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毅赶到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喊杀声一片了。看到粮仓被围攻,也没等李毅下命令,一些看到战事已起的士兵,在自己长官的指挥下,就已经先行的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李毅对眼前的情况很满意,自己手下的部队不是那种只知道一味被动挨打的人,在夜间呗敌军袭击,还能在短时间内就组织起有效的反攻,这点让李毅很是欣慰。

  并且又想起之前那个乐观到极点的骑兵,李毅对自己的这些手下真是满意之极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夸奖手下士兵的时候,既然敌军已经来袭,那么接下来估计就还会不断有敌军围攻到此地。看到防线暂时还没有被撕破,李毅开始抓时间考虑起,是坚守此地,还是离开这里,继续向皇宫杀去。

  “李毅,想什么呢,敌军已经杀过来了,你怎么不上前杀敌呢。”就在李毅思索的时候,爱丽丝也听到了外面的喊杀声,走出来一看究竟,但是一出门,就看到了再场上愣神的李毅。

  “啊,爱丽丝啊,士兵们都是这么骁勇善战,我这个当长官的也终于能偷点懒了嘛。”李毅开玩笑的对爱丽丝说道。

  “去死,没点正经。”爱丽丝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刚刚是在考虑,我们部队接下来的走向。之前深入塞纳王城的时候,我没想太多,只觉得杀进来了,我们就是胜利了。可是现在进来之后,我才发现我们的队伍在这里是步履维艰。好不容易找到了这样一个安身之处,这里又有如此众多的粮草,我是在想,我们是放弃这里继续向皇宫杀去,还是坚守这里,一直撑到帝国派兵来支援我们的时候。”李毅也不再开玩笑,而是严肃的开始跟爱丽丝说起了自己的考虑。

  “我感觉,我们还是继续向里面杀去吧。不是我好大喜功,而是守在这里,我感觉我们被全歼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听完李毅的讲述,爱丽丝也是认真的说道。

  “何以见得。”李毅好奇的问道,最自己到现在还没看出守在此地有什么特别大的危险。

  “笨蛋,你刚刚也说了,我们这里有众多的粮草,况且四周都是空旷的地方。这里不但易攻难守,并且因为有这些粮草的存在,只要萨伊敌军动用火攻,那么我们这好几万大军,就真的有可能跟这些粮草一起葬身火海了。”爱丽丝认真的说道,这些事情,也是自己经过了仔细的思考才给出的结论。

  听到爱丽丝的话,李毅也是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爱丽丝的提醒,自己还真有可能就决定据守在这里呢,毕竟这里的粮草对于李毅他们这种没有辎重的队伍来说,实在是太诱人了。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看出了此处的重大弊端,李毅也不想让自己的不对在这里冒这么大的危险。

  趁着现在合围上来的萨伊敌军数量并不是很多,李毅把几个还未加入战圈的团队的长官召集到了身边,然后开始跟几人开始商讨起突围的计策。

  经过短暂的观察,李毅就发现了一处敌军攻击薄弱的地方。下令士兵们将自己的安排逐一传达下去,李毅在做好了准备之后,就带领自己的手下,再次踏上了在塞纳王城之中的冲杀之旅。

  经过半夜的冲杀,李毅终于带领着自己的队伍成功了甩掉了在后面追杀的萨伊敌军。经过快速的安排,李毅又下令步兵团队结好步兵方阵,然后剩下的两个骑兵团队开始在步兵方阵的两翼开始冲锋。

  这是一场常日持久的攻城战,天兰帝国的军队和萨伊帝国的军队都在经受着巨大的损失。在李毅第一个攻进了塞纳王城之后,南城门的罗宁将军也带领了大批的将士,在模仿李毅的方式下,用魔晶炮轰击了塞纳王城的城门十二击,终于击溃了这坚固的城门,第二个冲进了塞纳王城。

  众人都没想到,一向老练沉稳的罗宁将军,也会采取李毅那种看似疯狂十足的攻城方法。罗宁将军却不在乎别人的说法,在决定了用这个方法之后,罗宁中将淡淡的说道:“没有最正确的方法,只有最适合的方法。想要攻入塞纳王城,只有用这个方法才最适合。

