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十年耕耘的优势

第七百五十一章 十年耕耘的优势

  那十几家突然崛起的势力,怎么看都象是边疆之主推出来的棋子,自然很受临近边疆的大齐州郡地方势力关注甚至仇视。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这一打,便持续了足足三年时间!

  三年时间过去,临近边疆的大齐州郡被打得破烂不堪,而之前强势崛起的十几股势力,剩下的也只有区区六股罢了。

  这就是战乱,这就是参合战乱需要付出的代价。

  直到这时,临近边疆的大齐州郡本土势力,觉得剩下的六股外来势力已不成威胁,这才稍稍放松了对他们的围剿攻势。

  说实在的,虽说突然冒出的十几股势力,被绞杀得只剩六股,可围剿他们本身也需要付出极大代价。

  临近边疆的大齐州郡地方势力,本身的损失也是极为惨重。

  近十位假丹高手的临死反扑,还有他们手下模仿边军的强悍战力,想要彻底绞杀可不容易。

  一个不备,围剿不成还可能被反杀!

  临近边疆的几州本土势力,在这三年中也是损失极大,到现在已经没多少精力,继续针对剩下的六股顽强外来势力了。

  这时候,临近边疆的几州本土势力,也发觉他们误会了。

  突然崛起的十几股外来势力,并非边疆之主派来的前锋,不过是一帮子潜伏在边疆许久的野心家弄出的势力罢了。

  当然,就算知晓误会了也没什么,外来势力都得经历这么一遭。

  熬过去了,以后便有了争雄几州之地的资格,熬不过去那就只能算他们倒霉了,战乱期间的规则就是这么赤落落。

  事实也是如此,包括前义军大首领在内的六家势力,经历本土势力的疯狂围剿后,不管是自身实力,还是所辖地盘都有极大提升。

  六家人马,占据了比邻边疆之地的一郡或者数郡之地。

  联合起来的地盘,不比大齐辖下的一个大州要小!

  而且他们背靠三千里边疆,被本土势力的疯狂围剿,逼到只能跟边疆之主合作的境地,倒是让所谓的边疆之主雷虎,占了个不小便宜。

  借着这六股暗地里或直接投靠,或默契联盟的势力,三千里边疆官府很轻易便将手,伸入了临近的几州之地。

  钱粮军械源源不断输送,还有各种各样的人才一股脑支援过去,使得那六股存留下来的势力不仅军容强大,而且治下清一色的边疆模式。

  不知道的,还以为六股势力的地盘,就是边疆势力的延伸呢。

  而六股势力所需付出的,不过就是数以百万计的流民,全部都由边疆官府出钱出粮出力,秩序井然运送至三千里边疆妥善安置。

  放在太平年景,这样大规模的人口迁移,自然会引发朝野震荡全国关注的局面,一个不好就可能引来朝廷的雷霆之怒,以及各地地方豪强的强力反弹。

  可现在乃是不折不扣的战乱年景!

  本就流民四起,凡是战乱州郡都可以用民不聊生来形容。

  有野心有胆量参合地方争霸的势力,只对流民中的青壮男丁感兴趣,至于其余老弱妇孺根本就不在意。

  所以,边疆官府占了不小的天时便利,一年以超过百万人数的大迁移,轻松让三千里边疆的人口,超过千万正向一千五百万靠拢。

  旁人看不上的老弱妇孺,边疆官府却是重若珍宝。

  边疆之主雷虎是什么人?

  历经数世,对于治理和发展地方驾轻就熟的元神大能,轻轻松松便将三千里边疆之地治理得井井有条不说,所需的劳动力还用不着全是青壮。

  作为穿越客,又是元神大能,脑子灵光得不行,若是连各种增加生产效率的生产生活工具都弄不出来,那真就是在开玩笑了。

  这里可是仙侠世界,拥有独特的规则以及发展模式。

  以雷虎的见识和手段,除了指点手下官府收集的匠人,制造依靠人力畜力,以及大自然的风力和水力为动力的生产攻击外,还有依托环境特别琢磨出的符文工具。

  只是他没把心思全部耗费在这上头,只是让手下的官府组织人手,以及术修士琢磨罢了,他只做了个开头和引导的工作,依旧让整个三千里边疆的发展,并不如何依赖青壮劳力。

  在这样的战乱年代,象边疆之地这样的和平安宁之所,那真是难能可贵。

  就是大齐王朝的帝都,听闻也是乱得不行,所以凡是从战乱之地迁移至于边疆地域的百姓,都很自觉遵守这里的规矩和制度,让边疆官府减轻了管理成本,同时还能以更小代价组织动员这些新加入的老弱妇孺参与劳动创造价值。

