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正派大佬徐福

第五百七十三章 正派大佬徐福

  天下会总部的公开擂台,大票武林好手围观凑趣。

  宽敞的擂台上刀气纵横劲风呼啸,两道矫健身影陡合陡分快速绝伦,竟然全是大宗师级别强者。

  其中一位,自然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雪饮狂刀聂人王,一手《傲寒六诀》强悍绝伦,施展开来刀气纵横铺天盖地,稍稍意志不坚定都承受不住狂暴的刀气压迫。

  看得出来,聂人王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在攻击威力上全面压制了对手。

  只是……

  那号称‘神判’的瘦削高手同样不简单,身法诡异犹如鬼魅,旋进旋退没有丝毫痕迹可言,手中判官笔神出鬼没招式精妙绝伦,每每都能点到纵横刀气的薄弱点上,轻松将呼啸而至的漫天刀气消弭于无形。

  这还不算,最叫聂人王心惊的是,名唤‘神判’的挑战者好象能预先知晓他的攻击方位一般,每每都能提前一步让过刀气最猛烈的攻击区域,于薄弱处给予聂人王十分难受的反击。

  两人都有大宗师级别实力,此时已在擂台相斗不下百余回合,竟然还是不分胜负叫围观的江湖豪杰吃惊不已。

  明显,雪饮狂刀聂人王的实力更甚一筹,却是始终拿前来挑战的‘神判’无可奈何,除非两人战至功力消耗干净精疲力尽的地步,不然想要分出胜负却是难之又难。

  “没想到聂人王这次遇到硬茬子了,也不知‘神判’什么来头?”

  “天下会的风头已经出得够多了,总不至于将天下英雄全都压下去吧,这不就出了一位能叫雪饮狂刀吃憋的存在!”

  “我怎么感觉‘神判’每每都能料敌机先呢,难道他还真能提前判断不成?”

  “……”

  公开擂台周围的观众议论纷纷,擂台上互相拼斗的两位心情也不甚愉快。

  聂人王自然不用多说,以他堂堂大宗师后期修为,竟然拿不下对面的所谓‘神判’,每每出刀都被对方看出刀势不说,还被对手的反击弄得难受之极,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去。

  “神判”也是郁闷啊,他没想到严重低估了天下会三位高层的实力。

  最弱的聂人王都有大宗师后期实力,更别说实力恐怖之极的大侠雷虎了,怕不是已经超越大宗师范畴,达到了天人之境不成?

  心中吃惊归吃惊,却是没有丝毫畏惧之念。

  “神判”能成为天门高层,虽然武艺并不是特别厉害,只是大宗师初期修为,可他有特殊的能力,不然也不会受到帝释天的看重和信任。

  他对时局的分析判断能力极为惊人,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神算之术,就算实力远不如聂人王,却能依仗强大的神算能力与之拼个不分胜负。

  也就是他的攻击手段不足,不然凭借强大的神算能力,足以叫聂人王吃个大亏甚至败下擂台。

  就算真的对上雷虎这样的天人强者,神判虽说没多大的把握全身而退,却也能依仗神算之能叫雷虎不敢小觑,甚至于切磋过程中占些小便宜。

  身在天门这样的组织,他的见识太过广博,并没有被雷虎的天人实力吓住,反而心中生出更多的信心和勇气,想要叫雷虎吃吃苦头,压一压他的嚣张气焰,免得天下会发展势头更加迅猛。

  只是……

  聂人王的刀法太过凌厉,他就算每每都能料敌机先也感觉应对得相当吃力,无论是真气还是体力消耗都相当惊人,最多再坚持两百招就得落败。

  可恶啊!

  “帮主,这位‘神判’还真是有些本事啊!”

  高台之上,雄武眼中精光闪烁冷然道:“想要寻天下会的晦气,他怕是打错算盘了!”

  天下会的行事作风并不霸道,可不意味着什么人都能欺之以方。

  ‘神判’指名道姓邀战天下会帮主雷虎,这在短时间内便轰动北方武林,此次公开擂台才能有如此热闹景象。

  这厮摆明了车马要落天下会的面子么,北方江湖豪杰怎么不感兴趣?

  天下会的情报机构也第一时间对‘神判’进行挖底,很容易就将‘神判’邪道大佬的身份弄清楚,更进一步知晓这位还是某个神秘势力的大人物。

  至于是什么势力,天下会的情报机构暂时还不知晓,可雷虎知晓啊。

  在自家绰号前贯以‘神’之一字的,除了骚包的天门还能有哪家?

  当然,搜神宫那边的也算,只是搜神宫的‘神’比起喜欢折腾的帝释天,可要宅得多了。

  雷虎不明白的是,‘神判’区区大宗师初期实力,怎么有胆跑来天下会总部撒野?

