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开始指导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开始指导

  袁州才将将挂断电话,门口就又响起了晚上好的招呼声。

  “晚上好,袁老板。”来人正是开古董店的宗默。

  宗默还是那副落拓的样子,穿着土棕色短袖汗衫,下身一条比较宽大的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头发微长有些卷曲的耷拉在肩膀上。

  整个人看起来就不是很精神,但脸色却很好,眼睛明亮的看着,举起一只手站在门口招呼道。

  “晚上好,宗老板。”袁州也点头回应道。

  “汪”一声清脆的狗叫响起,从声音就能听出这是宗默那只纯种二哈的声音。

  因为它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惊慌,显然是肉多多来了。

  “袁老板稍等。”宗默说完,换手牵绳子,然后托着二哈往一旁的柱子走去。

  边走宗默还不忘边说道:“知道你想和肉多多、面汤他们玩,我这就把你栓这里,你自己好好玩吧,我有点事,一会来接你。”

  说完,宗默完全不顾二哈罗密欧的抗拒,直接把它栓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而肉多多则踩着猫步一步步的接近罗密欧,倒是一旁的面汤狗头枕在自家媳妇米饭的身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狗一猫。

  因为这时候罗密欧已经怂的夹紧尾巴,并且整个狗都在后退,还把绳子都绷直了,简直是全身都在散发着拒绝的意思。

  但宗默却蹲下身拍了拍肉多多的猫头道:“好好玩,别欺负罗密欧就行了。”

  说完,宗默拿着一只木盒子就往袁州小店走去。

  这次宗默是直接进门的,当然进门前宗默还是擦干净手,打理了一番身上的狗毛的。

  “袁老板打扰了。”宗默开口还是很客气。

  “没有,我现在正空闲。”袁州摇头。

  “哈哈,那就好。”宗默笑着,然后把手上的盒子放在隔板上,接着道:“这是我最近新收的古物,我想着这东西袁老板你肯定有兴趣,所以我拿过来给你瞧瞧。”

  “哦?有心了,谢谢。”袁州道。

  “这有什么,我就是做这个的。”宗默摆手,然后也没卖关子,直接伸手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内容。

  盒子不大,方方正正的比一本书稍大些,一打开果然里面装着一本泛黄的古籍,看起来就年代久远了。

  封面的字呈竖排,袁州依稀能认出食物或是食材这两个字,这倒是让袁州眼前一亮。

  “这是关于食材的记载?”袁州问道。

  “说是也不是,因为这是一本记载的一些现在咱们已经失传,但是当时有的顶级食材的书。”宗默这话说的绕口。

  但袁州却是一听就懂了,宗默的意思是这确实是记载食材的书,但却记载的是以前那个年代有,而现在已经没有的食材。

  关于这点袁州熟悉啊,毕竟系统老是拿出一些失传食材,所以对于袁州来说他还真的很有兴趣。

  “好书,宗老板卖吗?”袁州直接问道。

  “哈哈……”宗默哈哈一笑,本想说送,但看袁州一脸认真的样子,又想起他送那俩玉瓶的艰苦经历立刻改口道:“当然,我就是做这生意的。”

  “我这是把古物找个适合它的人,这东西搁别人那里估计也就是值个年代钱,但给袁老板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宗默接着道。

  “嗯,但是你不能便宜,要按照市价来。”袁州严肃的开口道。

  显然,袁州也想起了一送几十万的那对玉瓶。

  “说价格前,我得给袁老板你说说这古物为什么值钱。”宗默没直接开价,转而道。

  袁州点头,认真的听着。

  “这古物他之所以有收藏价值,一个自然是因为时间久远具有一定的研究意义,以及考据当时历史的意义,但这都归属于文物类。”宗默头头是道的说道。

  “而另一个就是有历史名人使用过,比如李世民用过的就被,拿过的碟子这都是意义。”宗默接着道。

  “嗯。”袁州点头。

  “而眼前这个嘛,就是本宋代记载田间农事的书,既没有名人的加持,也没有太大的研究价值,所以这书还真不是很值钱。”宗默话锋一转的说道。

  袁州对于古董是真的一点不懂,毕竟隔行如隔山,但听宗默说的话还是挺有道理,也就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所以本来我想送给袁老板的,但看袁老板你不要,那就给个两千块就行了。”宗默洒脱的说道。

