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深夜书屋 > 第八十三章 上古

第八十三章 上古

  “呵,遛弯儿呢?”

  这一幕,看起来像是住在村儿里饭后一起出来散步消食的小两口,

  路过村口时,遇到了蹲在那儿抽着旱烟的王大爷。

  不过,半张脸显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形象这般的接地气;

  还没等周泽发问他先前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

  就看见半张脸身上当即释放出了一条条血雾,

  整个人的气机在转瞬间就变得无比冷冽!

  然而,赢勾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在这似真似幻的幻境里,他倒是能够脱离周泽身体的束缚,以意识的存在形式独立出来。

  且面对半张脸的忽然暴起,

  赢勾直接又是一脚踩了下去!

  “砰!”

  半张脸宛若一枚出膛炮弹,被踹飞了出去。

  “额……”

  周老板还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他们就直接打上了。

  “呵呵…………”

  阴森的笑声再度传来,

  先前才被踹飞的半张脸再度出现在了前方,其全身上下都有诡异的血线在流转。

  然而,

  赢勾的身形再度向前,

  对着前方的半张脸,

  又是一脚!

  “砰!”

  半张脸再度被踹飞了出去。

  “轰!”

  刹那间,一声巨响传来,一只巨大的赤红色手臂自地下钻出,直接攥向了赢勾。

  赢勾的身形一顿,四周的空间当即扭曲,紧接着出现在了手臂的上方,而后,又是一脚!

  “砰!”

  赤红色的巨臂在此时像是被炸裂了的燃料缸,四周的街道行人,仿佛都经历了一次重新粉刷。

  赢勾的身形落在了道路的中央,

  弯腰,

  伸手,

  一把将下方躺着的半张脸再度提拉了起来。

  “喂,我说…………”

  周老板这边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自己认识的俩人忽然打起来了,你总不好意思就站在旁边看戏吧?

  只是,还没等周泽把话说完,赢勾就直接掐着半张脸的脖子将其举起来后,再度松手,

  随即,

  对着下落中的半张脸,

  又是一脚!

  “砰!”

  半张脸再度被踹飞了出去。

  不过,半张脸到底是半张脸,接连地打击后,他也能继续站起来。

  然而他复生归来本就没什么积累,外加先前才刚刚和末代府君在海上干了一架,这会儿更是没几分气力剩下的了,所以在面对赢勾时,他真的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虽说赢勾也没真的复原多少,但不管怎么样,总比眼下半张脸的情况要好得多。

  “呵呵呵…………”

  半张脸的身形有些踉跄,但他的眼眸里,却依旧带着赤红色的愤怒。

  如果说,先前在书屋二楼的卧室里,他的暴走,是因为情绪彻底失控的缘故。

  那么现在,经历了和老道在大海上的发泄后,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则是冷静后的选择。

  “你说,我对于你而言,算是什么?”

  半张脸手指着自己的脸,

  “算是什么?算是什么?算是什么!”

  “嘶…………”

  周泽忽然觉得后槽牙一下子酸了起来,本来挺火爆挺热血的一个氛围,像是忽然被琼瑶阿姨串场了一样。

  赢勾似乎不打算再继续浪费力气去对半张脸出手了,打一顿,也就好了。

  你想弄死他,很费事,况且都这会儿了,他也懒得去想办法弄死他。

  赢勾开始向前走,走了一段距离后,赢勾放缓了脚步,问道:

  “不散步了?”

  “散啊。”

  周泽马上跟了上去。

  就这样,散步,又开始了。

  只不过,和先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是赢勾走在前面,周泽跟在后面。

  周泽时不时地还会回过头看看身后,他没能看见半张脸跟上来,但能够清晰地发现,身后不远处,一直有影子在闪烁,视线在那里会产生折叠。

  口嫌体正直,那货,还是跟上来了。

  可能是因为赢勾走在前面的缘故吧,四周的风景,开始呈现出一种迥然于先前的风格。

  高楼大厦开始慢慢敛去,

  车水马龙开始逐渐消失,

  慢慢出现的,

  是充斥着一种原始气息的景物。

  村落,城墙,山石,

  以及,

  走到前方,

  脚下出现的恐怖峡谷。

  周泽低下头,看向峡谷深处,刹那间,一条巨蟒忽然从里头窜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浓郁腥味。

  虽然知道这是假的,但周泽还是本能地抬手去阻挡。

  “砰!”

  巨蟒被掀翻在地,

  一个身披着兽皮头发长乱的男子出现在了周泽的视线之中,他的双脚像是嵌入了岩石层中,同时,一只手压住了巨蟒的身躯,另一只手则持一把黑色的晶石短刀,对着巨蟒就是一阵猛刺。

  按理说,巨蟒的力量应该还是很可怕的,外加眼前的这条巨蟒在周泽看来,已然算是半妖的级别,距离化妖成人形可能也就差一步了。

  然而,

  任凭巨蟒如何挣扎,

  都无法逃脱男子的束缚。

  “噗!”

