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270章
  在另一边的山洞之处,老孙他们一群人正在里面等待着,虽然洞穴整个晃动不已,可是始终一层微弱的霞光在他们头顶上,保护着他们。

  在他的对面是老婆婆,此时她怀里抱着一个精壮的年轻人,一身的血色伤痕布满全身上下,要不是其他人帮忙,带回来他儿子,说不定他们三个都要落在外面。

  “老孙,你说那个石磊能打过妖怪吗?”趁着稍微平静的一会,一个人好奇的问道。

  “肯定能,你是不知道他的厉害。”老孙倒是信心满满。

  虽然众人问了好几遍,但是还是每过一会都有不同人的询问,只是为了压制那心中的恐惧。

  而老孙也明白这点,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解释道,只是看向自己昏迷不醒儿子的时候,眼中才会出现一丝忧愁。

  而在天空之上,古争所控制的山峰终究还是溃散了,毕竟对方有源源不断支撑,不过古争也知道这一幕,没有感到失落。

  蓝星哼哼道,“还有什么本事一并使出来吧。”

  话音刚落,面前的两道巨剑相互碰撞一下,‘锵’的一声脆响。

  从两者交界处,一道黑白之气从中而出,不过这光柱仅仅有手指粗细,也没有了那一丝阴阳之气,不过胜在数量很多。

  此时他感觉对方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修士,也没有太好的法宝,也没有奇妙的法术,自己心中涌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要把对方给干掉。

  因为在那一边的碎石下方,一旦非常虚弱的气息从中出现,他的老朋友还在下面,他当然想救他。

  随着对方不断的敲击,古争在天空不断的躲闪起来,虽然攻击力不强,但是古争想到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对方的难缠程度似乎有点高,古争可不愿意在受点伤耽误时间,

  尤其在听到雪儿被抓和赵满即将遇到危险,自己可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出现什么事情。

  对方只是让两柄巨剑来回射出光束,自己则是打入一点点黑气,不断的他面前的古镜上面凝聚起来。

  伴随着古争身形速度的减慢,愈来愈多的光束都击中古争身外,如同急骤的暴风雨打的整个护罩涟漪不停。

  ‘噗噗’之声不断响起。

  蓝星突然抛出手中宝镜,那宝镜在天空上化为一团黑雾,极速朝着古争袭来,古争左闪右躲,但是对方的速度明显更快,很快就被那一团黑雾包围。

  待到所有黑雾全部把古争包围,一个紫色偏黑的圆形护罩猛然出现,把古争围困在其中,里面充满了无比诡异的紫雾。

  “砰砰”古争一拳拳打在护罩上上,可是它却纹丝不动,看来异常的坚固。

  “哈,你受死吧。”蓝星看到后,哈哈一笑,原来对方只是一个气势足的软脚匣,自己有些神经过激动了。

  却没有想到,比他防御更加惊人的贝尘都被一拳给打个半死,为什么在他面前却没有展现多大的威势,仿佛他是金仙中期,古争是金仙初期,两个人掉了个翻。

  蓝星当然想过,但是他认为对方只是肉身强大一些,而且自己的法宝更是强力,所以才被自己压着打。

  手中一团刺眼的青色光芒开始出现,无穷的可拍的威势在胸前聚集,一丝丝闪电开始在其中凝聚,看来是他的强力杀招之一。

  “你是谁,为什么我在这里没有听说过你。”古争此时身上被紫色的烟雾都快给覆盖全身,突然开口说道。

  “你当然没有听过,我可是许多年都没有行走,想当初,我蓝星的名号也是响彻一方,能止婴啼。”看到自己即将杀死古争,蓝星也兴奋起来,看来这些年没有动手,自己的身手依然没有下降多少。

  “哦,是吗?”古争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浑身一抖,身上的紫雾浑然消失不见,“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

  说着,古争拿出一本诗集一样的手册,轻轻的翻开,手一抬,一个毫笔径直出现在手中。

  “蓝星,上古天庭隶属妖师鲲鹏直属手下。”说道这里,古争抬起头,惊奇看了对方一眼,没想到对方也是远古人物,而且身份貌似还不低,怪不得如此厉害。

  “那是?”蓝星惊异看着看着古争手中的东西,一股大难临头的感觉出现在心头,自己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也听人说道,难道真的是?

