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挨打(求订阅)

第三百四十五章 挨打(求订阅)

  平安州闹出的乱子,不过短短数月间便已平复。

  毕竟,朝廷的实力比起平安州,拥有碾压式的优势,就算局部战争连败数场,可朝廷损耗得起,平安州却连一场败仗都承受不住。

  只是一场中等规模的败仗,平安州号称精锐的十万人马兵败如山倒,叛乱很快就被朝廷大军平息。

  可惜的是,等朝廷大军杀入平安州叛军老巢的时候,叛军几位首领和其家眷消失不见,怎么都寻不到踪迹。

  为此当今还发了雷霆之怒,绣衣卫统领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可惜无论绣衣卫和朝廷的人受如何寻找,都没有结果。

  平安州的事情解决得很快,却也在朝堂上引发一阵动荡。

  也不知是叛军首领刻意,还是逃跑太过匆忙落下,官军在叛军老巢发现了许多书信,其中涉及的权贵家族不在少数,甚至连内阁某位阁老都没能幸免。

  其中,自然也有大老爷印信的书信,在朝堂引起轩然大波。

  “老爷不好了,府里写给平安州的信,听说都被绣衣卫的人找到了!”

  这日,琏二火急火撩来到别院,满脸慌急冲大老爷问道:“老爷,现在咱们内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大老爷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静观其变!”

  “老爷,都火烧眉毛了还静观其变?”

  琏二顾不得其它,急道:“怕是当今要对老爷下手吧!”

  等收拾了大老爷,接下来就是他了,每每想到这点,他就忍不住心头一阵惶恐,眼前浮现的都是那些被抄家定罪的官员和其家眷的凄惨下场,只觉口舌发干手脚发软满心冰凉。

  “怕什么,当今不会把这事闹大的!”

  大老爷冷哼出声,没好气道:“瞧你这摸样,把胆都吓破了!”

  琏二苦笑道:“一个不好咱们就完了,哪能稳得住?”

  说完话锋一转,追问道:“老爷所言,是何意思?”

  “哼,你小子也不想想,绣衣卫寻到的,只有老爷的信件么?”

  大老爷嗤笑道:“当今就算想要彻查,也得先问问他的几个小兄弟,还有儿子们能不能安然脱身?”

  说到这儿,脸色一肃冷然道:“再说了,绣衣卫真要上门抄家,你是死人啊,难道就不知道反抗?”

  琏二心头一凛,震惊道:“老爷的意思是……”

  至于大老爷后面反抗的话,他纯粹当作没听见,拿什么反抗?

  猛然间他有种心惊胆战的赶脚,怎么就忘了大老爷可是拥有一身不俗武艺,真要不顾一切打起来,怕是绣衣卫的人马,还真拿不住。

  可真到了那一步,贾家和荣国府就没有丝毫翻身余地,除了亡命天涯再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他可不想选择这一条路,当个逃犯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好了好了,你小子回去好好待着,不会有事就是!”

  大老爷摆了摆手,淡然道:“有些事情,可由不得当今!”

  事情果然如大老爷所料,因着平安州的叛乱,朝堂看似颇有些动荡,可最后却是悄然平息,并没有出现琏二担心的状况。

  为何会如此?

  琏二心中有所猜测,不久后皇宫中也流出各种传言,一有说当今的弟弟们参合进来了,他不好出手针对就只能暂时先放一旁。

  也有说当今的儿子们参合进去了,当今总不能把几个快要成年和成年的儿子给灭了吧,最后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结合之前大老爷透露的信息,琏二猜测估计两种可能都有。

  如此,他长长松了口气,起码这次当今不会借着平安州的事情发难,就是不知大老爷是心中有数,还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这边平安州的事情刚刚按下,那头府里又出事了。

  琏二还在衙门当差,就有府里的下人寻来,请他立即回去说是老太太有急事相请,十万火急不得耽搁。

  “我还有公务要忙,什么事都得等下衙再说!”

  之前才被老太太狠狠坑了一把,琏二心头正憋着一口火气呢,此时怎么可能老实听话?

  “琏二爷……”

  前来相邀的下人一脸苦闷,这要是完不成任务,老太太可不会答应。

  “出去!”

  琏二挥了挥手,埋首于案牍之中冷声喝斥:“这里是衙门公房,不想招惹麻烦的话,老实滚出去!”