  巨蟒的皮肉被切割开,

  男子直接掏出了巨蟒的蛇胆,而在蛇胆内,还有一颗发着绿光的椭圆晶体,那应该是它的妖丹。

  白狐曾和周泽说过,妖物的妖丹,在一开始时,都是温养在身体内的某个器官内的,等完全成型后,再脱离出来,而那也意味着,妖怪已经到了可以化形成人的层次。

  伴随着蛇胆和妖丹的被取出,巨蟒的挣扎逐渐微弱下去。

  男子松开了手,把自己的头枕靠在巨蟒的肚皮上,一边望着天,一边将这蛇胆送入自己嘴里,像是在吃苹果一样一口一口地咬着。

  可能,这苹果稍微大了一点,堪比成熟的大西瓜;

  或许,这场面也血腥渗人了一些,胆汁血液等等这些东西,不断地浸润在男子的身上,但男子却浑然不觉。

  他像是一个农夫,享受着丰收的果实。

  有点满足,也有点幸福。

  这个画面,这个场景,既然出现在这里,这个男子到底是谁,就真的可以说是不言而喻了。

  周老板饶有兴致地蹲在男子的面前,欣赏着男子吃东西的模样,还时不时地看看站在自己身侧的铁憨憨。

  唉,

  真难得,

  难得看见铁憨憨当年那么接地气的一面。

  没有白骨王座,没有幽冥之海,没有那种强大的气场。

  不过,有一点倒是相同,男子和以后的他一样,确实是个吃货。

  吃完了蛇胆以及里面的妖丹后,男子看都不看这身下的巨蟒一眼,看样子是准备直接走了。

  搁在这个年代,那可真是巨大的浪费啊。

  这条蛇抬回去,估计都够一个村子开个宴会了。

  不过,刚准备走的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周泽。

  周泽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也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

  一名身上穿着甲胄手里持着一把剑的中年长须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

  长须男“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那把剑更是随手插在了一边。

  紧接着,更是毫无形象地将自己的兽皮靴子脱下,让两只脚,放松放松。

  哪怕隔着一段距离,周老板依旧能够看见须发男的两只脚上面,有袅袅白烟升腾。

  “喂哦,我饿了!”

  须发男很不客气地拍了拍身边的石土。

  那边,刚刚吃饱喝足的男子微微侧过头,看了看须发男,然后嘴角似乎牵扯出了一点点弧度,似是不屑,紧接着,转身,向山下走去。

  “啧啧啧。”

  须发男没办法,只能重新穿上靴子,拿着自己的破剑,走到了蛇躯旁边。

  “糟蹋东西啊,真是糟蹋东西啊。”

  须发男摇摇头,然后将自己的剑,直接刺入了蛇躯之中,而后拔出!

  剑端位置,拔出了一缕黑气,这是这条蛇的灵魂。

  妖丹是其本源,但这灵魂,才是其存在的根基。

  “嘿,傻乎乎的,都不晓得真正好吃的东西是哪个。”

  须发男张开嘴,刚准备吞吃。

  其身后,就出现了一道风。

  须发男猛地转身,然而,却依旧来不及了。

  一记拳头,直接捶在了须发男的胸口位置,其盔甲释放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抵消掉了大部分的力道,但依旧讲须发男给捶得捂着自己的肚子跪伏了下来。

  先前吃蛇胆的男子又回来了,他伸手,想要将地上的剑捡起来,但当他的手握住剑柄时,一阵发力,这落在地上的剑,却纹丝不动。

  须发男蜷曲着身子,还没缓过劲儿来,却还是强撑着抬起头,笑道:

  “这把剑,你可举不起来。”

  男子不再去尝试举剑,转而弯下腰,将自己的嘴靠近了剑端,而后一吸!

  仍然被锁缚在剑端的蛇妖之魂被男子直接吸入了嘴里,紧接着,像是刚吃了一根辣条一样,开始慢慢地咀嚼起来。

  须发男慢慢地站起来,

  对于男子对自己的冒犯,他浑不在意,反而继续笑呵呵地道:

  “味道如何?”

  男子没理他。

  须发男不以为怵,接着道:

  “这还不算什么,你啊你,是没吃过真正的好东西。”

  男子眼睛眯了眯,终于开口了:

  “好…………吃的?”

  须发男拍了拍自己胸脯铠甲,

  另一只手向四周挥舞了半圈,

  道:

  “这漫天魔神,那滋味,可鲜美着呐!”

  “他们…………好吃?”

  须发男用力地点点头,道:

  “跟着我干,把天上的那帮鸟人,一个一个地干下来,搁鼎里,烹了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