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十二章 菜里下毒

第十二章 菜里下毒

  “感觉怎么样,年级第一名?”

  医务室老师中野花子,拉开床帘,坐在了一条榊的身边。

  “有中野老师的治疗,什么病不能好呢?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

  一条榊有些吃力地坐在床头,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学校的医务室。

  之前他只是听说过医务室的中野老师很年轻很漂亮、还很温柔,但是他自从穿越后就一直很忙,并没有亲眼看见。

  而现在,自己确实是亲眼看见了。

  嗯,真的挺漂亮的。

  中野老师的年纪差不多在二十四到二十八岁之间,这还是自己根据她大学毕业的年纪猜测的。

  实际上这位中野老师年轻地像一个高三的学姐......

  “呀,原来我们的年纪第一这么会讨女孩子开心吗?”

  中野花子将酒精中的温度计拿出,让一条榊夹在腋下。

  “呐,中野老师,请问你有男朋友吗?”

  刚夹好温度计,一条榊微笑地问道。

  “我可不喜欢年纪比我小的哦。”

  中野一花轻轻敲了敲一条榊的脑袋。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只觉得中野老师比我大个两三岁呢。”

  “两三岁?就你会说话,不过,老师可以已经大学毕业三年了呢。”

  原来毕业三年了啊。

  按照东京水崎高一新生的平均年龄为十五岁,也就是说高三毕业平均年龄为18岁,大学四年再加三年,二十五岁吗?

  但是在幻觉中看到的校服样式好像是当时的高一新生,

  也故事发生在七年前或者是八年前吗?

  “时间到了,温度计。”

  “果然与中野老师在一起的时光总是短暂呢。”

  一条榊将温度计交给中野花子。

  “还是有低烧,晚上温度会再上升,我给你开一点退烧药和一些冲剂,如果晚上烧的很厉害的话,一定要看急诊哦。”

  “好的,听中野老师的。”

  “是听医生的。”

  “好的,中野医生。”

  中野花子微微一笑,起身给一条榊拿药。

  看着中野花子纤细的手指,一条榊微笑地说道:“中野老师的手指很好看呢。”

  “谢谢啦。”

  “老师是有弹过钢琴吗?”

  正在踮起脚尖在药柜取药的中野花子微微一愣,轻轻说了一声“没有”后,便继续取药。

  “听说中野老师高中时代也是我们水崎高中的学生,老师......应该有进过钢琴社吧?”

  中野花子取完药,对着一条榊微微一笑:“没有哦,钢琴只是老师的业余爱好了,钢琴社的那些学生可是很厉害的,都是特长生呢。”

  “这样啊,那有些可惜呢。”

  “没有什么可惜的,有才能的人却没有得到应有未来,这才是最可惜的吧......”

  中野花子低下眼帘,在书写着病历单的手也是停了下来。

  “中野老师?”

  “哦,抱歉,有些走神了。”转过转椅,中野花子将药与写在可爱标签上的“注意事项”交给一条榊,“需要老师打电话叫你家长来接你吗?”

  “不用了,毕竟就我一个人在东京嘛。”

  “这样啊......那需要老师送你回去吗?”

  “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个小子。”

  中野花子温柔地点了点这个高一新生、但是对付女孩却是一套一套的男生的额头。

  最后,一条榊也是成功地蹭上了中野花子的顺风车回去,在车上,一条榊还以“就我一个人在家,要是高烧难退怎么办”为借口,成功要到了中野花子的电话号码以及line的好友。

  “多谢中野医生了。”

  “记得按时吃药。”

  “没问题。”

  挥了挥手一条榊与中野花子告别。

  看着渐行渐远的黑色轿车,强行打起精神,但是实际上虚弱地不成样子的一条榊脑袋一晃,要不是及时扶在这破旧铁锈的栏杆上,一条榊就得倒下去和楼梯接个吻。

  “呦?我们的一条帅哥难道又是劳累过度了,还别说,那个成熟的女性很不错呢。”

  就在一条榊就得自己真的要不行的时候,提着单肩包穿着校服短裙的智代雪走了刚好走了过来。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面前的这个名为智代雪的女孩更加的漂亮。”

  一条榊头昏脑涨,冷汗直冒,看人都是重影。

  “嗯,我接受了。”

  智代雪缓缓靠近一条榊,可就当智代雪距离一条榊只有两个身位的时候,在女孩面前扶着栏杆的男生眼睛一闭,直接往前倒了下去。

  “一条同学,你这样吃我豆腐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下意识抱住一条榊的智代雪在一条榊的耳边轻语。

  可是很快,一条榊背后渗出的汗水以及他急促的呼吸让智代雪感觉到极其的不对劲。

  “一条同学?榊?”

  女孩轻声呼喊,却无济于事。

  ......

  【任务:无人弹奏的钢琴教室】

  【任务进度:3/10】

  【任务概述:一首优美的曲子,一身白色的淑女长裙,一道甜美的笑容......】

  【任务要求:请宿主......】

  【任务更新提示:中野花子不是见证者,但是,中野花子知道一半的真相。】

  “乒乒砰砰......”

  铁锅与铁铲的碰撞声隐隐传入睡梦中一条榊的耳朵。

  感觉头疼欲裂的一条榊缓缓睁开眼睛。

  还是这破旧的天花板。

  不过,这也说明自己还活着,而且还在自己家里。

  缓缓转过头,在这几平方米的房间里,一个系着围裙、背影纤细好看的女孩正在将抄好的菜装入盘子里,另一个电饭煲中飘出冬瓜与鸭肉的香味。

  “你的电饭煲和电磁炉是哪里来的?”

  明白了情况的一条榊好奇(直男)地问道。

  这冷不丁方的一声吓得女孩一颤,锅铲差点掉在地上。

  穿着学生过膝长袜的女孩转过身:“喂!醒了就好好闭着眼等我叫醒你啊!这样子吓人很恐怖的。”

  “抱歉。”

  “嗯,我原谅你啦。”

  将菜放入餐盘中,再盛一碗米饭和鸭子汤,智代雪端在了一条榊的面前。

  看着女孩乖巧跪坐在自己的身边一脸兴奋期待的样子,刚拿起筷子的一条榊有点慌:

  “你是不是在菜里下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