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曾经的神魔行走

第五百七十七章 曾经的神魔行走

  走狗?脱离桎梏?自由?

  唐洛双眼眯了一下:“小伙子,看来你也是——”

  他的话被脚下血液形成的血爪所吞没。

  随着灭世者的咆哮,血液形成非人非兽的血爪将唐洛完全笼罩,碾压、扭曲、腐蚀!

  种种力量疯狂倾泻。

  “我已经自由了……”

  看着唐洛被吞噬,灭世者突然冷静下来,脸上的狰狞消失,变得冷漠而高高在上。

  接着,他开始笑,笑容灿烂到几分扭曲:“没错,我已经自由了。”

  “恶徒!”

  血色爪子形成的不规则圆球爆裂开,血色之花飞溅。

  唐洛面前出现了一个少年人,身着琉璃净衣,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透露出一股朴实刚建的气息。

  他怒视着灭世者:“休伤我师父!”

  “咳。”唐洛轻轻咳嗽一声,“悟净,为师很好,没有受伤,不必担心。”

  “师父!徒儿定能护得你周全!”器灵悟净挡在唐洛面前,忠心耿耿。

  灭世者看着唐洛和器灵悟净,没有继续动手,反而是嘲讽似的看着他们:“可怜的走狗。”

  不知道是在说唐洛是,还是指沙悟净。

  “你是神魔行走?”唐洛看着灭世者,问出了刚才被打断的问题。

  灭世者说道:“不,已经不是了,吾名该隐斯特。”

  “哦,曾经是。”唐洛笑了一下,“你躲藏在这个世界,成功脱离了神魔游戏?”

  器灵悟净退到唐洛身侧,落后一步的位置,依然盯着该隐斯特,做好随时出手护住唐洛周全的准备。

  “你们这些走狗,来晚了一步。”该隐斯特算是默认,“可怜,身为走狗却不自知,就让我帮你解脱吧。”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

  唐洛脚下的血水再度沸腾起来。

  整座高塔瞬间崩塌,不对,应该说化作血色的浪潮汹涌着。

  包括周围的城市,在短短的对话中,已经变成了血色的海洋,建筑物不断被吞没,消失不见。

  血色的浪潮席卷向唐洛。

  器灵悟净双手张开,形成防护,笼罩住他和唐洛二人。

  血色巨浪拍击在防护之上瞬间崩碎,像是撞在了礁石一般,没有发挥半点作用。

  “实力不差,你叫什么名字?”该隐斯特脚下,形成了血色王座,他坐下问道。

  “贫僧法号玄奘,是一个和尚。”唐洛双手合十,“擅长降妖除魔,普度众生。”

  “僧侣啊。”该隐斯特笑着,露出一对锋利的犬牙,“特意派你这样的人来寻找我吗?毕竟我可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啊……”

  说话间,他轻轻抬起手指,似乎想要引动唐洛体内的血液沸腾。

  “嗯?”半秒钟后,该隐斯特有点讶异,“看来这种小手段对你没用。”

  他的手段没能发挥半点作用。

  对方如同一座钢铁堡垒,让他难以从内部下手。

  至于沙悟净,自然更没用了,作为器灵,他可没有什么血液可言。

  “吸血鬼。”唐洛说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神魔行走都来自同一个世界。那**之血,就是你的血液?”

  “**之血?”该隐斯特想到了什么,“原来是这个,那是我丢出去的一个分身,看来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呢。”

  话是非常轻描淡写的,可那次他为了躲避,付出了相当严重的代价。

  不过也为他争取了时间,如今正如他所说的,他已经不是神魔行走了。

  而是一只自由的吸血鬼。

  唐洛从未听过该隐斯特的名字。

  如今的神魔行走,“年纪”最大的一批就是赤精道人、姜尚、宙斯、奥丁他们了。

  按照现实世界的年龄计算,都是百岁以上的老头子。

  比他们年纪更大的神魔行走,从未出现过。

  但可以肯定,在他们之前是有神魔行走存在的,赤精道人他们成立的武林神话就是以前神魔行走留下的产物。

  该隐斯特,就是更早之前的神魔行走!

  “你们这些更早的神魔行走都消失了。”唐洛说道,“看来是养肥了被宰掉了,你是少数的漏网之鱼?”

  “想知道?”该隐斯特再度动手,“带着疑问下地狱去吧,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僧侣,神职人员!”

