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七章 血麦冬
  御使个体实力不强,哪怕据说到了后期御兽能够让御使的生存能力大大提升,那也只是提升生存能力而已,真正想要战斗还是需要依靠御兽。

  每一名御使能够签订的御兽数量取决于御使的灵魂强度,随着麾下御兽越来越强大也能够给御使带来反哺,让御使的灵魂不断壮大,以签订更多的御兽。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签订御兽也需要消耗灵魂力量,血契虽然带有一个血字,但血液只是媒介,真正让人类和怪物之间心灵相通的实则是灵魂。

  签订怪物所需要消耗的灵魂之力是怪物签订时的状态,比如在怪物弱小的时候和他签订血契,并不会随着怪物成长变得更强后消耗负担加重。

  当然,任何事情都是双面性的,如果御使残暴的驾驭御兽,只会让御兽不断反抗,这样就会让御使的灵魂负担加重,若是反抗的御兽数量一多,最后很可能会衍化成一种可怕的后果......

  如果自己收取一大群低等级的御兽,然后不断强化它们的品质,高鹏突然想到一个钻空子的想法。

  不行不行,这样太明显了。

  高鹏在心底赶紧否决了这个念头,至少目前不能这样,而且培养御兽需要大量资源,这也不是他目前能够负担得起的,至于暴露自己能力加入其它势力高鹏根本没有这种想法,说不定自己会沦落为别人专门培养御兽的机器。

  “人齐了吗?班长你清点一下人数。”班主任慕容秋叶从前门走上车对班长谭前进吩咐道。

  谭前进也是一个小胖子,笑起来有一对小酒窝,平时在班级里人缘很不错,加上性格开朗成绩也不错,久而久之也就被大家推选为班长了。

  “慕容老师人已经齐了,每上来一个人我就在名册上划了一个钩。”谭前进眯起眼睛笑道,将手中名册递给慕容老师。

  慕容老师点头,然后拉着栏杆将头探出窗外对身后喊道:“主任,我们班的学生已经全部集合,可以出发了。”

  须臾,慕容老师点头,然后低头坐上了司机位。

  坐在第一排的谭前进目瞪口呆的望着慕容老师熟练的挂挡、踩油门,一系列操作一气呵成。

  老,老司机啊。

  大巴车排气管发出一声轰鸣,如同钢铁巨兽浩浩荡荡向前冲出。

  后方两辆通体蓝色表面刷有白色油漆的汽车紧随其后,白色油漆在汽车侧面画成一个盾形——蓝盾保护公司。

  汽车速度开得很快,不过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就已到了郊区一座湖泊边缘。

  “好了,已经到了,同学们下车吧。”

  伴随着滋的一声,大巴车前后门同时打开,阳光顺着大巴车。

  “好...好刺激,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郊区啊!”班级里一个平时很不着调的胖子搓了搓手。“太,太特么刺激了,呃。”身后一个扎着马尾辫戴着眼镜的女生面无表情狠狠一敲他脑袋。“李自胖,少飙戏。”

  李自功勃然大怒,“李红豆,你不要过分了,如果你不是我姐,我绝对......”触及李红豆冷冷扫过来的眼神李自功突然一窒。“我绝对不敢这么大声说话......”

  高鹏牵着大紫走下汽车,大紫额头两根触须不断摇晃,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它有些踌躇,最后还是高鹏硬拽着它下车。

  被拽下车的大紫急得绕着高鹏不断转圈,直立起身子想搭在高鹏身上,却被高鹏无情拒绝。

  这是他第一次发现大紫这么紧张,让他忍俊不禁。

  “吼!”一声狂暴的吼声在高鹏耳边炸响,滚滚声浪侵袭,高鹏耳膜差点被炸裂,大紫瞬间就被激怒,身躯绷得笔直瞬间向后一弯,整个身躯化为一张弓。

  咻——

  拉扯出长长的残影在黑暴猿大腿上蜻蜓点水般咬了口。

  黑暴猿眉头很人性化的皱起,捂着自己大腿嗷嗷直叫。

  那边海蓝宇脸上刚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随即就看见自己御兽被咬了口,顿时勃然大怒,刚想发作就听得慕容秋叶严厉的呵斥声传来:“你们两人在干什么?别当我没看见,海蓝宇你既然有御兽了那你就是一个御使,作为御使就要管好自己的御兽不要随便恐吓袭击别人,高鹏你也要管好自己的小蜈蚣不要让它随便咬人。”

  两人都是挨了训,但还是能够看出慕容秋叶更偏向于高鹏,可能因为高鹏成绩更好吧。

  黑暴猿最后不甘心的被主人唤走,只是看向海蓝宇的眼神总是带着深深的幽怨,刚才是你派我去恐吓那家伙,结果我被那只小蜈蚣咬了一口你就把我叫回来,有你这种当主人的吗。

  不满的在原地跳来跳去,发出嗷嗷嗷的叫声。

  黑暴猿的智力不弱,堪比七八岁的小孩,喜怒哀乐表现极为明显也丝毫不加掩饰,所有情绪都真真切切的表达在脸上,五官挤成一团,眉毛呈八字,看上去愁眉苦脸的。

  高鹏仔细看了一眼黑暴猿,他识海中能够看见黑暴猿的属性列表上的状态从健康(烦躁)变成了微伤(郁闷)【中毒】。

  最后面中毒二字不断闪烁着红光,随着时间流逝红光越来越黯淡,但与此同时前面的状态也由微伤变成了轻伤。

  ......

  “这就是血麦冬吗?是由灾变前的麦冬变异进化而来,进化前麦冬就能入药,有生津解渴、润肺止咳之效,变异的血麦冬更是能治疗内伤,特别是脏腑受损后服用血麦冬的小块根能够补血疗伤。”高鹏痴迷的半蹲在地上摆弄着脚边血红色的植物。

  麦冬又名沿阶草,是灾变前很常见的一种植物,在大街上都能看见,一般路边花坛里最下面一层看上去有点像韭菜的植株就是麦冬。

  关于血麦冬的资料都是《新版第二套变异植物学》里能够查阅的,这也是灾变后的中学生必修课程之一。

  无论在什么时候知识永远都是第一生产力。

  哪怕在如今这种光怪陆离堪称神话的新世界里,知识与科学也永不落伍。

  科学并不等同于科技,科技只是科学的果实,科学就是对已有知识的整理、统计以及对数据的搜集、编辑和分析研究工作,能够极大效率的提升对知识的掌握与归纳。

  这是一种永不落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