  古争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不在关注,不管对方如何身份,都要处于自己的审判之下,抬起判官笔往上一勾。

  那蓝星在看到判官笔上出现光芒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心中猜想的事情没错,没想到自己大意之下竟然犯了如此重要的错误,浑身一转,一个巨大的鸟禽出现在空中。

  两只三丈长得翅膀,浑身有黑黄字三种颜色,身下竟然有七只利爪,一个尖细的头颅,现在正在疯狂的啼鸣,一层层的巨大的声波在空中不断涟漪,身前两个巨剑瞬间合在一起,开始缓缓旋转起来,一个黑白相间的漩涡出现在其中。

  而那边古争的第一笔已经开始勾下,只听古争外面的护罩一声咔嚓碎响,那个护罩再次化为一面古镜,四分五裂的摔落在地上。

  而那边蓝星知道自己的宝贝在面对此时,也无法发挥多大作用,而且他甚至面对人书,哪怕只是一个天仙,自己都战胜不了对方。

  不过自己的宝镜还是给他争取了那一线生机,一个袖珍的小鸟从他身子中猛然飞出,直勾勾的射入眼前的漩涡之中,而此时古争的第二笔还没有来得及勾下,连同两把巨剑化成的漩涡,就消失在这里。

  “砰”

  失去任何活力的肉身,重重的天上落下,而蓝星本人的已经用类似元神秘法逃了出去,不过代价也十分沉重,这也是他最初一点恐惧之色都没有的缘故。

  “不亏是曾经的妖庭中人。”古争心里想到,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即使古争知道对方要逃跑,也无法阻挡住对方。

  那两柄巨剑看来不凡,竟然能带着蓝星逃离此地,哪怕自己之前布置的禁制都无法阻挡对方。

  在山峰底下也没有气息,仿佛已经死了一般。

  古争也没有在意,在扫视一番后,发现有几个残留的小妖,其中就有那个指使自己的家伙,至于虎妖和只见过一面的兔妖,两个不见了。

  随手把那几个受伤不轻的小妖给解决,古争还发现了几个来不及逃进去的人类,他们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自以为很聪明,但是没想到战斗的声音把他们也给活生生震死了。

  在确信外面没有任何威胁之后,古争这才走向一边的角落里。

  在里面躲起来的人们,在听到一丝惊恐的悲鸣后,外面在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只有他们一群人粗重的呼吸声。

  “是不是石磊把对方给消灭了。”稍微沉静一会,一个和老孙一个村的后辈,终于沉不住气,朝着一边的老孙问道。

  “我猜应该是赢了,你最后没听见那一声妖怪的叫声,多么害怕。”老孙心里一阵苦笑,自己哪能知道,不过还是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大家脸上明显一阵兴奋,纷纷低声讨论起来,甚至有一个人悄悄的来到老孙面前,想要自己拜古争为师,让老孙给递句话,让老孙一口给拒绝了。

  自己什么身份,还是有自知之明,当时即使自己不救他,估计也没有什么事情,反而还帮助自己不少。

  “老头子,你看看锋儿,他怎么回事?”正在此时,旁边传来自己老婆焦急的喊声。

  此时孙峰脸上潮红,浑身却冰冷无比,但是一半身子热一半身子冰凉,老婆已经把他放在地上,一只手掌起了满手水泡,另一只冻成一团寒霜,可是似乎没有知觉,不知道痛疼一样,眼里着急看着他。

  “我来看看。”还没有等老孙回答,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响起,众人一看,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朝着里面走来。

  “石磊,你把妖怪给消灭了?你没事吧?”老孙抬起头一看,就是当初救下的石磊。

  “没事,大家已经安全了。”古争说着,这边就来到的孙峰的面前,打眼一看,就知道只是一些妖气入体在体内乱窜,古争在他胸口点了两下,孙峰吐出一口略黑的鲜血,身上的症状就快速消退下去。

  “太好了,哎呦!”老婆子这才舒了一口气,脸色也舒缓起来,这才发现手中难以忍受的痛疼,忍不住痛呼起来。

  古争手指一弹,两道青光打在她手上,就帮助她医治好了,看着大家一副疲惫,甚至有一些人还有留着鲜血的伤口,那是一些小妖虐待留下的伤痕。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道青光在头顶发出爆炸,化为点点细雨从天融入大家的身体。

  大家惊奇发现自己身体在肉眼可见的恢复着,就连精神都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仿佛睡了几天几夜,特别舒爽。

  “谢谢石磊仙人。”众人纷纷感谢到。

  “我家锋儿怎么还不醒,是不是还有其他问题。”孙老婆婆在一旁焦急的喊道。

  “没事,他只是受伤有些严重,回家睡几天就好了。”古争安慰道,她才放下心来。

  “好了,大家赶紧走吧,我把大家送回去。”古争觉得出来几天了,玄村长那边改着急了,就打断他们的议论。

  几个年轻人上来小心抬着孙峰,在外面古争已经准备好了工具,来帮助他们从这里出去。

  其中一些人从过往的旅客,还有一些人是城市中人,把他们放在湖边,在他们的感谢下,古争就带着孙老他们一些人回村里。

  在村里,玄村长带着几个人一直在门口守着,经过这几天的收拾,至少明面比之前好多了一些,可是几天过去了,古争他们还没有回来,让他们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

  当远处鱼群人开始露面的时候,玄村长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尤其看到大头的是老孙一行人,更是激动的不得已,连忙喊大家出来迎接。

  几乎全村里的人都出来了,整个场面非常感人,他们村里被虏去的人,一个都没有损失,全部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对了石磊呢,我怎么没看见他?”等到玄村长心情稍微平静后,擦拭着眼角的泪花,突然想到,好像自己没有看见他。

