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鬼谷医仙> 第1765章 爆发
  秋强和秋柄祥对视一眼,他们的双眼呈现出现股按捺不住的喜意,他们早就期待着父亲出手干预这件事情了,现在等了客以久,父亲终于借着这次机会暴发了。

  “凭什么?”秋若盈一昂头,她冷笑道:“我二十多年费尽了心血,才把秋家做到现在的规模,你一句话,就想把秋家带走?”

  “那又怎么样?秋氏集团是我交给你的,现在我有资格收回来。”秋凌岳一拍桌子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管不了你了。”

  “你不仅是老了,而且还糊涂了。”梁雪推门走了进来,她冷笑道:“有些话,我姐不能说不能骂,因为她是你女儿,如果她说出来了,那就是大逆不道,所以这些话,我替她说出来。”

  “你算是什么玩意,秋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横插一脚了?”秋凌岳愤怒的盯着梁雪,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在跟他唱反调。

  “我不是玩意,难道你是玩意?”论撕逼,梁雪可是从来都没有怕过谁的,在秋氏,她除了对老太太有感情之外,其他的人在她眼里,就是一群垃圾。

  “一个连下人都称不上的女人,也有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梁雪,你是太把你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吧。”秋柄祥阴沉着脸道。

  “是啊,在秋家,我连下人都称不上,但就是我这么一个连下人都称不上的女人,却管着你们秋家所有人的生活起居。”梁雪冷笑道:“现在开始,我撤了你们秋家所有的家政下人,断了你们所有的财务,我看你们还怎么嚣张。”

  “你敢,我们秋家人,什么时候要你这么一个放荡的女人指手划脚了。”秋强大怒,他感觉手都在发抖,太欺负人了,这些人真的是太欺负人了,他们简直没有把人放到眼里。

  梁雪算是什么玩意?她一个家里人死绝了的孤儿,老太太看她可怜,这才把她收为义女,可是就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居然也能掐着秋家的命脉。

  “我为什么不敢呢?”梁雪笑了:“你们别忘的,你们所持的干股,我可是随时都有权利收回的,秋氏的事情,你们说了不算。”

  “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秋凌岳怒吼,他觉得是时候拿出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来压压这么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了。

  “来人,你们没有听到我的话吗?”秋凌岳叫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应,他不由得更怒。

  什么时候他秋凌岳在这里的话都不管用了?他好歹也是秋家的一家之主吧。

  梁雪笑吟吟的上前,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冷冽:“我的家主,你难道忘了吗?秋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是秋氏集团派来的。”

  “您身边一个丫环,您手底下的一个保镖,一名管家,都是秋氏集团派来的,现在秋氏集团的实权人物,是若盈,不是你,呵呵,你这个秋家的家主,说白了,都是自封的。”

  “你…”秋家爷俩有些傻眼了,这么多年来,他们的生活过的太安逸了,安逸的他们都忘了自己的本分了。

  是的,现在秋家的一切,都是秋若盈赐予的,如果没有秋若盈的话,他们根本屁都不上,秋家上上下下,全指望秋凌岳眼的不孝女养活着呢。

  “秋若盈,你是不是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到眼里了?”秋凌岳盯着秋若盈,他心里还报着最后一丝希望,毕竟,这是他的女儿,他只希望秋若盈顾念着父女间那一缕情分。

  “爸,您现在想起来,跟我谈父女之情了?”秋若盈笑了,她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在你眼里,我一直是那个不孝之女,我丢了您的脸,姗姗在您眼里,就是一个野种,她的身份现在都不被你承认。”

  “她是我女儿。”秋若盈的声音无比的坚定,她一字一板的说:“从小到大,她没有父亲,本来就缺乏关爱,可是你们秋家是怎么对她的?”

  “现在您想起来我是你女儿了?呵呵,您忘了,当初我和林浩宇的事情,您是如何反对的?您又忘了,在那个局势动荡,我最绝望的时候,是您一手把我推到秋氏集团那个火坑里,那时候,您把我当成女儿了吗?”

  秋凌岳不说话了,是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把秋若盈当成自己的女儿,他只觉得未婚先孕,她丢了自己的人,丢了秋家的人。

  因为他的缘故,所以秋家所有人都看不起秋若盈,哪怕是她一手执掌了秋氏集团,一手把秋氏集团做强做大,做到世界一流。

  对于她,的确是亏欠了太多,但秋凌岳不肯承认自己的过去,他好歹是秋家的家主啊。

  “我是秋家的家主。”秋凌岳咬牙切齿的说:“现在,我要求你交出秋氏集团所有大权,秋氏集团,不能掌握在您手里。”

  “呵呵,我掌控秋氏集团二十多年了。”秋若盈笑了:“在秋氏最困难的时候,你只想把这场烫手的山芋给丢掉。”

  “现在秋氏集团壮大了,您又想着把秋氏集团给收回去,那我问你一句,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秋若盈脸上的笑意消失,生平第一次,她的脸冷的几乎像是一块冰一般。

  “不孝之女。”秋凌岳大怒,他吼道:“现在我驱你出秋家,以后你与我们秋家在也没有一点关系。”

  “你这么说,是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吗?”秋若盈又笑了。

  “对,我现在就要与你断绝父女关系。”秋凌岳怒道。

  “那也就是说,我和秋家,在也没有一点瓜葛了?”秋若盈脸上的笑意更浓。

  “对,你与秋家所有的人,在也没有一点瓜葛。”秋凌岳斩钉截铁的说。

  “呵呵,那好。”秋若盈站起来,她淡淡的说:“李院长在外面吗?请进来了下。”

  本来这房间是被秋若盈的保镖围的水泄不通的,那个李院长也在这里候着,他清楚秋若盈是什么人,而且他的医院是非盈利性的医院,秋若盈每年都要往医院里捐一笔为数不少的资金,以保证医院正常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