草原的天很蓝,天上飘着几朵奇形怪状的云朵,它们也在懒洋洋的晒着日光,在草原上有很多人放牧,有牛,有羊,有鹿,各种各样的动物都有。

  小女孩每天都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看天上的云朵,然后看看那些牛羊,最让她开心的就是每天看着那小男孩追逐那些牛羊奔跑的场景。

  “灵儿快来看,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小男孩边跑边呼唤女孩的名字。

  “剑哥哥,发现什么了呀。等会灵儿也有事要跟剑哥哥说哦。”小女孩看到小男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她的内心深处也跟着感觉甜蜜。

  她,只要这一辈子都可以这样每天开开心心的生活着,一切就足够了。她不想过另外一种人生,那个人生太痛苦了,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她的剑哥哥死了,父皇也不在了,尊贵的师傅虚玄子也走了。独自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她不要再经历那种非人的人生了。

  龙灵儿的内心深处虽然有隐隐约约的声音告诉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可是小女孩却有些排斥内心深处的声音,她相信现在才是真的,她相信剑哥哥还活着,她不要那个让她感到绝望的人生是真实的。

  与其在地狱里活着,她宁可永永远远活在这个只有她跟他以及虚玄子的大草原。至少这种生活让她感到幸福跟满足。

  “那个小女孩是龙灵儿?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知道她如今到底变成了谁?”

  夜羽的神识在白云上静静的观察着地面上发生的一切,他怀疑那个小女孩是龙灵儿。但又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打算静观其变,要找到真正的龙灵儿才行,否则打草惊蛇,真正的龙灵儿可能就会藏起来,到那个时候就会彻底没完没了。而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他没多少时间在龙灵儿的精神世界里浪费。

  “灵儿妹妹,你看地上的蚂蚁为什么是一只只排成队的钻进洞里呢?”小男孩一脸非常严肃的表情指了指地上成群结队的蚂蚁向着身旁的女孩问道。

  “不知道哦,不然我们去问姑姑吧。也许她知道是什么呢。”小女孩对着小男孩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朝着小女孩口中姑姑所在的地方而去,在他们眼中,那神秘的姑姑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这个世界还没有他们的姑姑不会解决的问题。

  因为以前也有其他地方的人过来拜访他们的姑姑,而且还称他们的姑姑为虚玄子,非常的恭敬,而在两人的记忆中,这个世界还从来没有他们的姑姑无法做到的事。

  两人一路蹦蹦跳跳的朝着他们姑姑所居住的帐篷而去,他们的笑声传遍整座草原,就连天上的云朵也逐渐的变得多姿多样了起来。

  帐篷中,两个小家伙将他们的问题向他们口中的姑姑诉说了一番。

  他们的姑姑是一个身穿朴素青衫的女子,此女子拥有一副绝世的容颜,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右眼处有一道非常可怖的疤痕,让此女的美多了一种裂痕。

  她安静的听完两个小孩的问题后,目露沉思之色,然后她缓缓的走出了帐篷,两个小家伙赶紧跟随其后。

  她静静地看着今天不一样的天空,往常的天空只有蓝天与白云,可是今天的天空却多出了好几朵如血一般颜色的云朵,充满了妖异感。

  “灵儿,你刚才的问题就好比此刻的天空。天上多出了很多不一样的云朵,而且颜色鲜红如血,说明有不平常的事要发生,而蚂蚁成群结队的一只接一只爬进巢穴,说明它们也感觉到了天变。”虚玄子眉头微皱的看了下两个小家伙后,缓缓道来。

  “为什么会有天变呢?”小女孩问道。同时这也是另外一个小男孩想问的问题。

  “呵呵,我也不知道呢。就像天会下雨的时候,动物们都会有不同的反应,季节的变化导致动物们反常的举动,这就是所谓的天变了。”虚玄子目露慈爱的看着两个小家伙说道。

  “龙灵儿,这就是你逃避自己命运的理由了吗?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你一个人是特别的。

  你假装自己是虚玄子,借此来逃避那坎坷的命运有什么意义?

  真正的虚玄子并没有死,只是失踪在了镇妖塔而已。”

  突然,天空中传来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除了虚玄子察觉到之外,另外两个人并没有感到任何异样。

  “是谁?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胡说八道?我就是虚玄子,虚玄子就是我。

  灵儿就在我旁边,你到底是何方妖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