  说不定被定过十字架什么的。

  巨大的手掌从血海中伸出,手掌中心睁开一只巨大的眼睛,盯住天空中的唐洛和沙悟净。

  沙悟净顿时动弹不得,连身形都不稳起来。

  “悟净你先回去吧,这里让为师来。”唐洛说道。

  “是,师父。”沙悟净身影一阵模糊消失,他的本体其实一直在唐洛的手腕上戴着。

  无形的力量禁锢着唐洛的身躯,手掌已经来到他脚下。

  五根手指不断流动着血水,上面还有诡异的嘴巴长出,张开露出利齿。

  “定。”

  唐洛施展定身术,完全没有办法阻止时血手笼罩过来。

  “愚蠢。”该隐斯特低语一句,脑袋突然炸裂成一团血水。

  坐着的血色王座连同脑袋,还有唐洛脚下的血色手掌一同崩裂,血海上飘起了漫天血雨。

  “你……”

  血液涌动,该隐斯特瞬间恢复原状。

  刚才他说话的瞬间,对面的僧侣抬手就是一拳。

  然后他的脑袋、血手就爆裂了。

  这份实力,有点出乎该隐斯特的预料。

  “贫僧是和尚,不是僧侣。”唐洛脚下生莲,出现在该隐斯特身侧,“至少跟你的认知中的僧侣完全不一样,比如对付吸血鬼什么的,不需要十字架,直接手撕就行了。”

  该隐斯特的身子被唐洛撕裂成两半。

  只是被撕开的时候,跟刚才碎裂的脑袋一样,化作漫天飘散的血水。

  一部分血水在半空中凝聚,形成了好几个脑袋,嘴巴张开到夸张的程度。

  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里面不是喉咙,而是绞肉机一样的牙齿,撕咬向唐洛。

  伸手虚握,玄变在手,唐洛手握玄变之伞在周围扫过,重重叠叠的虚影闪烁,将那些脑袋切碎的同时,伞面还挡住了那些飘散的血水。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响起。

  脚下的血海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血色面孔,正是该隐斯特,巨大的吸引力从口中传来,要将唐洛吞入血海。

  唐洛反手就是一掌。

  涅槃琉璃大手印!

  比血海更加庞大的手掌印从天而降,狠狠落下!

  地动山摇。

  可怕的力量让血海蒸发大半,变成大坑中的血色湖泊。

  “是条好狗,难怪会让你来找我。”该隐斯特的身影莫名出现在唐洛身后,脖子伸长如毒蛇,一口咬向唐洛的脖子。

  唐洛看也不看,玄变之伞变成玄变之锤。

  后发先至,翻手一锤将该隐斯特的脑袋和身子一同砸碎。

  可这样的物理攻击对他来说似乎没有多少作用,下一秒该隐斯特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半空中。

  “恢复力不错。”唐洛夸奖道,“是个合格的沙袋,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作为恶魔的创造者,你连恶魔的一点特性都没有,很弱啊。”唐洛伸手一抓。

  大手印把该隐斯特抓到面前。

  该隐斯特跟神裔、跟恶魔都不相同。

  他连一点“攻击免疫”的特性都没有,唐洛所有落在他身上的攻击,都是实打实的。

  不像是恶魔和神裔,会被抵消。

  “凡事总会有代价的。”该隐斯特目光微微闪动,“我的道路,又岂是你能够理解的了的?”

  说着,自行崩解脱离唐洛的大手印,又在他身边出现,一记手刀刺向唐洛。

  唐洛转身就是一拳,将该隐斯特的右臂整个轰碎。

  崩裂的右臂化作血镰,划向唐洛手臂。

  血光闪动。

  该隐斯特身子暴退,跟唐洛拉开距离,手臂恢复的同时,皱眉看向唐洛。

  唐洛身上制服恢复锦斓袈裟的样子,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血煞之气,让该隐斯特有些心神不稳。

  “你这和尚……”该隐斯特说道,“道貌岸然,你杀了多少人?”

  “我难道没有说过,贫僧擅长降妖除魔?”

  玄变之剑一挥,剑光闪过,将该隐斯特一分为二。

  真正的一分为二,该隐斯特直接化作两人,冲向唐洛。

  唐洛又是一剑,该隐斯特被分成四段,却又化作四人冲向他。

  “没用的!我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四个该隐斯特围攻唐洛,周围全是他重重叠叠的影子。

  速度之快,攻击密布整个空间。

  唐洛施展千手不能防,一手一剑,挡下该隐斯特攻击的同时,让他变成了八个,十六个。

  “死不了只是死的不够多。”唐洛语气轻松,“杀得够多了,就死了,你还有几条命可以用?”

  大手印拍出来的血色湖泊,其实已经减少了不少。

  “整个世界,都会成为我的性命!”

  该隐斯特狂笑,“吾乃众生之主,新世界的主人!”

  血色的湖泊化作大量的血线,涌入到该隐斯特体内。

  四面八方,同样有大量的细密血线划破长空,密密麻麻,几乎将整个天空覆盖,汇入该隐斯特。

  血光弥漫,他全身像是套上了一个满是尖刺的血色铠甲。

  “不错。”

  唐洛手中的玄变剑剑刃开始变化,变得有些透明起来,似乎有琥珀色的火焰在剑刃上燃烧。

  “就让贫僧,杀个痛快吧!”

  琉璃剑影撕裂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