  旁人看不出来,他哪看不明白?

  别看‘神判’拥有先知先觉的能力,每每都能料敌机先攻击出其不意,可实力差距摆在那里,用不着两百招就得落败。

  就这,还想要寻天下会的晦气,不过自取其辱罢了。

  只是……

  目光在围观的江湖豪杰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一位气度潇洒的中年身上。

  他,竟然看不透这厮的深浅,身上的气息也是飘忽不定难以琢磨,真是一个神秘的家伙啊。

  擂台上,聂人王屏息凝神,家传刀法《傲寒六诀》挥洒自如,刀气纵横气浪翻滚,干脆陷入对刀道的感悟之中。

  有‘神判’这么个特别对手对战也好,能让他对自家刀法产生特别感悟,许多以前没有察觉的细微漏洞,也在激烈却又诡异的战斗中浮现,慢慢弥补完全将刀法的漏洞更少。

  至于“神判”的诡异攻击招式,聂人王都能轻松避开,还能让本就出神入化的刀法更上一层楼,确实是个不错的练刀对象。

  “神判”要是知晓此时聂人王的想法,怕是得气昏不可。

  此时他已经感觉后力难续,随着聂人王将刀法中的漏洞全部消弭,每一刀挥洒而下便是完美的攻击,根本就不给他多少空挡可寻,此时他的额头已满是淋漓热汗,体内真气消耗太过怕是很难坚持下去了。

  “哈哈,我看两位战斗十分精彩,怕是一时半会难以结束,不如以平手结束如何?”

  这时,突然一道爽朗笑声突兀响起,顿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正是那位雷虎看不透的中年汉子开口提议。

  “……”

  一干围观江湖豪杰面面相觑,感觉这厮说得不错,却又不知该如何述说,生怕一个不好就得罪了天下会。

  “哼,谁说擂台战难以分出胜负,我这就叫‘神判’滚下擂台!”

  旁人还没觉得如何,已经奋战两百来个回合的聂人王恼了,抽空怒声咆哮一刀挥出,顿时方圆数十丈锐啸刺耳狂风大作,一道肉眼可见长达十丈有余的凌厉刀气从天而降,犹如开天辟地一般狠狠斩下。

  “嘿,想要将老子轰离擂台,单单这一手还差了点!”

  ‘神判’早有察觉,身如泥鳅左扭右晃,竟然神奇让过聂人王威势十足的一刀,身子猛然前扑快如闪电一笔点处,直奔聂人王眉心而去,却是一点都没有退让之意。

  聂人王恼声咆哮,手中长刀挥舞气浪纵横,瞬间又跟‘神判’狠斗一处,丝毫也没将中年的话放在心上。

  雷虎和雄武稳坐钓鱼台,也没有丝毫应和的意思,擂台战就是擂台战,最好能够分出胜负,不然以后麻烦还会更多。

  “两位,看在徐某的面子上,各退一步如何?”

  那中年汉子也不生气,陡然间已然现身擂台之上,双手轻挥犹如闲庭信步,随手轰出两记看似不怎么样的掌劲,可下一刻却是将状若疯狂的聂人王,还有满脸不甘的‘神断’轰出擂台之外。

  咝……

  看到这一幕,擂台外围观的江湖豪杰齐齐变色,没想到出手的这位实力如此强横,只是一掌就将两位大宗师高手直接轰离擂台。

  这样的实力,起码比聂人王要强上许多。

  “这位徐先生,是不是有些过了?”

  雷虎缓缓起身,眯缝着眼看向中年武者,悠然道:“擂台比武么,最好还是能分出胜负为好,徐先生以为呢?”

  “哈哈,徐某倒不如此认为,还是以和为贵的好,毕竟又不是什么生死仇敌,用不着弄得那么绝!”

  姓徐的中年武者一脸和善,好象是个老好人摸样,连连摆手哈哈笑道:“徐某就是这么想的,雷帮主以为如何呢?”

  公开擂台区域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在场的江湖豪杰全都屏息凝神,看向默然不语的天下会帮主雷虎,心中十分忐忑,不知这位会有什么反应?

  同时,心中这姓徐的中年武者十分佩服,敢在天下会如此折腾,真是胆大妄为啊。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雷虎沉吟半晌,突然开口问道:“怎么以前没见过先生啊?”

  “区区贱名不足挂齿,本座徐福!”

  中年武者笑吟吟道:“徐某闭关多年出关不久,雷帮主没有听闻也是正常!“

  “啊,原来是十几年前名传江湖的正道大侠徐福,原来是他!”

  这时,围观豪杰中的老江湖突然惊呼出声,露出恍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