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试试你嘴巴是不是甜的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试试你嘴巴是不是甜的

  “我记得我在师父那,做的比这好吃多了。”夏芊语看着自己做的菜皱着眉头。

  郑跃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埋头苦吃。

  “肯定是你这里调味料不全,导致我发挥失常。”夏芊语冲着郑跃又说了一句。

  郑跃依然是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埋头苦吃。

  “那时候瑶瑶都说挺好吃的,篱落前辈也说过得去。”夏芊语有些急了了。

  “恩。”郑跃给出同样的回答,同样埋头苦吃。

  “我说的真的,”夏芊语道。

  “恩,你说真的。”郑跃感觉夏芊语情绪有些起伏,不得已开口说话。

  这饭菜味道太怪了,他都不知道夏芊语怎么放调味料的。

  还不如他来呢。

  夏芊语没说话,她一脸委屈的样子。

  今天真的是发挥失常,一来郑跃家她脑中就会出现乱七八糟的想法。

  都是郑跃这个坏蛋的错。

  最后郑跃放下碗筷道:

  “好了。”

  “什么好了?”夏芊语下意识说道。

  郑跃意示夏芊语看桌面,然后在夏芊语错愕表情刚刚出来时,开口道:

  “我已经把它们吃干净了,所以不存在难吃。”

  夏芊语低下头,感觉心里暖暖的:

  “你,你不怕吃坏肚子?”

  “拉出来就没事了。”郑跃收拾着碗筷说道。

  这句话直接击溃了夏芊语心里暖暖的感觉,果然,她家郑跃是个变态。

  又没礼貌又变态,性格极其之差。

  她觉得有必要改一改郑跃这种性格,不然外出多危险,刚刚她要是大前辈,早一巴掌扇过去了。

  恩,下次去师父那,得看好。

  还没办婚礼,到时候得罪师父,师父不让嫁就不好了。

  郑跃清洗碗筷的时候,夏芊语就在房间到处逛。

  随后来到厨房道:

  “婚纱照到了,我们是不是就能挂墙上了?”

  挂墙上?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怪?

  郑跃内心有些异样,搞得他们都要百年归土一样。

  “正常不都是挂在房间里吗?”郑跃说道。

  刚刚的想法,自然不能说出去。

  虽然夏芊语看起来没暴力倾向,但是最近会咬人。

  夏芊语来到主卧看了看,然后点点头。

  只是看着床总感觉怪怪的,以后她跟郑跃就要在这里休息了。

  两个人的生活,真是奇怪。

  “你在想什么?”郑跃来到夏芊语身边突然说道。

  本来入神的夏芊语一下子被惊醒了,一惊醒她就看到郑跃递过来的果子。

  接过果子,夏芊语顺势咬了口郑跃在吃的果子。

  “你干嘛?”郑跃不是很理解。

  夏芊语没有回答,只是又咬了一口自己的果子。

  然后递给郑跃道:

  “跟你换一个,我这个比较甜。

  我都说了,你不会挑,十个果子九个酸。”

  说着夏芊语就帮郑跃换过果子,她觉得郑跃没有她,都吃不到甜的果子了。

  只是看到郑跃没反应,夏芊语就突然有些担心,然后她有些在意道:

  “是不是不习惯吃别人的口水?”

  是的,她忘记这件事了,正常人都是会在意别人口水的。

  她不在意郑跃的,难说郑跃会不会在意她的。

  尤其是看到郑跃点头了,夏芊语就更担心了。

  “确实会在意别人的口水。”郑跃看着夏芊语点头说道。

  他感觉夏芊语有些担心,有些小失落。

  只是当郑跃看到夏芊语打算拿走他手中果子时,他动了动手,把果子放进嘴里咬了口,顺便道:

  “不过,你又不是别人。”

  夏芊语愣了下,心中的小失落跟担心瞬间一扫而光。

  果然,她觉得郑跃性格好恶劣。

  “不过我感觉这果子也不甜啊。”郑跃又咬了口果子说道。

  “十个果子九个酸,还有一个没味道。”夏芊语嘟着嘴说道。

  “可是这是你给我的,不应该是甜的吗?”

  “可是这是你买的,你买的就没有甜的。”

  “可是这是你咬过的,我记得你的嘴是甜的呀。”

  “哪有,肯定是你的错觉。”

  “这样吗?我试试。”

  “呜…”

  ————

  南潇住处。

  他们的眼睛都蒙着纱布,不过已经开始解开了。

  南潇是第一个解开纱布的,他眨了眨眼,感觉看到了光,随即看到了模糊的家具,最后终于什么都看清了。

  他呼了一口气。

  七月来到他跟前,伸出一根手指道:

  “这是多少?”

  南潇眉头一皱,道:

  “这是三。”

  “错了,姐姐说这是一,看来还是瞎的。”七月下了定论。

  南潇:“……”

  之后所有人都解开纱布,七月一一检测过去,发现只有南潇是瞎的。

  然后所有人看向南潇,目光中带着怜悯。

  南潇:“……”

  他不想解释,是贫穷蒙蔽了他的双眼。

  “为了治好我们的眼睛,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现在连房租都交不起了,怎么办?”

  他们是请了修真都市最厉害的老师来治眼睛的,要不是因为他们说是来不及撤离,哪里请得动。

  这种级别的老师,能请动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敢讨价还价。

  所以,贫穷降临到南潇身边。

  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穷过。

  时雨摊手道:

  “我的钱都给七月升级了,最近打算卖沐清的…咳咳,卖沐清退下来傀儡零件,混个零花。”

  哎呀呀,差点就完了,还好我时雨机智。

  时雨心里庆幸。

  七月检查了下自己的口袋,拿出四颗一品灵石道:

  “上次姐姐给我的零花钱,好多都被时雨拿去了,就剩下这么一点。”

  一个个看向时雨,丧心病狂,傀儡的零花钱都骗。

  沐清也是摇头:

  “我好多都买了材料,七月升级的时候,被迫花了很多。

  现在顶多再付一个月房租。”

  七月升级可不是花一点点钱,那是真正的巨款。

  “别指望我,我可是好久没去拜访老前辈了,积蓄也被你们这几个奸商坑完了,我还在头疼后面的医药费呢。”只要盗杰还留在修真都市,他就觉得自己隔三差五就会受伤。

  为什么?

  因为他未婚妻丧心病狂,惨无人道。

  一个个沉默了片刻,发现真是山穷水尽。

  南潇叹息一声:

  “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可以买的。”

  沐清犹豫了下道:

  “要不问下千秋道友,开交易会,卖天塌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