  “刚才还在这里,难道对方已经走了?”老孙环顾一周,确实没有发现古争的身影,怀疑的说道。

  “恐怕已经走了,尽然你们平安回来了,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时,毕竟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玄村长看着天边,呐呐自语道。

  “村长,村长,这是石磊大人在路上偷偷给我,让我转交给你,结果一激动给忘了。”就在这时,从后面跑过来一个年轻人说道,同时手中递过来一个小小的包裹。

  玄村长打开一开,里面只有一个玉瓶,轻轻一摇几颗清脆的声音从中发生,同时一股清泌的清香从瓶身传来。

  “谢谢!”玄村长冲着远方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村长?”那个年轻人还以为在和自己说话,不由得问道。

  “没事,你赶紧和家人团聚吧。”玄村长看着众人开始各自回家,欢快的笑声在整个村子里面回荡。

  毕竟人都回来了,妖怪也都被消灭了,好日子还在前面等着他们。

  而在那个山洞里面,此时静悄悄一片,在一堆小山坡上,突然一个碎石不稳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在这空荡的坏境中尤其刺耳。

  直到石子落在地上,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过了一会,那个山坡开始晃动起来,无数的碎石开始从上面掉落。

  ‘砰’的一声轻响,一个人影从里面冲了上来,看着远处一个巨大的尸体,眼睛中露出一丝悲哀的眼神。

  自己虽然之前通过假死,来逃过一劫,但是外面的动静自己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从那些被拯救的人类口中,得知原来是自己抓一些人类,结果正好有一位仙人得过其中一个人的恩惠,路过这里看往他人的时候,正好遇见这件事。

  好歹不歹自己人也把那个人给抓回来,结果引来了那个人,而且还潜入自己洞中,趁其不备。一击就把自己给重伤。

  谁能想到一个金仙中期人竟然也做如此偷袭之事,这次受伤不亏。

  要是知道引来这等人物,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招待他,果然他一来就没有好事情,结果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此时他身上还有一小半没有愈合完毕,一直胳膊仿佛都要脱落下去,紧紧连着一层皮肉,只是一团浅蓝的光团在上面,要不然在就掉下来。

  贝尘也没有给老朋友收拾尸体的念头,趁着对方离开这里,自己也要赶紧逃离这里,至于什么妖族复兴也好,还是聚集一起找一个安稳地方,他都不想在参与。

  这个时间毕竟不是曾经妖族的天下,曾经在辉煌的过去,也只是过去了,自己还是夹着尾巴,继续等待时机。

  再不然,就回到深山潜修去,离开世界争飞,虽然机遇无限好,可是危险同样多。

  稍微再口中扔进去几枚丹药,贝尘头也不回朝着暗河方向飞去,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值得自己留恋,哪怕是自己居住了几万年的地方。

  在他寂静坠入河中的时候,只见一层金光猛然浮现在水面之中,贝尘一个急停,差一点就碰触到。

  “你想去哪?”一个淡淡的语气从后面传来,却让贝尘心里拔凉拔凉。

  因为,那个煞星竟然没走,一直在这里守着自己。

  其实只是古争在这里留下的一道监视法术,在发现不平常动静之后,就离开庆祝的人群飞速来到这里。

  “我只是去想,只是去想散个心。”贝尔艰难的转过身子,连蓝星都栽倒对方手里,自己连蓝星都不如,何况现在自己是重伤状态,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我觉得你可以不用去了,怎么样,有兴趣喝两杯吗?”古争饶有兴趣的站在上面,自己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雪儿她们怎么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当然不想。”贝尘话还没有说完,整个身子蓝光一闪,一个只有脑袋大的贝壳猛然朝着下方钻去。

  水面的金光瞬间就被突破,但是古争丝毫没有其他动作,反而真格身子降落在地面,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一点也不担心对方会逃走。

  很快,水面上再次浮起淡淡的水波,刚才逃走的贝尘再次冲了上来,浑身一闪,再次变化成之前的样子,垂头丧气的对着古争说道。

  “好吧,你说在哪里。”

  古争呵呵一笑,指了指已经有些破损的大殿,自行飞了过去。

  贝尘也无奈了飞了过去,没办法,在下面唯一的通道处,一层金光在此封锁了那里,尤其后面还有一杆笔和一本书籍,那杆笔在水中不断划出一道道金光,显示的赫然是自己的名字。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蓝星也死在对方之手,那些人类肯定知道自己的名字从而透漏给他。

  只要自己不能一瞬间离开他足够的范围,那么下一秒也就是自己的死期。

  大殿中现在是一片狼藉,古争也没有在意,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上面,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贝尘。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全部都说不来,我以我的灵魂起誓。”贝尘同样坐在一个椅子上,无奈的说道。

  事到如今,对方留自己一条性命,除了想问一些问题,根本没有别的事情,因为他们谈论的事情他肯定敢兴趣。

  “说吧,就把你所有关于这件事的一切都说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