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野性时代 > 572【大公司病】

572【大公司病】

  朱晓明回去在健力宝的内部会议上,提出他那套品牌战略与活动方案时,再度引起巨大的争执。

  因为健力宝并非是张国栋的一言堂,杨信派系、元老派系(罐头厂)、郑陈派系和MBA派系,都有人被调去健力宝那边担任要职。派系虽多,但只要不瞎J8乱搞,反而还有利于互相监督和竞争。

  但是,朱晓明这次的动作太大,只一个NBA中国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就让人感觉异想天开。更何况他要弄一个全国10万人参赛、直接影响1亿人的赛事活动,即便有其他公司分摊赞助费,即便能够申请体育、教育部门的拨款,健力宝需要消耗的资金依然大到没边。

  健力宝又是拆分重组,又是裁员买断工龄,现在还有大量固定资产没卖出去,资金消耗是非常严重的。之前疯狂投放电视广告和实体广告,就已经把健力宝的现金抽空了,如果按照朱晓明的方案执行,那要么去找银行贷款,要么寻求母公司喜丰借调。

  不管从哪儿弄钱,都会加剧健力宝的财务危机,而朱晓明的方案还不一定能成功。

  健力宝高层会议上,张国栋像个菩萨一样坐着,其他高管则轮番向朱晓明提出质疑。

  “你凭什么能保证NBA会跟我们展开独家合作?”

  “NBA一直想要开拓中国市场,而我们又因为姚明的代言合同,与姚明团队、火箭队有了初步接触。NBA的名头太过响亮,就像漂亮的女孩子没人敢追,我估计整个中国也就我朱晓明,会异想天开的寻求与NBA的合作。NBA只要有进军中国市场的想法,他们就只能选择跟我合作。请大家放心,我亲自带队去美国谈判,至少要签下两年以上的独家合同!”

  “你知道10万人参赛是什么概念吗?你知道一个直接影响1亿人的赛事是什么规模吗?怎么联络?怎么组织?怎么宣传?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这些我都有通盘考虑。我跟体育部门的关系不错,董事长又有教育部门的关系。那就直接找体育、教育部门牵头,现在姚明的势头大热,我们只要打着振兴中国篮球的招牌,相关部门是肯定会配合的,因为这对他们来说也是政绩。所以联络组织全国高校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我们来操心,甚至在宣传上我们也只需要辅助一下。你们别小看那些当官的,运作大型赛事他们有的是经验。”

  “红罐健力宝的市场售价是5元,有些偏远地方甚至卖6块5,大学生根本就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他们大多数都生活费有限,即便买饮料也首选矿泉水、可乐、冰红茶。你搞那么大的阵仗,耗费那么多资金,组织一场10万人参加的赛事,而且其中还包含高中生参赛,能成功转换出来几个消费者?”

  “品牌战略不能只考虑当下,更应该考虑未来。美国那边有个经典案例,通用汽车经常会把自己的广告,全部放在大学生群体当中宣传。而美国的大学生有钱买车吗?没有,就算买车也是买二手车。通用汽车又不傻,他们怎么可能做无用功。经过调查,每10个接触过通用广告的大学生,就有8个把通用汽车作为未来买车的第一标准。大学生代表着未来,他们是最有价值的潜在客户!”

  “未来是未来。问题是现在公司资金紧张,你要花的钱太多,而且不能很好的改变现状!”

  “你错了。我说大学生是最有价值的潜在客户,并不是说他们现在就没有消费能力。在座的诸位同事,你们年龄最小的也超过35岁了,你们对大学生的印象,恐怕还停留在10年以前。现在的大学生很有钱,特别是来自城市里的大学生,他们的消费能力甚至远超普通工薪阶层!”

  “……”

  朱晓明几乎是以舌战群儒的姿态,面对公司诸多高层的质疑,当场就说服了近半的反对者。

  最后,一直没有发言的张国栋,坐直身体说:“好了,讨论到此为止,我赞成这套方案。也别搞什么投票了,作为健力宝的总裁兼CEO,我有拍板决策的权利。出了问题我来担责任,总部那边我也会顶着,资金不够就找银行贷款。散会!”

  改革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面对千疮百孔的健力宝,张国栋一上任就大刀阔斧。而回头他才发现,自己从喜丰带过来的团队也不好使唤,喜丰已经渐渐患上了“大企业病”,很多时候观念守旧、反应迟缓。

  喜丰的这种情况很正常,几乎所有大公司都存在类似问题。只要制度是完善的,只要决策层不内讧,那么一定程度上还更有利于稳定发展。

  但健力宝不一样,绿罐健力宝的销量持续下滑,红罐健力宝又在开拓全新的市场。这等于说是再次创业,不能被大公司病拖累,于是张国栋就试图引入新鲜血液,好好刺激一下自己的管理团队。

  至于为什么绿罐健力宝销量持续下滑,因为这玩意儿的生产成本高,但终端售价又跟可乐差不远。于是零售商就犯难了,价钱卖得太低利润不足,价钱卖得太高又怕没销量,渐渐就有越来越多的零售商放弃健力宝。

  你很难想象,绿罐健力宝居然添加了天然蜂蜜,这特么生产成本能不高吗?

