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剑说 > 第830节-电话
  “爸,你,你打我?”

  暴跳如雷的赵小亮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缓缓收回手的老头子。

  “小亮,我也是为了你好。”

  赵彪看了看自己的手,叹了口气。

  这一耳刮子的效果立竿见影,赵亮也瞬间冷静了下来。

  李白瞅着这对父子相残,立刻胃口大开,当浮一大红(烧大排)。

  “他,他就是个骗子!”

  赵亮气急败坏的指着李白。

  当着外人的面,自己竟然被老头子抽了一巴掌。

  这可是亲者痛,仇者快。

  李白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赵叔,您看,还是挺有效的,小亮这病,只要一犯,一巴掌准好。”

  赵小亮命犯李白,五行欠抽,这是没错的。

  大魔头可不是好惹的,谁敢主动撩他,就要做好吃大亏的准备。

  “姓李的,你别欺人太甚!”

  赵小亮暴跳如雷,想要手撕李小白,可惜一想到对方的战斗指数,他立刻就怂了。

  特么不仅撕不动,而且还扎手。

  “我欺负你了么,老子打儿子是天经地义!”

  李白撇了撇嘴,这货是真的药不能停,一停就会发疯,不,犯蠢,蠢得无药可救。

  “小亮,你在胡说什么?还不快向小白哥哥道歉!”

  赵彪认定了儿子是在说胡话,至少李白的提议是有效果的,一耳刮子下去,立马就不疯了。

  “不要!决不!他就是个骗子!我只相信市一医院的那位专家,他李小白在第七医院算个屁啊!”

  看到父亲作势再次抬起手,赵亮撒开脚丫子就跑了,第七人民医院的门诊小医生,挂个号才十块钱,能跟市一特需挂号费上百的专家相提并论吗?

  不得不说,赵小亮的话让李白无言以对,,这还真没毛病。

  饭没法儿吃了,还没动一筷子,赵亮就把老头子的巴掌给先吃了个饱。

  “小亮,小亮,回来!”

  赵彪紧跟着去追儿子了,还不忘回过头来对李白说道:“小白,等我把小亮抓回来。”

  为了让儿子接受治疗,说不得连手铐子都得用上。

  “赵叔,您先去忙,有事儿尽管打我电话。”

  李白装模作样的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这对父子,真是没谁了!

  李白准备放开胃口,好好吃上一顿以示庆祝,估计赵亮一时半会儿追不回来,他端起自己的餐盘补了货,然后找到了老张和小王的位置。

  “李哥,没什么事吧?”

  双方离的不远,小王将赵亮这一桌看的清清楚楚,也看到了顺平区分局局长赵彪打儿子的一幕。

  “没事!老子教训儿子。”

  李白淡定的摇着头,反正动手的又不是他,美滋滋的夹着厚切红烧大排,一口一半。

  味道浓郁的红烧汁裹住大排肉,口感相当扎实,为了接待东瀛客人,市公安局的食堂请来了大酒店的主厨,同样的食材,却能做出不一样的味道。

  “如果可以的话,你和顺平区分局的赵局长最好能够调解一下。”

  老张觉得李白跟一个区分局的一把手这么对着干,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华夏讲究以和为贵,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少一个敌人少一堵墙,大家都在一个城市里面,没必要弄得这么僵。

  更何况李白现在混着卫生系统,又在公安系统建立人脉关系,这样冒然树敌,实在是没有必要。

  “搞事情的不是我。”

  李白耸了耸肩膀,这还真的不怨他,完全是赵小亮自己作死,一头撞上来找虐,又能怪得了谁。

  “李哥说的对,都是那个赵亮,老是针对李哥,现在疯疯癫癫的,完全是活该。”

  小王无条件站李白,在交流会中,那个姓王的动辄上纲上线,横鼻子竖眼,也不知道嚣张个什么功儿。

  “你们这些年轻人,这么较劲儿有什么意思?”

  老张摇摇头,年纪大了才知道,虚名什么的,都没有实惠更重要。

  “当然有意思,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要是念头不通达,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着,干什么都不痛快。”

  小王振振有词,不止是他这么想,恐怕连赵亮也是这么个想法,否则也不会死盯着李白,非得要把这口气给争回来。

  “吃你的吧!”

  老张没好气的在小王脖子后面来了一下,差点儿把这小子拍进餐盘里。

  小王没敢呛声,跟老刑侦硬怼,那是真的活不过三集,他呲牙咧嘴了好一阵,才缓过劲儿。

  “老张,放心,治的住。”

  李白没有帮小王,毕竟这是南Hu区公安分局刑侦科的内部家事,他不便多插手。

  而且师父打徒弟,这没毛病。

  他这话一语双关,不知道是指能够应对赵家父子,还是能够治得住赵小亮的疯病。

  李白的话刚说完,他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套路照样走起。

  “喂!你找谁?”

  “是李白,李医生吗?”

  对方显然是找对了,声音听着有点儿耳熟。

  李白疑惑地回道:“我就是,您是哪位?”

  “我是诸超野,黄山记得不?那个楚国遗民的祭祀之地。”

  打电话给李白的人生怕他不记得自己,还专门给了提示。

  “啊!是诸教授,呵呵,我记得,记得!”

  这么一提,李白果然想了起来。

  去年在黄山风景区发掘山体内部楚国遗民祭祀之地,带着人陷进重重机关,差点儿出不来的考古队长诸超野教授。

  “李医生,江湖救急,又要请您帮忙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诸超野的声音里带有着急上火的意味。

  “……”

  李白觉得这个世界上最能搞事情的不是他,而是考古专家,不知道又捅了什么篓子。

  成天刨人家祖坟,能不出事吗?

  “我把地址发您手机上,人命关天,您赶紧来一趟,这一次掏到不得了的东西……”

  考古队的诸超野队长心急火燎的将事情经过简述了一遍。

  他们在西北地区掏了一座西夏王族陵墓,大概是属于某个不见史书的早夭王子,一开始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考古队把这座出现新盗洞,需要抢救性紧急发掘的王陵内外摸了个遍。

  忙了三四个月,正在准备收尾的过程中,有两名考古队员失踪了。

  考古队连忙报警,在遍寻不着的情况下,突然在王陵里面发现了一条新出现的地道,警方也很快确认了失踪人员的线索,有极大的可能性进入了地道。

  在黄山风景区发掘楚国遗民祭祀之地时,有过一次可怕经历的考古队吓坏了,他们对地道这种东西都快有了心理阴影,为了避免再次失陷,还额外添置了一台线控探索机器人,可是没想到,却有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在发现新地道时,并没有通知考古队的人,而是自作主张的冒然闯入,就此一去不复返,让整个考古队如同没头苍蝇一样乱找。

  考古队一边跟当地警方和专业救援人员商量着如何施救,一边尝试着将线控探索机器人放进地道,试图寻找失踪二人的下落。

  线控机器人在深入百余米后,突然遭遇不明生物,信号完全丢失。

  手动往回拖信号线,结果只拽回了小半台惨不忍睹的残骸,高强度的工程塑料和金属部件支离破碎,像是被什么东西重砸后,还被啃了两口,参差不齐的牙印清晰可见。

  这下子,连准备冒险摸进地道的救援人员都怂了,他们是去救人的,而不是要去送命的。

  这是碰到西夏亡灵了么?

  李白无法理解古人为什么喜欢在地下搞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