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唐枭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唯恐天下不乱!

第二百八十九章 唯恐天下不乱!

  岳峰和李三郎本来相谈甚欢,彼此都非常的满意,尤其是李三郎,他非常能体会岳峰这样安排的深意和好处,对岳峰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同时他也意识到岳峰这样的安排,将会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好处,甚至可能因为这一微妙的改变,最终扭转他们父子的命运呢!

  然而,这个时候太平公主忽然说话了,很显然太平公主对此不满意。

  “好啊,岳峰你还真有本事,搞了半天,自己置身事外,拿着杨炯才子顶在前面!我们家三郎是个吟诗作赋的料子么?你就这般让他乱拜师?倘若回头三郎才学不够,拜了名师也没有能擅长吟诗作赋,这是学生不行还是老师不教啊?抑或是你这个让拜师的人居心叵测啊?”太平公主侃侃的道。

  太平公主这话说出来就有些咄咄逼人了,搞得现场很尴尬,岳峰脾气再好也有些恼火,他道:“那按公主的意思,微臣应该怎样做?”

  岳峰的情绪有波动,太平公主冰雪聪明之人岂能感受不到,她斜睨了岳峰一眼,心情没来由的感到了一丝舒坦。

  最近她的心情着实不好,因为她又嫁人了,那个武攸暨很厌恶她,因为是她害死了其妻子。而太平公主这边呢,她更是厌恶武家人,如果不是慑于武则天,太平一定会想办法把姓武的都杀光。

  正是由于这种厌恶,让太平的心情极其的郁闷,这种郁闷不同于薛绍被赐死时候的郁闷。薛绍死了,她很伤心,但是她并没有完全对自己的未来失去期待和期望。

  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未来也许还能遇到第二个薛绍,或者,她至少可以拥有另外一种幸福的生活,然而这一次,她和武攸暨的婚事让她彻底绝望了!

  武攸暨生活的区域和她生活的区域几乎没有重叠,两人虽然成婚了,但是彼此完全不接触,但是无形中,这样的婚约也将太平永远的束缚住,让她在思想上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自由。

  太平很痛苦,可是她在公主府收到的消息却是岳峰很风光,岳峰在洛阳令上左右逢源,干得风生水起,而且武则天对岳峰也是愈发信任,对其差事大力支持。她偶尔出去转一圈,洛阳百姓对洛阳令岳峰的评价也是空前之高。

  她觉得这个世界是完全灰暗的,可是耳中听到关于岳峰的消息却又是另外一个极端,岳峰的世界那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不知为什么,她的心情真的是很糟糕,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这便是今天她气鼓鼓的老找岳峰的原因,她一方面是为了李三郎,其实她主要就是想找找岳峰的麻烦呢!这小子,现在还成精了,她堂堂的公主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顺眼的男人,却硬是被这小子和无视。

  不仅如此,她这个公主现在混得还不如这小子风生水起,她心中哪里平衡得了?

  今天既然是来找茬的,那自然不管岳峰如何思虑周全,她都需要捣乱一番,这不,她眼见岳峰急了,他反而心情好了,也不管场合,当即道:

  “岳峰,我瞧着三郎诗书天赋并不突出,反而是好动擅跑,这样吧,他拜杨炯为师既然是你撮合的,那我也不说什么了,这事儿就成了!

  但是你是蹴鞠郎,一身绝技不能后继无人啊,三郎有这个天赋,那索性三郎也拜你为师,这不,你和杨炯两人同为三郎的老师,一文一武相得益彰,而且就你这点才学,却能和杨大才子平起平坐,这也是你有面儿,这个事情你觉得如何?”

  “呃……”

  岳峰一下愣住,她万万没想到太平公主会有这个提议,这……

  李三郎的脸色却变了,他觉得姑姑这个提议有些过分了,这不是逼着岳峰站队么?岳峰现在正当红呢,倘若此时他公然收了李三郎为徒,那外人会怎么看?无论是武家还是其他的势力恐怕都要把岳峰当成敌人了。

  那样一来,就凭岳峰这点小身板,他能够同时得罪这么多的权贵么?

  不过站在李三郎的角度,他一方面考虑岳峰的麻烦,但是他自己却又十分想成为岳峰的弟子,盖因为他第一次认识岳峰,就是岳峰赤手空拳,一人在禁军之中力斗鹰扬卫,当时的岳峰太威武了,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所过之处,禁军的将校兵勇竟然无人能与之为敌。

  李三郎自小就崇拜英雄,甚至发过誓自己长大以后一定要横刀立马,亲自去西北战场之上纵横驰骋一番,为大唐的江山开疆扩土。

  无疑,在他的小天地之中,岳峰的出现却填补了他对自己未来的一切憧憬。他如果有岳峰的那一身本事,何愁不能为大唐戍边征战,甚至是开疆扩土?

  杨炯这边呢,他本来对岳峰的突然袭击就很懵逼,因为他觉得这事儿可能不妙。现在公主殿下让岳峰和他一样,一起收李三郎为徒,这让他的心理压力大减。

  倘若岳峰不答应,那他便可以立刻和岳峰翻脸了,因为这足以证明岳峰是在坑他呢!倘若岳峰答应下来,现在岳峰的名头比他大多了,枪打出头鸟,别人都只会津津乐道岳峰收徒的事情,他可以躲在岳峰的影子中,那样他的压力小多了呢!

  岳峰环顾四周,个人的心思他都洞若观火,此时他心中真是一万头草泥马掠过,可是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眼睛看向太平公主正要说话,冷不丁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嘿,岳峰收三世子为徒,这有些不妥当吧!

  岳峰可是我内卫蹴鞠军的大总管,他是直接受陛下节制的,倘若他要另收弟子,需得陛下点头才妥当啊!”

  这个声音一响起来,全场大惊失色,大家齐齐看向门口,却见门口亭亭的站着两名女公子,其中一人英姿飒爽,正是内卫岳娉婷,另外一名女子则是温婉知性,颇具威严的上官婉儿。

  而刚才说话的女子是谁呢?这话是岳娉婷所说,她说得很认真,而且非常的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