  在罗宁中将带领五十万大军鱼贯而入的冲进塞纳王城之后,塞纳王城之中的守备终于大乱。萨伊帝国的守城军现在已经很迷茫,到底是继续坚守这坚不可摧的城墙,还是下城,去城内追击那些已经攻进城池的天兰大军。

  就在萨伊士兵和军官都很迷茫的时候,凯恩军团长竟然在北边,趁着萨伊敌军守备松懈的时候,成功的利用云梯和攻城车这种传统的攻城方法,攻进了塞纳王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凯恩军团长才应该是第一个冲入塞纳王城的天兰将军。

  就在三路大军全部攻破了塞纳王城城门的防守之后,萨伊帝国终于放弃了那道天险,开始在巨大的塞纳王城之内跟天兰大军厮杀起来。

  而此时,三路天兰大军,境况最为困难的,就是李毅所领的队伍了。他们是最早一批冲进塞纳王城的天兰军队,从进城之后便一直最大限度上吸引着萨伊敌军的注意力。如今其他两路都已攻进城池,李毅的部队也已经在城内连续冲杀了七天。七天里,部队的所有人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吃饭也都是上顿不接下顿。

  李毅的队伍从最开始的十万,经过七天的冲杀,如今只剩下不到三万的人马。就连李毅最在意的第二骑士团,此时也只剩下不到四千人。

  所有人都在期待援军,从最开始进城时便开始盼望。如今已经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在塞纳王城中冲杀了七天,李毅已经无力再带领部队继续冲下去了。

  再次被萨伊敌军紧逼到一处废校场里,李毅和李毅手下的部队,都感觉到了一丝绝望的味道。

  轻柔的抚摸了下爱丽丝那因劳累过度而有些苍白的脸庞,李毅心疼的说了声抱歉。

  看着周围重重包围着自己的萨伊敌军,李毅再次强打起精神,对手下的士兵们说道:“士兵们,打起精神来。眼前这些虾兵蟹将不过是给我们添乐子的角色,我们可得好好娱乐一番了。援军就快来了,可不能让那帮砸碎抢了咱们的功劳。”

  虽然手下的士兵已经有些对援军失望了,但是看到自己的长官依旧这样有精神,他们也没有给李毅丢脸,纷纷拿起武器,准备拼杀。

  就在大战再起的时候,从校场外面忽然有萨伊的传令兵起着马赶来高声喊道:“第二师团全部官兵赶紧去支援皇宫,天兰敌军已经快要攻入皇宫了。这里的部队只是天兰帝国派出的诱饵,我们从一开始就被他们骗了。他们只是诱饵,他们是弃卒!”

  听到传令兵的喊话,不但萨伊帝国的军队的士兵震惊不已,李毅部队中的所有人也都愣在了原地。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不断回响着那句话:“他们是诱饵,他们是齐卒。”

  李毅也愣了,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圣剑罗兰,低声的呢喃道:“齐卒么……”

  “呵呵,原来只是一枚弃子……”李毅冷冷的站在原地,反复的轻声呢喃道。

  “李毅……你没事吧。”看到李毅这幅样子,爱丽丝焦急的走上前,担心的问道。

  “哦,没事。”李毅从愣神中缓过神来,然后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回头看向了身后同样是有些失魂落魄的手下。

  “士兵们,是我李毅对不起你们。你们的长官的无能,以为带领着你们可以给帝国立下传世之功,可是没想到,你们跟着我,却是等于跟着了死神。”面向身后现在仅剩的几万人马,李毅一脸歉意的说道。

  听着李毅的话,大部分跟着李毅的士兵却都还是愣在原地。刚刚萨伊帝国的那个传令兵传来的消息实在是太让他们震撼了,没想到自己经历了万险,从血海之中熬了过来,最后却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团长,你告诉我,你告诉我那个消息是假的,那不过是萨伊帝国为了扰乱我们的军心所出的计策,你告诉我,说那是假的!”在沉默之中,中央军第二骑士团的一个大队长冲了出来,站李毅面前精神恍惚的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铮铮铁汉慌乱的样子,李毅不禁感到一阵眩晕。自己手下的这些士兵,跟着自己闯过了无数难关,多少次面对生死选择,他都没有皱过一次眉,毫无怨言的跟着自己上刀山下火海。可是就在听到了自己被帝国放弃之后,这个一直以来都英勇无比的铁汉,却在这一刻终于崩溃了。

