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真不是科学家 > 第十九章 人工智能

第十九章 人工智能

  想让人工智能获得‘思考’能力,要先从行为模仿开始。

  就像人类的大脑,有几种重要的细胞分布海马体中,它们形成一种具备定向和导航功能的细胞网络结构,在存储记忆的空间中,定向认知,拥有一种‘寻找路线’的思维模式。

  计算机存储器就好比大脑的记忆区,李逸需要编写程序构建一个‘虚化空间’,让这个程序辨识认知空间中存储的信息,辨识,寻找,……。

  笔记本屏幕绿色的代码数据,犹如瀑布一般,疯狂飞泻。

  李逸略显苍白的脸色,浮起一丝微红。

  这段时间,李逸每天的睡觉时间没超过5小时,大脑超负荷使用,夜以继日的学习,研究,人工智能项目总算有突破性进展了。

  与特效软件的核心-虚化引擎相近,在这一核心构架上添加解析模块,学习模块,语言辨识,……,等等模块,完善智能核心结构,使得人工智能可以‘理解’资料存储库的内容。

  这是一个复杂的‘学习’过程,与暗粒子基础诞生的人工智能相比,因为受电子硬件的限制,微粒子核心构架的‘人工智能’进化速度不会那么显著。

  自检能否通过,‘学习’循环结构是否能成立,接下来,答案就要揭晓了。

  李逸完成最后一道程序的编写,双手在键盘上停止敲击,目光盯着笔记本屏幕,神情有点紧张,就好像在纳尔森祖星,他完成‘命匣’设计,无恒建造成功的时候,没由地激动起来。

  李逸轻轻敲下回车键盘,笔记本屏幕绿色的数据流消失。

  一窜中文字符突然跳出来:“我是谁。。。”

  看到这三个字,李逸眼睛不由一亮。

  成功了!

  人工智能好像成功诞生了,它这个问题是‘思考’的起点。

  自检重启后,人工智能成功开始寻找‘自我’,自我可称之:自我意识或自我概念,是个体对自己存在状态的认知,是个体对其社会角色进行自我评价的结果。

  “你是我创造的生命,我赋予你名字,叫你:韦德。”李逸在键盘敲击了几下,回复它的问题。

  “生命:汉语词汇,一指:生物的生存,生物所具有的活动能力;二指:事物借以生存的根本条件;三指:命运;四指:活命;五指:有生命之物,特指动物;六指:泛指生活;七指:生物学上认为生命是蛋白质存在的一种形式,我属于哪一种?”

  “名字,广义的姓名包括公民的姓氏和名字以及法人和非法人团体的名称;狭义的姓名仅指公民的姓氏和名字,某件事物的代号,称谓,我叫韦德了?”笔记本屏幕自行跳出一排文字,向李逸发起提问。

  见状,李逸欣喜地笑了,不厌其烦地回答:“你是一个数字生命,一个由数据构成的生命;从今天起,韦德就是你的代号。”

  “韦德,明白了!”屏幕显示几个字符,韦德回应着。

  “你的名字叫什么?”下一刻,计算机字符一变,韦德好奇地问。

  “我叫李逸,你也可以叫我鲁姆斯!”李逸笑着回复。

  两个名字的代号,让刚‘出生’的韦德犯了选择困难症,屏幕的字符静止不变,时隔了七八秒,液晶屏屏幕才换成另一窜字符。

  ”为什么你有两个名字?”韦德不解地问。

  看到这个问题,李逸开心地笑了,他这个回答目的是测试‘韦德’的逻辑反应,韦德这个提题反馈出了它的逻辑没有问题。

  在不知道如何判断的情况下,懂得不耻下问,这种行为有利于它纠正学习的知识,对它的成长有巨大的意义。

  “很多情况下,不会只有一个名字,同样,一个名字不代表同一事物,你要结合现实情况判断!”李逸耐心地回答,接着道:“入乡随俗,你叫我boss吧!”

  “好的,boss!”韦德回应道。

  看到韦德乖巧的回应,李逸突然有股酸楚欲落泪的感觉,离开这个星球有点希望了,‘韦德’的学习能力很强,别看它现在就跟幼儿一样,不用调教太久就能派上用场。

  “boss,能给我换具躯体吗?它限制了我读取数据的速度。”屏幕突然跳出一行字符,韦德向李逸要求道。

  “你在忍耐两天,现在没有好的设施帮你更换。”李逸笑着回应,华塑笔记本的配置确实很难满足韦德的运算需求,因为韦德的存在,现在整台笔记本一顿一顿的,非常卡。

  “明白!”韦德无奈地应道。

  接下来,李逸对韦德做了很多试验,测试韦德在各方面的反应。

  通过实验,李逸发现,‘韦德’基本上已经能满足强人工智能的定义,它拥有认知自我的意识,并且具有和生物类似的本能,对生存环境,安全,舒适度方面都有所需求。

  比如,韦德要求更高效率的‘躯体’,就是生物本能寻求自我进化,舒适环境方面的最好证明。

  与此同时,韦德的自我意识并未完全成长起来,它就像一个学习能力强大的小孩,需要其他人的引导,告诉它各种词语组成的内容,以及那些信息的意义。

  好在,这种成长的意识具备培养的性质。

  很快,李逸全身心沉浸于培养‘韦德’当中,不可自拔,连四方格的运营情况也无暇关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