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十一章 恐怖人面蜈蚣

神宠进化 第十一章 恐怖人面蜈蚣

  恶臭弥漫在空气中,枯叶被掀起,浓浓的尸臭味眨眼间就席卷整个树林空间。

  “呕。”不少同学受不了这种刺激的味道半跪在地上不断干呕。

  一头庞然大物从巨石后面缓缓爬出,粗略扫去至少也有四五米长,粗大的节肢踩在枯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泛着白毛的节肢关节处向下不规则扭曲,深青色的背壳仿佛布满青苔的巨石,最为令人恶心的就是在背壳上还有一颗颗头颅,在背壳的缝隙里还有一些黄色的脓水不时渗透,有些脓水已经半固化,上面还沾染着不少泥土枯叶。

  有些头颅或许是放置久的原因已经干瘪,仿佛风干的腊肉。

  还有的头颅上面还沾染着新鲜的血液,眼睛瞪得大大的。

  海蓝宇差点哭出声来,他认出了那颗头颅的身份,就是他的御兽黑暴猿!

  有些心痛,还有些难过。

  毕竟这只黑暴猿买来也花了不少钱,也相当于灾变前一辆车的价格,刚买来两天就死了,回去后肯定会被他爸骂死。

  “嘤、嘤——”这只令人可怖的巨型蜈蚣发出婴儿般的哭泣声。

  这个莫非就是恐怖人面蜈蚣?高鹏悚然,老师也在课堂上介绍过这种生物,只不过是反面例子,因为恐怖人面蜈蚣的产生很有意义性。而且恐怖人面蜈蚣的外观很容易辨认,因为在低等级的怪物里能够恶心到这种程度的也不多见。

  据说恐怖人面蜈蚣是一种恶性突变种,本来应该是巨型蜈蚣的,但是因为灾变刚发生时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和恐慌,后来一些区域也就堆集了大量尸体没来得及清理。

  在灾变初期这些怪物的活性都很旺盛,而且也更容易变异。

  所以部分巨型蜈蚣长期食用尸体最后导致变异,而且还养成了这种喜欢将猎物的脑袋安插在背壳上的恶习!或许是因为最初就是长期食用人类尸体的原因,所以恐怖人面蜈蚣对于灵长类生物的脑袋情有独钟。

  据研究人员调查,恐怖人面蜈蚣将猎物脑袋安插在背上的原因就是为了恐吓天敌,吓走其他竞争者,因为除了它变异而来的烈性尸毒以外,它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它庞大的体型了,成年恐怖人面蜈蚣体长五至六米,放在野外也算是一只中型生物。

  “大家小心,千万不要离恐怖人面蜈蚣太近,它的毒液能够从口腔里喷出,射程有十几米远,它的毒液还具有一定程度的腐蚀效果,而且还非常恶心......”慕容秋叶皱紧眉头,只是她此刻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这种鬼畜的怪物她也是第一次遇见。

  “恐怖人面蜈蚣除了喷吐毒液以外唯一的战斗方式就是用自己并不算瘦小的体型压制猎物,然后再通过獠牙将毒液注射至猎物体内,大家不要靠近就好了,恐怖人面蜈蚣的移动速度并不算快,它们一般习惯待在巨石或者洞穴里等待猎物自己上门,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大家最好还是后退几步。”高鹏冷静开口,说完悄悄后退两步。

  张老师在课堂上提过恐怖人面蜈蚣的弱点,书本上也是这么说的。但鬼知道恐怖人面蜈蚣会不会又突变了什么新的能力,那些记载会不会有遗漏的地方,高鹏才不会将自己的性命安危放在几句话几张图片几页纸上。

  人群的后退似乎让恐怖人面蜈蚣放松了不少,毕竟在他们食谱中人类是一种上佳的猎物......

  就像吃过人的鲨鱼不会再对人充满警惕,食过人的老虎也会将人这个生物安插在自己食谱里。

  恐怖人面蜈蚣看着这一群黑压压的人后退了两步,眼睛不由一亮,试探性的上前两步然后又停下,额头上一对触须警惕的高高竖起。

  紧接着它又看见这群人类又向后同样退了两步。

  恐怖人面蜈蚣心底一稳,这下再无顾忌。

  节肢张狂的踩着身下枯叶,发出一连串咔擦的响声。随着身躯不断蠕动,背上的人头和黑暴猿的头颅也一同蠕动,空洞洞的眼睛直视前方众人,仿佛在地狱里嘲笑众人。

  恐怖人面蜈蚣从巨石后彻底走出,耀武扬威的迈着大八字步扭动着身躯走向众人,口中不时发出类似婴儿哭泣的声音,就像地主老爷巡视自己家的土地,披靡不可一世。

  【怪物名称】:恐怖人面蜈蚣

  【怪物等级】:12级(精英)

  【怪物品质】:普通

  【怪物属性】:尸系/毒系

  【怪物状态】:微伤(骄傲)

  【怪物弱点】:1.光系2.火系

  光系,火系...当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光系这两个字上面时,字幕突然变得黯淡,仿佛水中的波纹,一排字体重新浮现。

  【克制方法】:1.光系攻击(能对恐怖人面蜈蚣造成额外伤害)2.强光照射(能对其幼生体造成强烈震慑效果,长期处于强光照射下会影响其变异)3.光明曼陀罗草碾成粉末,能够极大驱逐恐怖人面蜈蚣,并能对其造成毁灭性伤势......

  后面还有很多,但光是这些东西就已经让高鹏感到震惊了,因为很多东西是书本上都没有说过的,或许书本上只是选择性的选择了部分知识叙述出来,但他可以肯定有很多知识绝对是他从未见过的。

  树枝上,不知何时悄然出现一只只魔鬼螳螂。

  这是蓝盾安保公司的制式御兽,魔鬼螳螂,光看数据每一只魔鬼螳螂都能轻松猎杀恐怖人面蜈蚣。

  此刻天色已暗,只有点点光斑从树枝缝隙里照耀在树林里,借着火把明灭不定的光芒,魔鬼螳螂的身躯完美融入黑暗。

  “铃雀!”慕容秋叶突然唤道。

  一直静静站在树枝上的银翅鸟化为银色闪电从树枝上俯冲飞下,在恐怖人面蜈蚣未曾反应过来就从其背壳上掠过,一颗挂在其背壳上的脑袋被割断抛飞。

  断裂处喷涌一大股淡黄色液体,液体越来越浓稠,从淡黄变成黄色最后深黄,浓稠的液体将伤口覆盖止住伤口。

  恐怖人面蜈蚣发出凄厉的惨叫,仰天喷出一大口黑色浓稠液体,喷了个空。

  液体落在地面上将枯叶腐蚀得滋滋直冒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