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穹顶之上 > 419.安静的时光和选择(下)

419.安静的时光和选择(下)

  吃晚饭的时候,龙池大师先吃完,一身灰旧僧袍,微醺拿了个鸡腿出去遛弯了。有两个卫兵日常跟着他。

  老头平常时候是挺乐呵的一个人,而且一点不显得迟钝。他的身上甚至依然保留着一些当年在封龙岙坑蒙拐骗时候的风采。

  所以这跟阿尔兹海默症又不一样。他似乎只是实在健忘而已,短时间内说话办事都没有任何问题。

  “他这哼什么呢?”老头出门的时候嘴里哼的曲听不清词,刘一五看着门外问。

  其实心里感觉稍有些意外和亲切,韩青禹抬头说:“是我们那里的山歌。就算是山歌吧,方言胡诌的。”

  “唱的什么?”

  “调戏妇女。”

  “哦……难怪他记得。”刘一五笑起来,突然说:“其实叫声爷爷也不吃亏。”

  他说着把目光从门外收回来,看韩青禹一眼,“多少人想叫还叫不上呢,难得老头记得住你。”

  道理其实是很对的。

  如果这个世界有人做一个武力值排名的话,把包括陈不饿、NE在内,所有确定强大或猜想强大的人都算上,姜龙池也必然能够排进前十。

  这是真正的,人类武力巅峰上的存在。

  “那不行的。”韩青禹满嘴油,咽下去一口烤羊肉,含糊但是激动说:“你是不知道我亲爷爷脾气多大,这事我要是认了,他都能从坟里再跳出来,抓两条蛇拎了抽我……你们都看我干嘛?用蛇抽孩子很奇怪吗?”

  “不奇怪,毕竟你家祖宗十八代抓蛇的。所谓家学渊源,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地传承。比如我五岁上下的时候,我爸因为打麻将怕我吵他……他就开始给我泳装挂历当启蒙读物。”

  温继飞说得认真严肃,一板一眼。

  饭桌上笑起来,刘一五呛着了,低头捂嘴咳了两声,去接水洗了把脸,回来仍旧绕回去,朝韩青禹说:

  “你说你那么较真干什么?那你在外面遇着老人家,喊声爷爷,不也就是平常礼貌而已吗?”

  “可是姜上将会当真啊。”韩青禹应道。

  刘一五怔住想了想,不说了。

  “也是。那样说是善良,但是毕竟没有真实的亲人感情在,感觉好像是在欺骗和愚弄老上将似的。”温继飞说。

  刘一五点头认同了。

  “当然你要是能让姜上将亲手给他十几二十块金属块的话,那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自然就有了。然后只要一直给,感情就会无法克制的一直生长。”

  温继飞接着又说道。安逸的日子里他回到像以前一样。

  一片笑声里,韩青禹不接这茬,抬起头问:“对了,刘军长,姜上将当年为什么会跑去我们那个小地方,待那么多年啊?”

  刘一五张嘴,欲言又止。

  饭桌上吃饱了的第四军军官纷纷起身告辞离场。

  “守一个很大的源能波动。”等人走后,刘一五小声说:“上次吃饭的时候听军团长说起,他们怀疑那是我们自己星球原生的源能波动,你们能理解吗?如果是真的,能有所发现的话,那对蔚蓝和人类的意义都会很重大。”

  “嗯。”韩青禹麻木一声,他并不很关心人类……接着又问了大概时间,韩青禹发现那次波动是在自己出生前,继续问:“那后来守着了吗?”

  刘一五摇头,“没。”

  “就没了?!”

  “好像说隔几年还波动过一次,但是消逝得很快,姜上将人在那里也来不及追朔源点。再后来就彻底没了。”

  第二次波动的时间点并不具体,但是能确定,自己应该已经出生了,可能两三岁左右。韩青禹没有两三岁时候的记忆,在心底猜想着原生源能波动自此消失的原因,到底是不是折秋泓口中的吞噬。

  “就是那一次,我把那东西‘吃’掉了?!”

  韩青禹这么想着,在心里犹豫着。

  “说起来这事办的,其实亏大了,浪费了姜上将很多时间。军团长说他们到后来才知道,其实类似的波动,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有发生,而且不只一两起,然后都一样无法追溯。”

  饭桌旁,点了烟,刘一五继续说道。

  既然这样,韩青禹就决定先不说自己的怀疑了,尤其现在,在他对蔚蓝的感情有些复杂的情况下。

  “其实按我爸妈后来说起那些事看,龙池大师他在我们那里的那几年,好像过得还挺开心的。”

  坑蒙拐骗,日子清闲,在四里八乡深受尊重,而且能把荤小曲儿记到现在,韩青禹心说那日子他能不开心么?

  刘一五定住一下,说:“那就好。”

  …………

  就这样,闲聊着,一直到姜龙池遛弯回来,桌面上早也换了花生、瓜子,干果、绿茶,刘一五才说:

  “对了,我这回来有正事。”

  “我靠,你竟然有正事?!”、温继飞做出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滚!”刘一五骂完表情严肃下来,说:“前天早上的情报,阿方斯前几天突然从尼泊尔老窝消失了,具体不知去向。”

  他说话时看向韩青禹的眼神里充满担心。因为他们几个前些日子刚和人正面遭遇过,两大主战力被重创,而人没杀完。

  “我们很难把这当作巧合。”

  刘一五的意思,两件事之间的联系很明显,军团方面不得不去猜疑和假设,阿方斯可能亲自来找韩青禹几个了。

  他很熟悉蔚蓝,地位很高,如果有心,可能早就看过很多高级别的机密资料。他很强,邵玄被重创后至今在养伤。

  “这样你们肯定不能在外面活动了。而且就算躲,安全的地方也会很少,就怕防不胜防,懂吗?”华系亚有军阵,可是人不可能一直待在军阵里,刘一五说:“然后我们确定一对一能挡住他的人,也就那一个。”

  那一个是谁,不用说了。刘一五继续道:“至于姜上将,正面也许可以一战,但是他的情况,你们知道的。”

  沈宜秀紧张一下:“那我们……”

  “去军团总部基地藏两年。”刘一五这次之所以带着姜龙池一起来,就是来接人的。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的,就是设计引阿方斯出手,让军团长伏杀他。但是这个方法,温继飞只想了一下就放弃了,因为没那么大的脸,同时不知道陈不饿杀阿方斯要付什么代价。

  另外,青子应该想自己杀的。这段时间他做事和抉择变得有些急躁,就是因为这个。大概他也不会愿意藏在军团总部两年,毕竟蔚蓝给不出那么多金属块和源能块养他,永生骨也在外面……

  “只有这一个办法吗?”果然,韩青禹开口。

  刘一五笑了一下,“果然还是军团长和参谋长了解你啊,有,还有一个地方你们可以去。”

  妙书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