  “梅尔,冷静,冷静下来。别这样,让别人看到该笑话我们中央军了。”李毅紧紧的握着这个名叫梅尔的大队长,一脸严肃的说道。

  “呵……中央军,团长啊,你还觉得我们算是中央军的么?当初是罗宁将军派我们来这里攻城的,你觉得以他那种职位,有可能不知道我的团队在这里的作用么。甚至有可能,就是他决定让我们当弃卒的。”梅尔恨恨的说道,被李毅刚才双手之间传来的巨力刺痛之后,梅尔也没有了刚才的慌乱。

  听着梅尔的话,李毅哑口无言。是啊,是罗宁中将派自己带军前来攻城的。这一切的安排,也许也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吧。

  “团长,我梅尔不是怕死的人,我若是怕死的话也不会选择来当兵。我只是心寒啊,团长,我太失望了。哪怕是老将军在我们出行之前明确的告诉我们是来送死的,我梅尔也不会皱一下眉。现在这样,我实在是再也提不起心思来为他们狗屁的计谋战斗了。我累了,从被他们当成弃卒之后,我就再也不是中央军里的一份子了。”梅尔颓然的说道,手中那已经被鲜血侵透的长矛,也终于从他一双铁拳当中滑落。

  梅尔的话,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场还生存的所有天兰士兵的心声。这些士兵都是好样的,为了帝国,他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是面对帝国这种无声无息的放弃,他们那本来是坚韧无比的信念,却终于在这一刻都被击碎了。

  看着身前全部都是一脸失落的士兵,李毅无力的握着手中的圣剑罗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毅,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看着部队四周都是虎视眈眈的萨伊敌军,爱丽丝虽然慌乱,但还是出声询问起李毅之后的安排。

  听到爱丽丝的话,李毅也是精神恍惚的再次抬起头。当看到爱丽丝一双美目之中透露出的一丝希望的神色之后,李毅如遭雷击。“自己这是怎么了,士兵们可以慌乱,可是此刻作为他们的指挥官,我怎么可以这样没有主见呢。”李毅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然后猛的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李毅高声的对着场中的天兰士兵喊道:“士兵们,你们怕死么。”

  听到自己长官的询问,场中的士兵都不禁抬起了低下的头颅。虽然不知道李毅为何忽然又这样问起,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拼杀,这些人已经习惯了服从李毅的指挥,现在听到指挥官这样问自己,士兵们在互相看了几眼之后,坚定的回答道:“不怕死。”

  “好,既然连死都不怕,那我们为何还怕被放弃呢。”李毅抬起了手中的圣剑罗兰,目光坚定的对面前众人说道。

  “帝国放弃我们,也许只是战略上的需要。如果之前我们就知道我们被当成了弃卒,那可能我们也就不会像之前那么卖命了,帝国其他军团也就不会在混乱中寻找到突破的方向。记住,我们没有被放弃,我们永远是天兰帝国的英雄。只要我们能有一个人活着从这塞纳王城之中走回去,我们的事迹就永远不会被人民遗忘。”李毅高举着圣剑罗兰,说出了这段极具煽动力的发言。

  其实李毅此时已经恨透了天兰帝国的那些高级军官们,包括之前一向想重点栽培自己的罗宁中将。如果不是现在手下还有这么士兵跟着自己,李毅真想此时就带着爱丽丝一走了之,然后再回帝都找那些混蛋们算账。可是自己知道,现在已经无法脱身了,几万个兄弟如果就这样被屠杀了,那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所以李毅即使现在有百般的抱怨,也没有在士兵面前表现出来。现在的自己,是这些士兵们最后的依靠了,如果自己也倒下了,那他们就都完了。想通这些,李毅忍下了所有的怨气,开始试图煽动起士兵们已经快要放下的战意。

  第一次发表这样有煽动力的演说,李毅自己其实也不怎么相信,就凭那几句话就能调动起士兵们的战意。所以当自己说完之后,李毅开始忐忑的大量起士兵们的反应。

  让李毅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话似乎起到了比自己预期还要好的效果。这些原本已经灰心的士兵,在李毅的演讲下,竟又焕发出昂扬的战意,那刚刚无神的眼睛里,又迸发出了惊人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