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明廷 > 第两百九十六章 漫天给价的手笔

第两百九十六章 漫天给价的手笔

  杨湖一话里的这个‘一笔生意’,可以理解为与周正做的交易,也可以理解为是买命钱。

  周正神色不动,道:“我很感兴趣。”

  杨湖一脸上就更高兴了,似乎在琢磨措辞,顿了一会儿才道:“我们杨家与其他大盐商,基本上承接了盐政,天下盐商数以万计,都与我们淮扬十六家有关,我想请周公子入股。”

  “入股?”

  周正面露一丝好奇的问道。

  杨湖一连忙道:“就是我们送给周公子的,百分五的股,周公子不要小看这些,这一年下来,起码值一百五十两万两银子。”

  周正听着这个数字,眉头一挑,道:“杨掌柜,你是在欺我不会算数?”

  百分之五就一百万五十两,那百分百就是三千万,贩盐能有这么大的利润?更何况,即便有,一口气每年白给周正一百五十万两,太过大气了!

  杨湖一摸了摸头,笑着道:“不敢瞒周公子,盐是我们主要产业,但也不是所有。另外,我也看过周公子周记的那些产品,非常不错,我打算每年订购一百万两……”

  周正双眼微微眯了下,这个杨湖一一开口就是送周正二百五十万两,这个手笔,着实大的吓人!

  魏希庄也颇为张口结舌,他之前为了弄三万两银子都费尽心思,这杨湖致,张口居然就是百万级别的!

  周正深深的看了眼杨湖一,伸手拿起茶杯,旋即又放下。

  他知道,大明的两极分化十分严重,底层百姓,一两银子就能养活一家八口近一个月,上层则是挥金如土,富得流油。

  “杨掌柜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周正微笑着道。

  杨湖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一直在注视着周正,见他只是有些惊讶,却没有十分心动、立即答应的模样,脸上笑容越多了几分,道:“我听说周公子爱喝茶,不巧,凤饼、散茶、雷鸣、露种、雀舌、白毫,武夷岩茶,云南普洱,新安松萝等我都有,每种茶,我都送周公子两座茶山,五处茶庄……”

  周正听着,神色依旧不变。

  茶虽然不如盐,但却也是大明家家户户的必需品,甚至可以说,不吃饭可以,但不能不喝茶。

  茶于盐不同的在于,便宜的十分便宜,贵的就十分贵,有价无市。

  杨湖一说的,都是大明的名茶,单单他说着这几十座茶山,没有几十万两拿不下来,每年经营得当,十万两收益打底!

  这位杨家主难怪能将生意做到这么大,这样的手笔,杨湖致等人万万没有的。

  “杨掌柜,你想要什么?”周正问道。

  杨湖一一怔,连忙笑着道:“周公子说的是,说的是。做生意,肯定是有来有往的,一来,我想请周公子在官面上能给我们一些照顾,做生意不易。二来,就是之前的我们杨家一些人不懂事,冒犯了周公子,还请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就这样?”这一次,是魏希庄忍不住的开口。

  杨湖一摸着退后严重的光洁额头,有些尴尬的笑着道:“商人嘛,所求不多,就是这些了,周公子,魏公子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就是了。”

  这回轮到魏希庄有些尴尬了,人家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转头看向周正。

  周正心里也感慨于这位杨家主的老辣,要是一般人,肯定乐颠颠的答应了。

  不过他心里十分清楚,杨湖一张口就将价码抬的这么高,是为了缩小周正的心里预期,再多想要什么,就很难了。

  周正岂会上当,看着杨湖一,沉吟片刻,道:“杨掌柜说每年订购我周记的货?我想换一种方式,就是你以及你代表的人的铺子,我周记都派人入驻,销售我们的货,并不需要你们订购,付钱,我们也不打扰你们的生意,就是借用一下,取个方便。”

  杨湖一摸着头的手一顿,脸上尴尬的笑容微僵,旋即继续摸头,道:“这样吗?只怕有些困难,我们的铺子都很小,而且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主顾,突然加入周记,怕是有些麻烦,未必好卖,赚不到银子啊……这样,我送周公子二十,不,五十个铺子如何?我保证都是在南直隶好地方。”

  “我相信杨掌柜有办法。”周正淡淡说道。

  杨湖一看着周正,脸上还是尴尬之色,眼神却有些幽幽的深邃之意,没有立即开口,仿佛在艰难的思考。

  魏希庄本来觉得周正这个要求没什么,但看着杨湖一的为难之色,心里顿时若有所思。

  周正对于杨湖一的为难视若无睹,不管他是真为难还是假为难,周正都要达成这个目的。

  周正不要每年白给的一百万两银子,要的其实是渠道!

  渠道这东西一定要掌握在他自己手里,否则就等于把命脉交给其他人,任人拿捏!

  有了渠道,那才是发财的根本。

  好一阵子,杨湖一放下手,看着周正道:“周公子,这样,我们每年订购周记二百万两的货,再多送你一些铺子。”

  杨湖一入京,代表的是淮扬十六家大盐商,甚至可能更多的商人,商会。毕竟,阉党已经被抓了大半,新皇帝对阉党的处置坚决,各地抓捕阉党如火如荼,这些以往看似有权有势的商人,立刻风雨飘摇,覆灭就在一瞬间。

  周正见杨湖一不肯点头,心里知晓,这位久经商海,应该是猜到了他的一些目的。

  “我对这些并不在意,我希望杨掌柜能慎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周正说道。

  杨湖一见周正没有一丝退让的神色,表情的尴尬变成了感慨,苦笑着道:“周公子,你实在是为难我了。”

  “如果不为难,杨掌柜又何必亲自涉险入京?”周正淡淡说道。

  京城现在就是一个虎狼之地,进来的人,说不定就出不去了。更何况,本身就在里面的杨湖一。

  杨湖一从周正的话里听得出来,周正是吃定他了。

  杨湖一脸上依旧是感慨之色,心里感慨就更多了。

  他原本以为杨湖致的信有些夸大了这位周公子,见面才知道是如何的难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