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351章 更加远大的目标

第351章 更加远大的目标

  子弹,有了。

  导弹,有了。

  手榴弹,有了。

  大炸弹,也有了。

  可蘑菇蛋呢?

  高黎最大的梦想,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造出蘑菇蛋来。当然,按理说无限制加大白沙的数量,让凌珑无限制地将她的武学都压进白沙里,也能达到同样的目的,可那终归只能应付一时而已。

  铀矿这种东西,最大的问题就是其放射性。在这个没有办法弄到完美防护设施的世界里,随便玩放射性物质那都是纯粹找死行为。也不知道真气能不能创造出隔绝放射性物质的手段。

  根据高黎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真气近乎万能。如此万能的东西,想必也能浓缩铀吧。

  你们知道吗,其实原子弹的原理,简单到令人发指。铀235自身质量只要超过48.8公斤的起爆临界点,它便会自动起爆。而如果有反射中子外壳包裹着,那么你只要将两块纯度达到90%,重量为九公斤的铀235打磨光滑,然后用力地,死死地贴在一起就行了。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了,铀在矿石之中大量以铀238存在,铀235的含量只有0.7%,铀238是不能造蘑菇蛋的。而想要提纯,这是一个无数梦想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过不过去的一个坎。具体不多介绍,总之,提纯这东西,首先光是设备,高黎曾经的那个世界就只有三个国家能造,而整套提纯工程需要消耗接近一个中等规模城市的电量,可见其难度。

  也就是说,哪怕真的找到铀矿,也未必能成功造出蘑菇蛋所需要的原料。

  不,不是未必,是根本不可能。

  所以啊,真气,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归根结底还是真气。

  真气能够让人类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威力,当年凌珑的大绝招,一剑斩了半个铸剑山庄,这等威力虽然比起蘑菇蛋差远了,却告诉高黎,如果能够找到合理使用真气的方式,说不定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

  举个例子吧,一块木头被点燃,这是一种能量使用方式;一块木头如果可能的话,发生裂变,也是一种能量方式;而一块木头,如果能够完全湮灭,那么它所施放的能量,将会具有最大的毁灭性,c2是最吓人的。

  高黎不知道真气究竟应该怎么用,毕竟他自己的修为也不高。

  不过幸好,他有个了不起的媳妇儿。

  此时,高黎到处找凌珑找不到。问问鼻子最灵的雅雅,雅雅问问眼睛最尖的小米,小米上天去看了看,回来告诉高黎,凌珑正在铁傀儡头顶的小亭子上抱着阮苏雅呢。

  当高黎从铁傀儡头顶的通道爬出来的时候,阮苏雅正坐在凌珑的对面,两人正聊着什么。可刚刚分明小米说的是凌珑抱着阮苏雅。

  大约是阮苏雅看到了小米的缘故吧。

  “媳妇儿!”高黎远远地喊道。

  “哎!”凌珑答应一声。

  阮苏雅远远看到高黎,脸红红地起身,道:“王爷。”

  “大使好。”高黎先对阮苏雅打个招呼。

  “媳妇儿帮我个忙呗。”高黎说。

  “好呀,怎么帮?”凌珑对高黎向来是有求必应的。

  “我想弄清楚真气的本质是什么。”高黎道。

  “好呀。”凌珑虽然根本不知道高黎在说什么,不过反正她也不用知道,高黎都知道。

  “阮大使也一起来吗?”高黎问道。

  “来吧!”凌珑邀请。

  “好。”阮苏雅脸上依然红红地说道。

  真气能破坏、能疗伤、能加温、能降温、能隔空移物,甚至还能维持生命。

  这东西万能啊。

  可这东西,为什么被叫做真气?

  这是一种气吗?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真气,从开始接触修行开始,就知道这是真气,可为什么叫真气?却从未有人知道。

  真气从哪来?为什么要这样使用?为什么会造成如此大破坏?同样也没人知道。

  真气听上去似乎是一种万能物质,曾经的世界,人类一直都在寻找物质被无限细分之后究竟会是什么,毕竟在微观层面上,人类已经无法进行观测,只能通过数学来计算。而真气,给了高黎一个启发。

  人类体内,有一种细胞,叫做干细胞。它可以按照不同的功能分化成不同的器官和组织。那么真气,会不会也是同类呢?它是一种最简单,最原始的基本粒子,可以随意按照不同的功法,不同的人的思维来组成不同的特性?

  而所谓的功法,就好像给真气进行编程一样?

  说实话,高黎至今也不太了解所谓的功法究竟是什么。他对于运功这个概念是很模糊的,他虽然学会了一招仙传授给他的两个功法,可这两个功法的的运行近乎本能。如果说一般功法是程序,那这两个功法就是自动程序。现在,尚未秃顶的自身程序员高黎最大的的问题就是不明白这种功法究竟是通过什么编程语言写出来的,再如何了不起的程序员,也得先看看代码吧?

  “你打算让我怎么做呢?”凌珑问道。

  “我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就好,你们俩都一起来,我看有什么不同吗?”高黎道。

  “好。”凌珑道。

  按照高黎的指示,两人分别施放最最简单最小的真气锋刃;然后用真气牵引物体;然后用真气推动气流。一遍遍,反复重复。

  高黎的眼睛都快凑到两人的指尖上去了,左看看右看看。

  凌珑倒是大方,毕竟老夫老妻,况且当年不是老夫老妻的时候她对高黎各种古怪举动早就习以为常。阮苏雅就不同了,尽管有凌珑在旁边,可高黎这种时不时就贴上去看个仔细的行为还是非常吓人的。她哪里知道,此时高黎AR视觉不停切换,其实根本就看不清人。

  经过了这一番探索,高黎竟然还真有收获!

  首先第一条收获,就是高黎的眼珠子生疼,充满血丝。

  第二条收获,他竟然真的看清了真气的运行规律。

  原本在高黎眼中,真气就是一道道光。然而在近距离观察之下,高黎发现,其实真气竟然真的是流体一般,无论是气态还是液态。所有功法在施展初期,离开指尖的一瞬间都是流体,然后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凝结成型。

  无论锋刃,还是牵引,不外如是。

  而在某个瞬间,高黎注意到一个现象。

  凌珑的锋刃因为前进速度太快,有一定的压缩和变形,而阮苏雅的变形就并不明显。

  那岂不是意味着,压缩真气成为可能?

  高黎蹲在阮苏雅和凌珑中间,一手抓着凌珑的手,一手抓着阮苏雅的手,脑袋靠在凌珑的大腿上如此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