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第二百七十二章 灌无名的目地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第二百七十二章 灌无名的目地

  “姓朱的果然没有傻子……”坐在马车上的姚广孝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回身进了皇宫的朱高炽,和尚微微一笑之后,再次自言自语的说道:“皇位传到你的手上,和尚也算安心了……”

  说话的时候,有些萎靡的姚广孝坐在车厢里面睡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和尚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随后几个熟悉的声音对着他说道:“道衍禅师……您回到庆寿寺了,弟子们要背您进去休息……”

  姚广孝睁开了眼睛,看着站在车厢外面的小和尚,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和尚还没到圆寂的时候,背什么……空明,你过来扶一把,和尚我自己走。”说话的时候,姚广孝已经站了起来,在几个小和尚的搀扶之下,向着寺庙里面走去。”

  就在姚广孝迈腿跨过门槛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几个搀扶着他的小沙弥们说道:“对了,你们见到灌无名了吗?半个多月不见了,刚才他没有回来吗?”

  扶着他的小沙弥回答道:“老禅师您真是佛爷转世,子时的时候,灌无名师兄还到过寺里。他把弟子唤醒,询问老禅师您去哪了。听说您去了皇宫之后他便离开了,看他的样子匆匆忙忙的,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要找老禅师您……”

  “子时才来……他这才想起来和尚了。”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不再说有关灌无名的话题。当下在小沙弥的搀扶之下先去了自己的禅房,换好了干净的僧衣之后又去了佛堂。

  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上百个和尚,在等着这位出名的大和尚为他们讲授早课。今天讲授的是法华经,姚广孝讲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走进了佛堂。他站在众僧的后面,面无表情的听着姚广孝为和尚们讲授经文。

  来人正是姚广孝之前刚刚询问过的灌无名,和尚见到自己的弟子前来,当下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点头示意灌无名留在这里等着自己讲授完早课,再和他说话。

  不过此时的灌无名显得有些焦躁,看到姚广孝没有立即终止早课,他便有些不耐烦起来。当下灌无名皱了皱眉头之后,并没有按着姚广孝示意的留在佛堂等他。而是一转身走了出去,看着他去的方向,应该是去了姚广孝的禅房。

  看着灌无名从佛堂离开,姚广孝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继续讲授法华经。直到今天的早课完毕,他这才在小和尚的搀扶之下回到了自己的禅房之内……

  回到禅房之后,果然见到了灌无名坐在这里等着自己。当下,姚广孝散退了几个小和尚,随后笑着对灌无名说道:“在皇宫的时候,还有人问到过你。想不到你我师徒多日不见,竟然被一句戏言遇见相聚之时。你等一下,我让那些小和尚们送点素点过来。昨晚和尚被陛下宣召进宫,只是半夜喝了碗粥,早饭都没有吃,就回来主持早课……”

  “长生不老的身体没有了,术法也被封住了。现在你连辟谷都舍弃了吗?这样和一般的凡人有什么区别……”看着姚广孝啰啰嗦嗦的说起来没完,灌无名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自己师尊的话。随后他看了一眼姚广孝,继续说道:“不用绕来绕去了,你知道昨晚安国公府发生的事情了吧?”

  “和尚连长生不老和术法都能舍弃,辟谷这种苦熬的法门还留恋什么?”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继续说道:“那就是说安国公府的事情就是你做的了?想要用邵家小姐和江右郎来挑拨广仁、火山和吴勉的关系?真是难为你了……”

  “我现在做的不就是你之前做的事情吗?”灌无名到现在为止没有说出来一句师尊,言谈话语之间显得极为不耐烦。看了姚广孝一眼之后,他继续说道:“之前你不是也算记过吴勉和广仁、火山他们吗?你作得的事情我就作不得吗?”

  “我没有用邵家小姐作饵,甚至从没有想过用邵家的女人要挟吴勉。”姚广孝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挂着一丝微笑。看了看灌无名,随后继续说道:“吴勉、归不归不是傻瓜,他们俩一眼就能看出来破绽……”

  “我知道瞒不住他们俩,我用邵南华挑斗的是火山……”灌无名突然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动:“吴勉、归不归就算知道邵南华不是江右郎掳走的,也要去找火山理论吧?只要这个时候江右郎‘死’在吴勉的手里,火山的性子一定会迁怒他们俩的……”

  “和尚我明白了,你的目标不是吴勉和归不归他们,你的目标是那两位大方师。”没等灌无名说完,姚广孝终于收敛了笑容,随后他看着自己的弟子继续说道:“你想挑拨吴勉、归不归了结广仁和火山,然后逼的海外的大方师徐福回来替自己的弟子徒孙报仇。大方师不能久居陆地,了结了吴勉、归不归他们之后就要马上回到海上,到时候吴勉、归不归死了,广字辈的四个人也没有了。陆地上论术法便要以你为尊了,是这个意思吧?”

  “不全对……不过也差不多了。”灌无名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这样的事情应该你来想办法,结果你长生不老的身体没有了,术法也被吴勉封印住了。指望不上你这个师尊,那我只能自己亲自动手了。”

  “那你以为这么做就没有破绽了吗?”姚广孝的眼睛紧盯着灌无名,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实话实说,当年和尚我也想过类似的计策,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实行吗?因为不可能会成功的,火山不是当年和你一争长短的火山了,他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

  说到这里姚广孝叹了口气,说道:“放了邵家小姐,你回头是岸吧……”

  “我回过头,看不到岸……”说完这八个字之后,灌无名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看着自己的师尊,说道:“所有的破绽可以弥补的,只要师尊你死在江右郎的手里……”

  说话的时候,灌无名好像变戏法一样的变出来一个人头,正是三天之前被他亲手所杀的江右郎。灌无名将人头摆放在了和尚的面前,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江右郎为情所困,在邵南华大婚之夜杀了新郎,掳走了邵家小姐。他想找师尊去向吴勉、归不归说合,结果师尊你大怒之下训斥了这个江右郎。他恼羞成怒之后杀了师尊,这样一来便和我没有关系了。到时候就是吴勉、归不归和火山、广仁的事情了,我这里还有一把干柴,可以再烧的猛一点……”

  “你还是把和尚也算进去了,南无阿弥陀佛……”姚广孝高耸了一声佛号之后,继续说道:“无名,什么时候你变成这个样子了?当初你跟着和尚我离开了方士一门……”

  “你也知道我是跟着你离开了方士一门?”灌无名打断了和尚的话,随后他向前一步,几乎和姚广孝脸贴着脸,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跟着你,什么事情都听你的。结果你是怎么做的?你放弃了长生不老的身体,送上门去让吴勉封印了你自己的术法。你这样现在还能活几年?你死了我还能去依靠谁?既然这样的话,你反正也是要死的,为什么不能为我死一次?我之前什么事情都是替你去想,现在应该为自己想一下了……”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