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二百零一章 万事俱备……

第二百零一章 万事俱备……

  李怀可不是在夸张,他实实在在的经历了几次被敌人偷袭,然后全军覆没的灾难,只不过一个回溯,又给救回来了,还结结实实的展现了一手骚操作,让赵玉才等人惊为天人。

  伴随着这些灾难时刻到来的,还有刻骨铭心的经验,让他知道了,在行军的时候,在安营扎寨的时候,在对敌的时候,乃至在谈判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应该小心什么,以及应该在哪里留个心眼,在什么地方埋伏。

  要知道,若是寻常将领,惨败了一两次之后,很有可能便万劫不复了,但李怀有冲来的机会,又亲身体验了惨败,其中更夹杂了属下惨死,乃至自己惨死,想不深刻都不行。

  “这剿匪之事,虽然设计的人数不多,可战场厮杀、攻伐防御,乃至勾心斗角,都和真正的战场差不多,盖因这些贼寇之中,有很多本身便是官兵或者贼兵落草,更有的,干脆就是间谍出身,是替朝廷或者永昌贼收集消息情报的,所以在布置上、战法上十分多样化……”

  不错,被李怀剿下来的贼匪之中,不光有纯粹的贼匪,有简直的贼寇,有永昌军安排的探子,甚至还有朝廷的线人。

  不管是什么身份,在刘毅的审问和探查下,都很难隐匿下来,也算是让李怀大开眼界,进一步觉得自己这整个人的境界,仿佛都提升了一些,在算算时间,差不多该准备进行下一步了。

  “在原本的剧情中,关之山坐镇洛阳的原因,应该就是因为,罗致远想要打开东边通道,彻底荡平淮西等阵的阻碍,于是亲自领兵出去,而目前我搜集到的情报,如果推算出来,也可以得到类似的结论……”

  李怀看着面前的几分战报,从贼寇、探子那边总结出来的情报,以及自己写下的推论,陷入了沉思。

  “首先,罗致远要亲自领兵,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因为前些时间,因为他接连失败,军心动荡,有些兵马已经离心离德,现在虽然局势好转,他重新建立威信,可到底还有后遗症留下,不是亲自领兵,就很难能镇压得住!”

  “其次,他这次领兵攻伐的目标,如果不是东边的淮西、汴宋,那就应该是北上,击破北方两镇,或者牵制这两镇力量,给胡人南下创造条件,呸,死汉奸!”

  “再次,如果能在最近几日,确确实实的得到罗致远领军出城的消息,那么就说明剧情惯性仍有残留,那么关之山单独出城的机会就会出现,我的目标就有可能实现!”

  正像他在宫中对皇帝所言的那样,此番出来,是要搞清楚大概局势的,靠着他在龙骧将军文景门下学得半年兵法,一些基本的局势判断,还是不难做出来的,然后再和原剧情相互印证,当然可以推算出一个大致的局面,然后不管是布局,还是给朝堂诸公分析局面,都不难做到。

  “所以,接下来的关键,就是要确定,他罗致远到底出不出兵!”

  猛地一掌拍在面前的军报上,感到思路已经彻底通畅。

  我可以!我能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不过,等他这边念头落下,就听到了帐外的请示之声。

  “进来。”吩咐了一句之后,李怀正襟危坐。

  此事,他坐在营帐中央,配合着严肃表情,倒也似模似样。

  这也是他几日行军,收拢俘虏之后的收获,因为俘虏的一大部分,都是原本的官兵、兵卒,其中不乏经验丰富的,自是能够搭建营帐,配合着李怀在龙骧将军那边学得的安营扎寨的本事,弄个大营坐坐,根本不算个事。

  “君侯,”进来的人,赫然便是那王英,此刻这虬须大汉恭恭敬敬的进来,冲着李怀拱手道,“咱们刚刚得了消息,前线驻扎的安将军让人过来传信,说是知道了您的消息,请您去往前线。”

  “安将军?”李怀思索了一下,从记忆中得到了相关的信息——

  安再怀,朝廷那边任命的将领,领着一部分禁军,和其他各方兵马汇聚,乃是围困洛阳的一支兵马。

  不过,比起其他人,作为直接由朝廷任命的几位大将军之一,安再怀的头衔着实不少,所以在这围洛兵马中,颇有影响力。

  “既是安将军相邀,自然要去,传令下去,让士卒整理行装,准备拔营。”李怀暗道来的正好,正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便就顺势下令。

  “诺!”

  王英得了命令,立刻便去执行,看的李怀不由点头。

  这个贼头子,最近沙场用兵,办事用心,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恭恭敬敬,很是维护,下达给他的命令,从来不问为什么,只是一门心思的执行,简直两个凡是,看来是真心悔过了,是个可造之材。

  这边他的命令传达下去之后,李怀也将手上的战报、情报整理了一下,尤其是将推论出的几份收好。

  “到了安再怀的营寨之中,借他那边的军情,完善了手上的局势推演,再等罗致远那边的消息尘埃落定,就可以整理成册,送给朝廷,算是基本完成任务,至于后面他们要如何应对,只要不主动提出,我是不会上杆子给提议的,毕竟我这技能还不熟练,不过无论如何,关之山那边,我得做好准备。”

  带着这样的念头,他很快便领着兵马启程。

  说来也怪,这七百、接近八百人,如今只是统计了名姓,在这之前,他们分属几个不同的贼寇团体,彼此之间不说毫不相识,至少是没有什么默契的,在兵家眼中,这是真真正正的乌合之众,按理说短短几日时间,也不会有什么起色。

  但现在,随着李怀一声令下,众多兵马不能说令行禁止,但至少不见混乱,隐约还能看出章法。

  对此,莫说本就是吃这碗饭的赵玉才,便是外行齐凯、郭詹,乃至从前只是做过兵卒的高渡,都非常诧异,已然意识到,这其实是因为李怀有着过人的练兵之能!

  这等本事,一旦传出去,定襄侯必然身价倍增!

  于是,他在队列中的威望越来越高,以至于李怀现在说话,已经没有谁敢反驳、质疑了。

  甚至这浩浩荡荡几百人,在李怀没有迈步之前,都不敢擅自行动。

  不过,当李怀带着这些人,来到安再怀所领的禁军驻地之外,立刻就被拦住了。

  “君侯,军营重地,不可擅入,还请移步,”那拦住他的兵卒露出恭敬笑容,“将军已在旁边的渑池城备好了酒席,正在恭候大驾。”

  李怀闻言一愣,而后眯起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