  “两千会不会太少。”袁州眉头微皱,因为这书对他来说还是挺有研究价值的。

  “不少,我收的时候就没花多少。”宗默道:“我刚刚说了这书得对人,要是我卖别人,人家还嫌两千多呢。”

  “好的,那现金还是手机?”袁州没多纠结,直接问道。

  “都行,袁老板你看什么方便就行。”宗默道。

  “那我给你转账。”袁州道。

  “好的。”宗默拿出手机的收款码,袁州直接扫了一下,然后付了两千。

  “承惠,已经到账了,多谢袁老板,我可是遛个狗就做了个生意。”宗默笑眯眯的说道。

  “宗老板你稍等,我把盒子还给你。”袁州并未多说,只是道。

  “好的,那我坐会儿。”宗默点头,然后坐在高脚椅上看着袁州小心的拿着盒子上了二楼。

  “稍等。”袁州点头,人就离开了。

  “袁老板哪哪都好,就是太较真,真不愧是圆规。”宗默摇头晃脑的感慨着。

  其实他就是收到这书然后专门来送书的,只是又没送成,只能贱卖了。

  想到这里,宗默又不禁心道:“还好我这口才还不错。”

  是的,宗默自然是以为他的这一番说法已经说服了袁州这东西不值钱了。

  而袁州也确实对古董的价值没有一个概念,但袁州从来不是一个占便宜的。

  虽然不清楚这古籍的具体价值,但对袁州他来说这东西属于很珍贵的古籍,那自然袁州不会占这个便宜。

  是以,一安置好古籍,袁州就在盒子里重新垫上心的绸布,然后从二楼直接去了素宴厅,接着往下去了那间专门摆放四季杯碟碗架的房间。

  整屋子的海南黄花梨木,看着就有些目眩神迷,但袁州却淡然的走到一个隔间里,那里堆着一些用剩下的黄花梨木。

  袁州小心的带上手套往盒子里装了许多的海南黄花梨木的芯材木屑,这样的木屑再研磨细致后可以直接用作香薰。

  而袁州从宗默的身上是闻到了香薰味道的,这才回礼了这个。

  装好木屑后,袁州盖上盒盖,脱下手套开始往回走。

  自然这次袁州还是原路返回的,等袁州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宗默已经在店里等了六七分钟了。

  宗默倒是没觉得时间久,毕竟存放古籍自然是需要时间的。

  “久等了。”袁州把盒子推到宗默的面前。

  “不久不久,没多会。”宗默摇头道。

  说着,宗默就要直接拿起隔板上的木盒子,袁州却再次开口道:“谢谢宗老板的古籍,对我来说很有用,所以我也准备了小小的回礼。”

  “咦?是吃的吗?”宗默一脸感兴趣的看着盒子道。

  “咳,并不是。”袁州这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乌海。

  毕竟谁会用刚刚装了古籍的盒子来装吃的,这也太不讲究了。

  “我都说了这古籍我收的时候真没花多少钱,袁老板你不用客气的。”宗默边说边眼神询问是否可以打开盒子。

  袁州默默点了点头,没接话。

  “啪嗒。”盒子就是普通的搭扣形式的,所以宗默毫不费力就打开了,然后又立刻啪的一身关上了。

  “哎呦,这是啥?这东西也太好了,这味道真是纯正,这是老黄花梨木吧。”宗默一脸惊喜又不敢置信的看向袁州。

  “嗯,我做木架剩下的。”袁州特意说明道。

  袁州这么说的意思是这对他来说只是剩下的边角料,不值得什么,但听在宗默耳朵里却让他胃疼。

  宗默是个开古董店的商人不假,但他也爱附庸风雅,喜欢熏香,这熏香和木头稍微有那么些联系,是以他一眼就看出,不应该说闻出这是纯正的海南黄花梨木的香味,还得是非常老的木材,还得是芯材才有这么好的味道。

