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有点惹不起

第三百六十六章 有点惹不起

  “哪里逃!”

  得势不饶人,卓沐风长眉一扬,再次疾纵追去。

  刚刚吐口气的解峰连缓一会儿的机会都没有,立刻吓得迅速后撤,身体带动道道黑气,左移右挪,最后竟故意绕到了苗向君的后方,大有祸水东引的意思。

  苗向君不甘心被人利用,奈何解峰的身法乃是一绝,连他都难以捕捉定位。更气人的还是卓沐风,那厮瞅准了他和解峰,再度使出外狮子印,大有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意思。

  “卓沐风,你发什么疯?”苗向君不得不挥刀直斩,怒声吼道。

  卓沐风笑道:“我没发疯,你们一个要我交代,一个早就等着和我交手,君子素有成人之美,我在成全你们。”

  你成全个屁啊!苗向君气得想骂人。他现在动手,等于是和解峰联手,若不动手,还不得让人以为怕了卓沐风,关键是卓沐风这疯子不给他退路,一个劲地逼他。

  又是一阵狂暴的攻击袭来,苗向君无从闪避,只得咬牙先挺过这一关再说。何况他也心中有气,看不惯卓沐风如此猖狂。

  一阵刀光的连绵劈砍中,苗向君的身体飘然从中退开,卓沐风俯身前冲,但气劲刚刚发出,却发现不仅没能重创对方,反而加速了对方的移动。

  “苗家的飞絮身法。”铁云戈冷冷说道,眼中掠过一丝意外。

  飞絮身法乃是五星轻功,至少在暖阳湖一战中,苗向君没有动用过,对方应该也是刚刚参悟不久。

  五星武学毕竟博大精深,像在场俊杰的年纪,能将内功和一门武学练到小成,已经是难上加难。如今苗向君又多了一门轻功,其表现出的实力大有甩开铁云戈的势头。

  左闪右避的解峰先是一惊,随后大笑道:“不愧是苗兄,你我二人联手,拖死姓卓的!”

  苗向君没有回应,而是仗着飞絮身法保持与卓沐风的距离。他已经想通了,既然卓沐风咄咄逼人,势必要有所回应,事情因对方而起,事后自己也能解释。

  思及此,苗向君疑虑尽去,满腔怒火彻底化成了战意。双脚用力一蹬院墙,身体与地面近乎平行,嗖的一声窜出,速度尽比解峰还快,最多也就变化不及对方。

  哪怕卓沐风都为之一惊,速度有时就代表主动,他知道自己跟不上苗向君的节奏,想也不想,立刻以内狮子印防护自身,以不变应万变。

  几乎与此同时,铿铿的劈斩声在他四周响起。橙黄色光罩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一道道影子遍布,往往前一道还未散尽,后一道又已诞生。

  在飞絮身法的加持下,苗向君的出手速度大增一截,看得众人瞠目结舌。假如他在暖阳湖就有如此表现,只怕落败的就是铁云戈。

  铁血盟的两名年轻人偷偷打量铁云戈,见其面若平湖,从外表丝毫看不出内心的情绪,也不知该失望还是庆幸。

  “内力强大是一方面,但交手胜败,考验的却是全方面的实力。”柏轻舟望着场中,淡淡自语道。

  话音还未落,自以为瞅准机会的解峰又开始进攻了,每每朝着苗向君的缺漏处下手,剑气疯狂搅动光罩,一次次试图瓦解卓沐风的防御。

  他十分狡猾,每次都用尽全力,但却仗着轻功稍触即走,绝不给卓沐风反击的机会。仗着苗向君顶在前方,解峰俨然变成了一位黑夜刺客。

  可众人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攻击威胁极大。一旦被他瞄准,你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偏偏还不知道何时会下手,光是这份焦虑和不安,就足以让对手在大战中做出错误的判断。

  至少换成大部分人,扪心自问,早已伤在解峰的剑下。卓沐风固然内力浑厚,可一直被动挨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看来光凭九字真言手印,不足以打败他们。”

  卓沐风的确被逼得有些尴尬了,虽然仗着离玄真气,他的内力已经达到了源源不绝的程度,可这只是理论上的形容。若每次都是高强度消耗,来不及补充,迟早也会耗尽内力。

  只能说,他太低估了苗向君和解峰。尤其是苗向君,他现在甚至觉得,哪怕是一对一,不动用真本事也休想拿下对方。

  这厮也不想想,人家好歹是顶级势力精挑细选出来的门面人物,修武十几年,又享用顶级的资源,哪是那么容易被击败的,真当顶级势力是吃素的不成?

  铿!

  情况来不及犹豫,趁着最后一层光罩未破开,卓沐风出手如电,倏然拔出了腰间的倚天剑,刹那间,一股半透明的晶莹内力化作剑气,宛如匹练般劈出。

  轰隆!