  这些不用多提,总之在源源不绝的迁移人口的补充下,临近几州战火连天,而三千里边疆之地却是忙着搞大生产大建设,将许多以前因为人手不足,而无法开发的荒芜地域全部利用起来。

  不是夸张,若不是这里是个仙侠世界,拥有太多强横到不可思议的存在和力量,单以此时三千里边疆的生产力,以及与之相配的军力,不说横扫方圆数万里的大齐疆域,轻松扫荡万里一点问题都无。

  可惜,这里有就连雷虎都忌惮,不敢轻举妄动闹出大动静的大能,注定了雷虎治下的扩张之旅,不可能太过张扬肆意。

  好在他进入元神之境不久,许多更多时间潜修,一边稳固境界,一边则是感受和熟悉元神境界的不同,还有感悟更加清晰的天地规则,没多少时间和精力放在治理地方,和扩张地盘之上。

  于是,或投靠或与边疆之地结盟的那六家势力,真就捡了大便宜。

  边疆之地源源不绝支援钱粮军械,就连治理地方和维持地方的各种人才,也毫不吝啬支援而来。

  他们本身所需要做的,就只有应对几州本土势力的围剿,以及带兵征战各处慢慢扩张地盘而已。

  这样的日子当真舒服,用不着花费心思浪费在治理和稳定地方局面上,这就让六家势力首脑可以集中精力,针对几州本土势力和扩张之上。

  就算有大量流民幕名而来,也有身后的边疆官府直接将他们带走,根本就没给他们增加负担,甚至还能赚上一笔。

  这样的‘好事’,叫六家势力高层几疑身在梦中,他们根本就料想不到,依托边疆之地的好处竟然如此之大。

  当然,也不是没人看出,边疆之主利用他们发展自身的同时,还将触手伸入临近几州地域。

  可以说,六家势力的地盘扩张到哪,边疆之主的触手便跟着蔓延到哪。

  若是哪日他们的势力被削弱严重,手中的军力损失到了一个难以承受,无法彻底掌控自家地盘的地步,那他们之前费尽心思抢夺的地盘,很可能直接落入边疆之主手里。

  可,就算知晓有此弊端,六家势力高层也是无可奈何。

  除了暗中加强防备之外,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没办法,谁叫他们彻底接受的边疆之地的管理制度,以及大部分的治理模式呢?

  就算他们占领了新的地盘,愿意给予地方豪强一定的权力,分薄来自边疆之地的支援和影响力,都做不到。

  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彻底迟了,而且他们也习惯了边疆之地的治理和管理制度,不仅方便而且还能最大力度的动员手中力量。

  至于与地方豪强联合的传统模式,很容易造成权力分散,地方实权全部被地方豪强攫取的局面。

  一旦他们的军力损失较大,这些与之联合的地方豪强,危害可比边疆之地来得更加直接也更加危险。

  不仅如此,跟地方豪强合作的传统模式,对于人力物力的动员能力,也是与边疆官府的制度相差极大,试过几次后便彻底放弃,只能老实跟边疆官府合作,不然后果相当不妙。

  这就是制度的优势!

  只要生产力跟得上,先进的制度对于传统制度的胜利,那是全方位的。

  因为所行制度的不同,六家在临近边疆几州占下大片地盘的势力,不得不牢牢跟边疆之地绑在一起。

  除非哪日他们能够将人才培养制度完善,能够培养出足够可用的人才,不然的话就得老实跟边疆之地绑在一起,想挣脱都挣脱不了。

  “厉害啊!”

  此时已经是占据数郡之地,拥兵二十万实力强横的一方霸主,前义军大首领跟手下心腹将领说道这些时,忍不住连声感叹:“那位边疆之主什么都没干,就让咱们和其他五家势力,牢牢绑定在边疆之地上,这手段真是厉害得紧!”

  “嘿,大首领也不用涨他人志气没自家威风!”

  手下心腹大将冷笑连连,不爽道:“也就是咱们模仿边疆那一套行事,才不得不依赖边疆之地的支援本来。若是哪天咱们放弃这种模仿不要,他们也就对咱们无可奈何了!”

  大首领没好气笑骂:“话说得轻巧,咱们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等轻松的治理模式,要是再换回以往那种什么都要管,精力被严重分散又管不过来的状态,看你还有没有底气说这样的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