  听听袁州说的什么,做东西剩下的,要知道这老海南黄花梨木头本来存世就不多,还做东西剩下了这么多木屑,宗默表示他真的有点胃痛了。

  “袁老板你的真的豪。”宗默咽了咽口水,只能佩服的道。

  袁州没接话,顿了顿才道:“你可以随意处置,谢谢你的古籍。”

  “袁老板你这可是客气了,我那古籍不值这个价。”宗默稍稍推了推盒子道。

  “无论什么东西都得在对的人手里才能有用,而这只是我做碗架剩下的木材屑。”袁州严肃的说道。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下次我收到这样的古籍再给袁老板你送来,你可不许给钱了。”宗默听着碗架这个词,沉默了好一会才下定决心,认真的说道。

  “好。”袁州考虑了半响,点头。

  “那我就不打扰袁老板了,明天见。”宗默小心的拿起盒子,冲袁州挥了挥手,直接走出了店外。

  “明天见。”袁州点头,看着人走出店外。

  而走出店外的宗默一边心疼那个碗架,一边心里又有收到黄花梨木屑的开心,简直不要太纠结。

  “这格局大气啊,老木头的海南黄花梨木的碗架,看来我还是格局小了啊。”宗默一手牵狗,一手抱着盒子,心里止不住的感慨。

  是的,宗默想起袁州那云淡风轻说碗架的样子都觉得自己小气。

  “希望我那玉瓶和别是摆在那架子上的,不然可真是对不起那架子。”宗默默默的想着,然后缓步回店里去了。

  另一边的袁州倒是没想那么多,看人走后就直接回楼上了,忍住了翻看古籍的欲望,先行整理起了明后两天需要教学的流程。

  袁州向来如此,对每件事都会有自己明确的规划,当然这也是有了系统后养成的良好习惯。

  做好计划,袁州看了会关于黔菜的全面记录,等到毛野关上小酒馆目送她桌上那趟末班公交车后,袁州再看了会书,和殷雅互道晚安后就躺下休息了。

  第二日,袁州照例在天色朦胧的时候起身,洗漱换运动衣然后下楼运动。

  因为下午约了柯森来做指导,和殷雅的每天下午的红酒之约自然只能改到了晚上。

  今天的袁州小店自然还是一切顺利,早餐、午餐都很是顺利的度过,午餐结束后袁州上楼洗漱了一番,换了件衣服一下楼就看着站在门口的柯森。

  柯森穿着正式的白色厨师制服,头上戴着帽子,身上雪白干净,像是随时要去炒菜一般。

  外面太阳毒辣,但柯森就那么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站在阳光里。

  “进来吧。”袁州道。

  “好,袁主厨。”柯森立刻应声,然后一步步走进店里。

  进店后,柯森一如既往的脊背挺直,双手紧贴裤腿,站在袁州面前微微垂着头,很是拘谨的样子。

  “不用这么拘谨。”袁州打开隔板,整个人走了出来道。

  “好的,袁主厨。”柯森点头,但显然还是有点放不开,有些紧张的样子。

  这次袁州没多说,只是走到樱虾墙景门前打开门,然后带着人边往里走边道:“我们去后院,那里有个简单的厨房。”

  “麻烦袁主厨了。”柯森道。

  “不麻烦,这是你应得的。”袁州道。

  “辛苦袁主厨了。”柯森再次道。

  “其实不用这么客气,你父亲柯林大师和我也算是朋友,所以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就可以了。”袁州语气缓和的说道。

  袁州一说起柯森的父亲柯林,柯森立刻就没那么紧张了,开口道。

  “是,我爸老是和我说这件事,说袁主厨您非常厉害,对黔菜的了解甚至还要超过他呢。”柯森道。

  “柯林大师太谦虚了,我对黔菜的了解应该和他相差无几。”袁州摇头道。

  “那您也很厉害了,毕竟您还懂川菜、粤菜、滇菜这些呢。”柯森佩服的说道。

  “学习厨艺自然是要不断专研的。”袁州道。

  “袁主厨说的对。”柯森点头。

  “嗯,就是这里,坐下吧。”袁州带柯森来到院子厨房这里,然后道。

  这个地方也是程技师出师考核的地方,自从那次搭建起来后袁州就没拆,这样也算有了简单可以交流的地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