  前来传话的小厮吓了一跳,脸色发白急忙离了顺天府衙,他又不敢回去受罚,只得无奈躲在衙门附近的小酒馆里等候,打定主意要等到琏二爷下衙。

  这一幕看在一干同僚眼中,升起各种莫猜测。

  不用说,琏二如此毫不掩饰的行径,表明了他跟荣府老太君之间,可能起了某些外人不知的矛盾。

  他们心中痒痒想要探个究竟,最后还是没有贸然行事,琏二此时可是顺天府的高配二把手,把他得罪了可没有好果子吃。

  此时的荣国府却是一片吵杂喧闹,荣庆堂里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老太太一脸阴沉瞪着政二老爷,没好气道:“有你这样教训孩子的么,你这是想把宝玉打死啊!”

  政二老爷郁闷道:“老太太,宝玉做了错事就得受罚,难道我这个当老子的,还没资格管教他了是吧?”

  心头也是火气乱窜,对老太太的行为相当不满。

  “怎么,老婆子这就讨嫌了?”

  老太太冷哼道:“我要是不让你教训宝玉,难道你还敢顶撞不成?”

  政二老爷:“……”

  王夫人坐在下首默不做声,一边心疼被打得下不来床的宝玉,同时心中对老太太也相当不满。

  宝玉都被老太太娇惯成什么样了,现在竟然连他老子教训都不能了,以后还能有好么?

  话说这次的事情,放在豪门之家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和原著一样,宝玉这厮跟忠顺郡王府的某位戏子看对眼了,然后直接就勾搭成就好事。

  尽管忠顺郡王没他老子那么犯浑,对于府里的戏子没那么多宠爱,只是当作小厮领份月钱,在有需要的时候出台唱个曲罢了。

  可蒋玉菡乃是忠顺郡王府所养戏班的头牌,突然间跑路消失不见,王府自然要探察一番到底怎么回事,然后事情就牵连到宝玉了。

  没原著那么夸张,郡王府派来询问的长史态度相当客气,也没职责荣府一定要交出蒋玉菡。

  怎么说,荣国府也算是京城顶级权贵,势力极大不是受了重创的忠顺郡王府能够轻易招惹的。

  更别说,荣府的大老爷跟忠顺郡王那位不负责任跑路的老爹,忠顺亲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指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自然不能因为小小一个戏子,就把关系给弄僵了。

  王府长史秉承老大的意志,没有盛气凌人只是把情况说道清楚,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一点都没有要荣府老实交人的咄咄逼人。

  政二老爷也没有原著中的诚惶诚恐,怎么说他存在也算是四品实职官员,荣府也不是区区一位王府长史可以欺负的。

  只是他气啊,宝玉不学好竟然玩起了‘契兄契弟’那套龌龊把戏,这叫政二老爷格外难以接受。

  就算他对宝玉已经差不多彻底失望了,可宝玉竟然玩起了相公,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也不能接受的事情。

  然后,宝玉就挨打了,还是被按在椅子上狠狠抽打的那种。

  老太太闻讯立即赶来救人,看到的正是宝玉的屁股被抽得皮开肉绽,直接疼得昏死过去的凄惨摸样,顿时勃然大怒把政二老爷狠狠训斥一通,至于宝玉自然被老太太接走请大夫看伤去了。

  政二老爷气得差点吐血,心中对老太太的多管闲事也相当不满,只是他这人有点子愚孝,尽管心中相当不痛快,却也只能任由老太太说教。

  可心中,却是打定主意要好好把宝玉教过来。

  宝玉的表现叫他相当失望,只是挨了顿打还没怎么样呢,这小子便迫不及待将蒋玉菡的消息给供了出来。

  政二老爷心中又急又气,下手更狠直接把宝玉抽昏过去。

  这小子表现得太没担当,人家一个戏子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你丫竟然连一顿打都承受不住,便竹筒倒豆子一般什么都说了,这也太没骨气了吧?

  要是叫外人知晓宝玉是这么个性子,以后还不得被外人想办法做为攻击荣府的突破口啊,反正宝玉这么没骨头,外人还不是想怎么拿捏都成?

  这样的情况,只是想一想,政二老爷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赶脚。

  真要到了那时,宝玉犯了大错损害了族中利益,怕是他想要搭救都没可能了,族人可不会答应放过这样的软骨头。

  所以,他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育宝玉,不然以后真要出了变故,他就是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老太太看出了政二老爷的心思,自然不怎么乐意。

  于是她便想到了叫琏二回府帮忙说道,紧急派了小厮出去要琏二回府,只是可惜琏二根本就不接茬,一直等下衙了才慢悠悠回府,路上他已经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