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八百零三章 英雄救美缘分起

第八百零三章 英雄救美缘分起

  “哎,真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钱塘县繁华大街街角酒楼二层,两位文人打扮的中年一脸不屑,看向街角正在上演的强抢民女戏码连连摇头,其中一位更是连声怒斥,恨不得从二楼跳下去,狠狠暴打那嚣张跋扈的家伙一顿。

  “王兄不要生气,为了这样的家伙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

  另一位文人连连摆手,苦笑道:“若是寻常商贾或者权贵,我定要出面斥责一番,只是楼下那厮可是梁王的某个外八路亲戚,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哼,狗仗人势的混帐玩意,迟早有一日要倒霉!”

  之前满脸气氛的文士脸色微变,虽然脸上的神色依旧不怎么好看,却再没了之前的义愤填膺,本来想要出声喝止的想法也没了。

  梁王可不是好惹的,乃是当今一母同胞的兄弟,可以说得上权势滔天,不是他们两人可以得罪得起的。

  就算只是梁王的外八路亲戚,他们在没把握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轻举妄动,搞不好就会给家族招灾。

  两位文士并不简单,如果有眼力高超的存在,肯定能够看出他们身上凝聚的文气,这可是相当了不得的成就,一般就是地方知府也不愿轻易得罪的读书种子。

  可惜,他们身上的文气可震慑不住楼下嚣张跋扈的富贵商贾,除非他们乃是闻名一省之地,甚至闻名天下的名士或者大儒,又或者身居高位的顶级文官,不然还真没底气震慑依附梁王的外八路亲戚。

  两人显然也知晓这些,所以心中虽然不耻,也不屑的很,却没有直接下楼干涉,为了一个不认识的民女得罪这样的家伙,实在不值当。

  街角的热闹,显然不止吸引了这两位身负文气的文士关注,除了不敢言声的围观百姓之外,也有一些同样身份的富贵商贾,以及权贵远远看个热闹。

  尽管不耻那位的行事作风,可忌惮于对方的后台实在过于唬人,谁都没有出面为被盯上的民女出头。

  “干什么干什么,都围在这里干什么?”

  就在这时,与一干捕快同伴巡逻至此的李公甫,听到人群中的呼救之音,顿时脸色微变一边大声吆喝,一边冲了过去分开围聚在街角的人群。

  他的武艺何等强悍,双手轻轻一博,本来围得满满当当的人群,却是自动分开一条道路,供他直接走了进去。

  “咦,是李公甫!”

  “李公甫来了,这下可有乐子看了!”

  “别傻了,李公甫不过刚进衙门的捕快新丁而已,难道他还敢管这样的事情不成?”

  “……”

  围观百姓见到李公甫气势汹汹走了过来,先是一愣而后迅速反应过来,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强抢民女,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入眼所见,正好看见几个护卫摸样的强壮男子,正拉着一个豆蔻年华的貌美少女,往某个肥胖土豪打扮的中年胖子身边扯,口里还不干不净难听之极,特别是那中年胖子的叫嚣刺耳之极。

  不等那几个护卫回身,他抢身上前几脚踢出,顿时空中舞出片片腿影,直接将那几个实力不过四流的护卫踹飞了出去,一把扶住跟着摔倒的貌美少女,关心道:“小娘子没事吧?”

  “没,没事!”

  那豆蔻年华的貌美少女羞得满脸通红,胆子倒是不小直视李公甫,连忙摇头道谢:“谢谢这位捕快大哥!”

  “没事就好!”

  李公甫心中一动,有些不舍的放开扶住貌美少女的手,还没等他有进一步表示,突然脑后劲风响起,同时还有围观人群的惊呼声传来。

  “小心!”“卑鄙,竟然突袭!”“……”

  呼……

  就在这时,腰间挂着的捕快制式腰刀,连刀带鞘化作流光向后横扫,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传出,伴随一道凄厉惨叫,身后一位偷袭护卫直接倒飞了出去,人还在半空口中便鲜血狂飚。

  “混蛋捕快,你好大的胆子啊!”

  不等李公甫回头,之前被他踹飞的几位护卫满脸狰狞齐齐扑来,竟是一点都没将他身上的公人服饰放在眼里,嘴上更是不干不净连连怒骂,气势汹汹恨不得将李公甫直接打死。

  “你们找死!”

  李公甫勃然大怒,他还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家伙,在钱塘城大街上,竟然还敢对县衙捕快大打出手还口出不逊,他哪忍得了这口恶气?

