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九天剑主 >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

  整个刑法之宫内瞬间沸腾了起来。

  “大人...我们是无辜的,我们也没想到那帮贼人来的这么快,我们这么点人根本守不住那批物资啊!”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

  “我们已经尽力了,求求您放我们一马吧。”

  “东莺大人,只要您不杀我,我愿意给您做牛做马!”

  ...

  哭喊声求饶声不绝于耳。

  这些魂者们全部被吓到了。

  不过想来也是,东莺的变态可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入了刑法之宫,那是不死也得脱层皮,更何况他们丢的是物资,他们哪能不害怕?

  他们可都是听说过了,创天虎丢了黑河,不仅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惩罚,连负责这次黑河防卫工作的人都死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而且...大部分人都死在了这刑法之宫内。

  可见东莺的狠辣。

  但这毕竟是白夜,不是东莺。

  “都起来吧。”

  白夜淡淡说道。

  这些人都没见过东莺,所以他也不打算去刻意模仿东莺的一举一动,而且变态总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他突然正经起来,也没有谁会觉得奇怪。

  “多谢东莺大人...”

  人们战战兢兢的说道,继而纷纷起身。

  “你们是哪个大人手下的?负责什么?”白夜询问。

  “回...回大人,我们是柳子建大人手下的,是负责给前线运送物资的。”人群里有人状着胆子战战兢兢道。

  “给前线运送物资?”白夜眼神顿紧,他凝了凝眉,低声道:“运送的都是些什么物资啊?”

  “魂丹、疗伤用的药草,还有修葺法阵机关的材料,那些法宝的运送不归我们负责。”似乎是见这位凶残的东莺大人没有露出什么残暴之举,众人的畏惧也都小了不少。

  “那是从哪条路线运送的?”白夜再问。

  这话一出,那些个魂者们脸色都古怪了起来,一个个是支支吾吾,都不吭声了。

  “嗯?”

  白夜眉头一皱,盯着这些人沉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何不说话?”

  “大人...这...我们的运送路线都是机密,轻易之下...是...是不能说的!”有一人忍不住开了口。

  “这样啊...”

  白夜点了点头,视线却是紧锁着那个人。

  片刻后,他站了起来。

  人们全是一颤。

  白夜顺着台阶走了下来,直接来到了那些人的面前。

  众人吓得齐刷刷的倒退了一步,恐惧与绝望重新爬上了这些人的脸。

  白夜停顿了三息,再度朝人群内走去。

  人群自行裂开。

  每一个人在白夜的三步内站着。

  直到白夜走到先前发言的那个人面前,方才停下。

  一双森冷的眼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那人。

  而那个人...此刻的身躯已经如同筛子一般,抖个不停,整个人的脸已经惨白无比,都快站不住了。

  “知道这里是哪吗?”白夜淡问。

  “知...知道...”那人战战兢兢的说。

  “知道的话,那我杀了你,应该也没人会说什么吧?”

  白夜淡道,一把揪住那人的头发,便朝外面拖。

  “我说!我说,大人,饶了我,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那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周围人根本不敢阻拦。

  但...没有任何作用。

  白夜径直将其拖出了人群,一掌将其拍碎。

  爆碎的鲜血与肉块朝四方溅去,如同绽放的玫瑰。

  剩余的人都快吓疯了。

  这一刻,或许他们才会觉得传言都是真的吧...

  其实白夜并不嗜杀,也不喜欢滥杀无辜,但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敲山震虎,杀鸡给猴看。

  否则他镇不住这些人。

  “现在,谁能告诉我你们运送的物资是走哪条路线吗?”白夜处决掉那人,再度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是连周天海!是连周天海!”

  “连周天海!”

  “是连周天海!”

  人们争先恐后的嘶喊着。

  每一个人生怕自己说慢了就会遭受白夜的屠戮。

  “连周天海?”

  白夜呢喃一声,旋而再问:“可知道除了这条物资路线,还知道哪些路线吗?”

  “这...这小人就不知道了。”

  “我记得还有好几条路线。”

  “大人,我知道,除了连周天海,还有七火山脉、广柳岛...哦,还有一条是从朝圣之地穿过的。”

  “朝圣之地?”

  “是的,因为朝圣之地魂者众多,人流混杂,我们的人会混到商队里将物资送到前线,这条线是属于隐蔽路线,知道的人很少,我还是从一名大人的近侍那听来的...”

  “那么...所谓的前线,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白夜再问。

  此言坠地,所有人的心脏都不由一停。

  他们纷纷望着白夜,眼神已经变得无比古怪起来。

  因为这些问题已经超出了这场判决本身涵盖的范围内了。

  而且...前线在何处,东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但碍于白夜已经杀了一人,这些人哪还敢有所隐瞒?一人径直开了口。

  “大人...是在荒蛮时空。”有人说道。

  荒蛮时空?

  白夜一头雾水。

  他没听过这个地方,自然也不知这是哪,但却又不显得陌生,应该是以前在哪见过这个词儿吧?

  “所以说,暗王朝跟神机宫是在荒蛮时空内争斗厮杀吧?”白夜再问。

  这回,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怀疑白夜的身份了。

  但白夜并不在乎。

  “大人,您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我们暗王朝的力量并未介入到荒蛮时空的战斗,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后勤补给,以及提供一些简单的支援,真正与神机宫搏杀的,是另外一个力量,也是我们的上级!”一名女子站了出来,紧盯着白夜道。

  “暗王朝负责后勤?”

  白夜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这怎么可能?

  与神机宫斗的...居然不是暗王朝?

  “大人...您怎么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不知?”

  不知是谁装着胆子再度问了一声。

  但,白夜却是坦然回答:“因为我不是真正的东莺,真正的东莺,已经死了!所以我对这些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