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邪和尚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邪和尚

  此子出现,在场所有魂者的目光统统不约而同的朝他望去。

  来人身材挺拔,长发飘然,浑身散发着一股奇妙的凌厉。

  “此人是谁?”

  “不知道。”

  “虽然遮了面,不过应该是个年轻人!”

  “如此年轻冰家竟让他登台,而且遮了面...看来此子应该是冰家杰出的天才了!”

  大能们暗暗交流着。

  世家大族们为了保证自己家族的延续力,通常不会暴露自己家族的天之骄子,毕竟天妒英才,一旦这些妖孽天才被自己的敌人盯上,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为了保护势族的天才,公开场合内这些天才都不会公开身份,免得被人觊觎。

  只是...

  就算这个人是冰家的天才,对上这些大能们依然是凶多吉少啊!

  毕竟天才与强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这就是你们冰家要派出的第二个被挑战者吗?”青同剑主将视线从来人的身上挪开,人盯着冰海淡问。

  冰海点了点头,朝那边的管家挥了挥手。

  管家立刻跑了过来。

  “告诉冰阳,要他无论如何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不要主动攻击对方,以防守为主,待琴儿伤势好后,就把他换下来。”冰海凝肃道。

  “是,家主。”

  管家点点头道。

  “去吧。”冰海淡道。

  管家立刻转身跑到冰阳的身旁,低语了几句。

  不过冰阳似乎并未将管家的话放在心里,人直视着擂台,继而步伐一点,跳了上去。

  冰海见状,眉头暗皱。

  不知为何,今日的冰阳给他的感觉总是怪怪的,而且,他还莫名的感觉今日的金阳与往日是截然不同。

  就仿佛...他是个陌生人。

  “夫君,阳儿也是你侄子,琴儿出了意外,你可不能再让阳儿有事啊!”冰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望着擂台上年轻的身影,急忙说道。

  冰海回过神,停止了思考,淡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只要阳儿能稍稍坚持一下,给琴儿喘口气的时间,那就够了。”

  冰夫人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只看冰海上前一步,淡淡说道:“好了诸位,凌风剑大人的战斗已经结束,很庆幸,我们冰家暂赢一局,接下来是第二场,诸位大人决定好了第二场由谁登台吗?”

  逆道大君见状,不做犹豫,立刻纵身一跃想要冲上来,但那边的九霄玉女却立刻出手,想要将他阻拦,好让自己登台。

  只看九霄玉女那素手一扬,一道红色长绫飞出,如同灵蛇般缠向逆道大君。

  逆道大君双手一环,亦不知打出了怎样可怖的力量,那奇妙的红色长绫居然瞬间被分解、气化,继而消失不见。

  “什么?”九霄玉女脸色瞬变。

  但就在二人争斗时,一个疾影融入虚空,从二人身旁穿过。

  众人皆震,齐齐望去,才发现那邪和尚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擂台上。

  “混账!”

  “臭和尚,你居然趁我们不备!”

  “可恶至极!你好生卑鄙!”

  大能们愤怒无比,一个个是气急败坏。

  邪和尚却丝毫不怒,反倒是哈哈大笑道:“诸位施主莫要生气,贫僧向来喜欢普度众生,待会儿贫僧拿到了注灵法器,说不准贫僧会大发慈悲,复活你们想要复活的人呢!”

  这话一落,人们丝毫不喜,反而尤为愤怒。

  邪和尚如果会做好事,那还能叫邪和尚吗?

  “这个老秃驴还敢挑衅我们!哼,待会儿定要叫他好看!”白发老祖冷冷说道。

  人们皆是愤怒无比,不过事已至此,众人也不可能将邪和尚从擂台上拉下来,那样便是坏了规矩,给了冰家借口,到时候冰家随便把事情稍稍放大,就会借故立刻取消这场赌宝大会,所以谁都不敢乱来。

  木已成舟。

  现场逐渐安静下来。

  人们齐齐望着擂台中央,神情专注。

  “可恶,阳少爷怎么对上这股疯和尚了?”一名冰家强者瞧见登台的居然是疯和尚,顿时发出恼怒的低呼。

  “这个疯和尚,疯疯癫癫,邪乎的很,他下起手来定是没轻没重的,万一阳少爷不敌,那怕是要在他手中吃上大亏啊。”一名中年男子沉声道。

  “是啊,若是换上逆道大君与白发老祖,对方看在我冰家的面子上多半不会拿阳少爷如何,但这个疯和尚...那就不一样了!”

  “这下怎么办?”

  “以阳少爷的实力,怕不是这疯和尚的对手啊!”

  “情况恐怕会变得更糟糕!”

  冰家人窃窃私语,面露担忧。

  “族长,比赛要继续吗?”管家走来,小心的问。

  “不继续比赛还能如何?”冰海沉声道。

  管家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回答。

  “赛事继续,接下来只能看阳儿的发挥了!“冰海哼道。

  二人在玄金擂台上站定。

  玉麒麟立于擂台的边缘,化为雕像。

  一股暴躁的魂力在赛台上躁动着。

  “这位冰家少爷,您先出招吧!”邪和尚眯了眯眼,拿着个酒葫芦灌了口酒,笑着说道:“贫僧害怕一失失手,把你打死了,虽说无能之徒被杀,并不被人在乎,可您好歹也是冰家之人,今日贫僧来此普度众生,还是需要冰家配合的,你们也别太生气!”

  冰阳没有吭声,更没有出剑,他盯着邪和尚看了几眼,便迈开步子朝邪和尚走去。

  邪和尚漫不经心。

  冰海却有些恼了,人连连低喝:“阳儿,防守!不要随意进攻!”

  但...冰海的话语没有丝毫的作用,冰阳踏步走去,一往无前!

  他难不成还真想与邪和尚抗衡?

  不少人心惊肉跳!

  可就在这时...

  嗖!

  走向邪和尚的冰阳突然消失。

  “嗯?”

  邪和尚愣了下,待反应过来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赫然是冰阳。

  好快!

  邪和尚大惊失色,立刻后退。

  可下一秒,一只手已经抓了过来,直接摁住了他的脖子,将其朝地面狠狠压了过去。

  轰!

  庞大的玄金擂台瞬间狂颤起来,一股惊世骇俗的力纹从台面上炸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