  也别怪张国栋黑心,他已经把原材料中的天然蜂蜜,悄然改成了人工蜂蜜,蜂蜜成本直接降为原来的三分之一。其实不管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里面含有的成分都一样,你非要说天然蜂蜜更有营养那也没办法。

  此外,健力宝原来的生产线也很落后,正在逐步引进新的生产线。

  只要把这一系列工作完成,健力宝的生产成本就能降低40%。出厂价立即就压下来了,终端零售商的销售热情也会提高,市场份额也会慢慢的回升。

  在张国栋的设想当中,绿罐健力宝的零售价为2.5元,红罐健力宝的零售价为5元——因为仓储运输因素,个别地区价钱会更高。前者以普通运动饮料的姿态出现,后者则定位为高端功能饮料,全方位的跟红牛展开竞争。(顺便一提,之前有书友说佳得乐也很猛,可能是你们记错了吧。百事集团2001年才收购佳得乐,2006年佳得乐才全面进军中国市场,此时中国市面上基本买不到。)

  健力宝的银行贷款还没到账,朱晓明就已经带人跑去美国。只用了一个半月时间,他竟然就成功说服NBA的官员,双方达成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且这个合同一签就是三年期限,健力宝还拥有优先续约权。

  在美国谈判期间,朱晓明还在用越洋电话远程操作,顺手把TBBA的全国赛事敲定下来,并且几个电话就让特步也跟着入伙赞助。

  而回国之后,看似千头万绪、复杂无比的超大型赛事,朱晓明配合体育、教育部门,各类工作居然做得井井有条。很明显,他不能脑瓜子灵活、嘴皮子利索,处理复杂的实际事务同样得心应手。

  这么一通操作,不仅让健力宝的高层目瞪口呆,就连喜丰总部那边都无话可说。

  神人啊,太鸡儿猛了!

  若非朱晓明资历不足难以服众,杨信甚至都想把他调去喜丰总部,负责整个集团的品牌营销战略。只要此人在健力宝工作一两年,再做出一些骄人成绩,调去喜丰总部是妥妥的,反正现在已经被列为重点提拔对象。

  喜丰渐渐患上大公司病,神州科技那边也差不多,沈复兴最近一年有些焦头烂额,他的自身能力渐渐有些不够用了。

  总体表现就是:神州科技某些部门人浮于事,采购销售部门贪污现象稍显严重,三大研发中心的小型项目组积极性不高,大型项目组存在争权夺利且影响进度的迹象。

  沈复兴也做出了各种改革调整,但收效甚微,现在已经不知该如何下手。

  这种情况类似于1997年的华为,当时任总也不知道该咋办,于是亲自前往美国各大高科技公司考察。正巧IBM刚刚从大公司病中脱身,任总立即决定拜IBM为师,五年学费总共交了40亿人民币。

  沈复兴在无可奈何之下找宋维扬诉苦,宋维扬直接说:“你交点学费给华为吧,我跟任总联系一下,让华为派一个顾问团过来。不要怕伤筋动骨,十年前IBM整治大公司病的时候,直接更换了三分之二的高层管理人员,半年内裁员4万多名员工,改革第一年巨额亏损80多亿美元,但第二年就扭亏为盈越来越好。”

  “那我试试。”沈复兴心里完全没底儿。

  宋维扬说:“你要痛下决心才行,谁挡道就对谁开刀,最大阻力就是你的嫡系人马!你要是完不成这个任务,那我就亲自下场,到时候我下手只会更狠。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着一点。”

  “明白了!”沈复兴决定向自己的心腹下手。

  那人是神州科技的元老,是刚创立公司时他亲自招来的,绝对属于那种能力出众的大功臣,但现在对神州科技的危害也最大。

  沈复兴已经私下敲打过很多次,但对方每次都是稍作收敛,过不了多久就变本加厉。是时候来一次狠的了,只要把此人拿下,立即就能敲山震虎,剩下的事情会好办得多。之前他留着不处理,一是出于个人情感,二是不知道后续如何操作,弄一个下去肯定会养出第二个,而且对全盘的影响也不大。

  现在则是全面的改革,仿照华为的“类IBM”管理模式,再跟神州科技的具体情况相结合,从制度上来改变现在的糟糕状况。

  沈复兴想了想,问道:“有些人和事,能不能留点情面?我不想做得太绝。”

  “你自己看着办。”宋维扬说。

  “好。”沈复兴干脆利落的挂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