  雄浑的剑气不失犀利,但最特别的却是霸道,那股无坚不摧的力量裹挟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当真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竟一下子反客为主,将苗向君制造的大片幻影击碎。

  剑气擦过苗向君的异形刀,巨力顺着刀身涌入,竟震得苗向君的护体真气都发出爆响,身体亦随之一偏,幸亏在飞絮身法的卸力下,方才轻巧地退开。

  但另一边的解峰就遭殃了。

  先前他以为卓沐风在劫难逃,正全力一剑刺出,谁料恰好迎上了神剑诀之力,剑势被击碎,身体亦震得浑身酸痛,倒飞而去。

  见卓沐风左右连挥两剑,解峰嘿嘿冷笑,双脚凌空相扣,人如火箭般直冲而上。卓沐风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也跟着纵身而起,又是一剑横斩而出。

  让所有人惊诧的事情发生了,解峰竟在半空二度借力,恍如幽灵朝斜侧退去,他口中发出怪笑声,眼中一片狰狞。

  他就不信卓沐风的内力无穷无尽。凭他的轻功,存心要耗,迟早能耗得卓沐风精疲力尽,到时看这家伙怎么死!

  脸上的得意还未散去,空气中忽然弥漫出一股寒意,解峰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股寒意所笼罩,身体在瞬间僵麻起来,动作也为之一滞。

  离玄真气,水火相容,但到了卓沐风这个境界,却能剥离水火各自运用。只不过他暂时无法将离玄真气调出体外,只能借助剑招发挥。

  双手高举,卓沐风似缓实快地一剑斜劈,浩浩荡荡的神剑诀之力仿佛撕裂虚空,眨眼轰在面目惊骇的解峰身上。

  “噗……”

  宛如千斤巨石砸在胸口,众人听到了一阵清晰的噼里啪啦的骨碎声。

  解峰的惨叫透着无力,胸口更是当场瘪下去一大块,鲜血如浆液狂涌,翻滚在地上几圈后,连动都无法动一下,可知卓沐风这一剑有多猛。

  这是下死手了,围观众人看得牙缝发冷,后背生寒,都被卓沐风的手段吓到了。之前大家也不乏相互较量,可谁会像他这样?

  更夸张的是,一击得手的卓沐风仍没有罢手的意思,竟身体前冲,还要上前补刀,这是想把人直接做掉吗?

  众人都看傻了,幸亏关键时刻,那位站在巫媛媛身旁的巡山武者拦在解峰身前,手一挥,震飞了卓沐风:“圣武山,不得杀人。”

  卓沐风后退几步站稳,看了看地上死鱼般的解峰,仍有些不解恨。对方想拖苗向君下水,离间三江盟和苗家,苗向君能看出来,他又岂会看不出来?

  一旦真到了那个地步,他卓沐风也会被三江盟的人怨恨。可以说,这个解峰从头到尾都是居心叵测,更遑论交手之时,对方处处不离他的要害。

  卓沐风是真想杀了对方,刚才那一击他可没有留力,心中想着也许解峰挺不过去。

  谁知那位巡山武者已经发出指令,立刻便有两名中年掠入院中,查探一番后,抬走了解峰,看样子还有救。

  卓沐风急了,大喝道:“解峰,今天看在圣武山前辈的面子上,饶你一条狗命!下次挑战前,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没本事还学人猖狂。我要是你,早就没脸活了,活着也是被人耻笑的命!”

  这话说得太打脸了。

  半昏不昏的解峰,想到自己之前恨不得从苗向君手中抢人,再对比如今被人打得重伤垂死,无尽的羞辱感涌上心头,浑身剧颤,又是大口鲜血喷出,直接昏死过去。

  这模样吓得两名中年连忙检查他的状态,忽而面色剧变,匆匆朝卓沐风看了一眼,加速掠走。

  “解峰,你有种就留下,今日你我……”卓沐风还不放心,打算继续挤兑,最好是能把人给气死,那也不算违背圣武山的规则。

  那名巡山武者看得眉毛急抖,这什么仇什么怨啊,把人弄成这样还不放过,断喝道:“人都昏过去了,听不见了!”

  卓沐风一本正经道:“有的人脸皮很厚,很可能是装晕。”

  巡山武者听得瞠目结舌,他这辈子也算见过不少人,但像报复心这么重的,还是第一次见。

  围观众人也是感到牙疼,一个个看着卓大少爷的眼神已经不同了。这厮简直太狠了,想尽办法都要弄死解峰,嘴巴够毒,偏偏武功还高,有点惹不起啊。

  百里雁的小脸已经雪白一片,她想到自己被这坏人扯上了关系,今后还能甩脱吗?要是反抗的话,下场会不会和解峰一样。

  而就在这时,卓沐风已经豁然回头,指着苗向君道:“你不是要交代吗?我给你一个交代,三剑。”

  话音刚落,刷刷刷,卓沐风连挥三剑,三道五色剑光呈品字形冲出,快若迅光雷霆,刺得众人的眼睛都在抽痛。一些人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众人耳中传来砰砰两声巨响,最后是磅的一声,刺眼的光芒消失,等到睁开眼时,就见苗向君半跪在地,手中的异形刀摔在一侧,嘴角一滴滴淌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