  眼神一厉,手中带鞘长刀化作道道残影呼啸,不等那几个不知死活的护卫扑上前来,便狠狠抽在他们脸上,顿时几位刚刚还口出不逊,气势汹汹的护卫一个个被拍得身子横飞,口中喷出两排带血的森森白牙,重重摔落在地半晌爬不起来。

  “哎哟哎哟”的惨叫之声连成一片,这几个倒霉护卫的半边脸颊迅速红肿得象馒头,一时晕头转向口喷鲜血好不狼狈。

  “怎么,不是想偷袭么?”

  李公甫可没客气,跨步上前一人给了一脚,直接将他们踢得凌空翻滚,再次重重摔落在地连惨叫声都小了许多,显然这下被整得绝对不轻。

  淡淡扫了这几个家伙一眼,冷笑道:“等到了县衙大牢,再收拾你们!”

  说完,这才满脸不悦看向惊呆了的中年胖子,以及他身边的几位家丁护卫,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敢指使手下偷袭官差,跟我去衙门走一趟吧,希望你到时候还能嚣张得起来!”

  “混帐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

  中年胖子猛然反应过来,突然满脸狰狞怒声咆哮:“竟敢伤我护卫,你这混蛋就等着去死吧!”

  话音一落,不等他还有什么难听话语发出,一柄带鞘腰倒已经架在他脖子上,李公甫不知何时已至其身前,满脸不悦冷然道:“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楚,你在说一遍试试?”

  说着,带鞘腰刀轻轻拍打中年胖子的肥脸,激得胖子脸上肥肉一阵上下晃动很有喜感,只是中年胖子一双眼睛中射出的怨毒目光,实在叫人开心不起来。

  “你那什么眼神,莫非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有理不成?”

  李公甫正是年轻气盛之时,加上一身高强武艺自信满满,哪会忍得了眼前胖子的一再挑衅,眼神一冷就要给这厮一个厉害瞧瞧。

  “公甫不可胡来!”

  就在这时,同行捕快终于分开人群,气喘吁吁赶了过来,一见人群中心的场景顿时惊了一跳,见李公甫还有动手的意思顿时急声喝止。

  李公甫却是没有理会,手中的带鞘腰刀拍在中年胖子的肩头,顿时将这厮直接拍得一屁股坐倒在地,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刚刚赶来的同行捕快惊呆了,旁边酒楼二层的文士惊呆了,还有围观人群中的某些家伙也惊呆了。

  “你你你,你竟敢对我如此无礼!”

  中年胖子很快就从疼痛中反应过来,满脸惊愕看向李公甫,连声大叫:“好好好,我定要你小子不得好死!”

  啪!

  带鞘腰刀狠狠抽在中年胖子的脸上,直接将其抽得身子横飞出去,重重砸落在地还往一边翻滚了好几圈,这才稳住身形噗的一声吐出两颗带血牙齿。

  所有人都被李公甫的蛮横手段惊住,心中暗道这厮下手还真是狠辣,一点都不留情面。

  “呵呵,你想弄死我?”

  李公甫眼中闪烁危险光芒,漫步前行走到那中年胖子身边,冷然道:“好好,好得很……”

  “公甫你疯了?”

  这时,同行捕快反应过来,急忙扑了上来一边拉住李公甫,一边又拦在两人中间,带队的老捕快怒道:“莫非你还想杀人不成?”

  “没那么夸张!”

  李公甫顺势止步,笑吟吟道:“只是想跟这位好好亲近亲近,想要弄清楚他想怎么弄死我罢了!”

  说着,扫了一脸震惊,拦在身前的几位捕快一眼,摇了摇头笑道:“你们用不着担心,我还没疯!”

  信你才怪!

  同行捕快不敢怠慢,急忙将被打伤的中年胖子,还有他的几位护卫收拢在一起,挥手叫围观人群离开后,就要将人送去医馆医治。

  “小,小子你,你给我等着,我,我他马就是王法,要不剥了你一层皮,老子就跟你姓!”

  这时,有了喘息之机,脑子也逐渐恢复正常的中年胖子连声怒吼,一点都不在意李公甫的冷厉眼神,嚣张大叫:“就是本省巡抚也不敢如此对我,小子你死定了!”

  “还敢嘴硬!”

  李公甫眼神一冷,吓得同行捕快连声劝阻,而后不顾中年胖子的折腾,急忙将其和手下护卫,带离了这个危险地方。

  “真是不知死活!”

  要是换作三年前,李公甫绝对不敢如此嚣张,可是现在他底气十足,只要自己占了道理,根本就不担心所谓权贵的打击。

  “小女子许娇容,多谢大哥出手相助!”

  这时,被救貌美少女回神,走到李公甫跟前缓声道谢。

  “哦哦哦,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公甫有些无措,连忙开口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