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五十二章 那是上火了

神宠进化 第五十二章 那是上火了

  阿呆低头缓缓从培育室里走出,步伐缓慢却无比坚定,看上去全是骨头架子,但阿呆的体重却不轻。

  全身骨架堪比钢铁,踩在泡沫地板上发出闷响。

  此时的阿呆太过显眼了,高鹏便让工作室的人取出黑布给阿呆制作了一件粗糙的黑色斗篷披在身上。

  将头罩扣上,两团幽幽鬼火在头罩里闪烁,斗篷底部不时露出些许银灰骨架,看上去逼格反而提升了不少。

  看来这些御兽晋级至史诗品质就是自己目前能够接触的极限了,再往上晋升的话,虽然自己有晋级的方法,但那些所需要的材料根本不是自己能接触的,甚至很有可能不是目前人类社会能够接触的。

  目前主要精力就是大力培养大紫,而且最近高鹏也发现了一件怪事。

  在大紫还是9级普通等级的时候,晋级完美品质的要求是将银叶草碾成粉末兑水连续服用一周,然后服用首领级雷系怪物晶核*1。

  如今大紫已经提升至14级精英级。要求变成了银叶草碾成粉末兑水连续服用2周,然后服用首领级雷系怪物晶核*1。

  随着怪物的等级提升,所需要的材料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高鹏有些诧异,不过随后思考片刻就想明白,增加的只是材料需要的数量,但需要的材料种类却并未变化。就像一个小孩吃一斤米就能饱,而一个成年人需要吃十斤米才能饱一样。

  看来自己以后培养御兽的时候也要将这些东西考虑。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要么压制御兽等级,这样就能减少材料消耗,只是御兽等级不提升上去,战力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这两者之间所需要的度,

  就要由自己来把握。

  “高叔叔。”刘朝雨有些怯怯的望着高鹏身后的阿呆,之前阿呆出来时的场景她看得一清二楚,她也亲眼看见这个大家伙如何披上黑袍的。

  刚才险些窒息的场景让她恐怕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都不会忘记。

  “不用叫我高叔叔,你年龄和我差不多大,这么称呼让我有些不习惯。”高鹏开口说道。

  “哦。”刘朝雨懂事的点头。

  “所以你还是叫我为高先生吧,或者高大师也行。”高鹏补充道。

  “......”

  “老规矩,我收费的标准你应该知道,先付账,你这只是精英等级、普通品质的薄荷猫,按照我的收费标准60信用点,承蒙惠顾。”

  付完钱,高鹏对站在刘朝雨脚边的薄荷猫招呼道:“过来~”

  白色大猫先是警惕的望向高鹏,身体仿佛雕塑般僵在原地。

  迟疑了片刻,才缓缓试探着走向高鹏。

  “看在你爸的份上,你家这只薄荷猫晋升品质所需要的材料费就由我出了。”高鹏信誓旦旦的对刘朝雨说道,一副我很大方的样子。

  刘朝雨有些感动的道谢。

  随后高鹏在心底大致估算了一下材料价格,反正薄荷猫晋级所需要的材料一共只需要2信用点不到。

  剩余的52信用点就是纯利润,因为还需要给工作室一成的分成。

  ...

  接下来给薄荷猫服用材料的时候却是发生了意外,因为某个步骤需要用到药浴,当高鹏将药浴配置完毕后,薄荷猫打死都不愿意下水。

  浑身毛发炸起,警惕的躲在墙角观望高鹏,就像在看一个谋害国王的奸佞小人。

  口中发出威胁的猫叫声。

  “Mao~”

  高鹏哭笑不得,指着薄荷猫说道:“你进不进去?”

  “mao!”薄荷猫不为所动。

  “行,阿呆,去把它捉住。”高鹏吩咐站在身后的阿呆。

  阿呆遵命,对它而言没有什么正确与错误的说法,因为它只听从高鹏的命令。

  主人的话,就是真理。

  薄荷猫往身后墙壁上一窜,锋利的爪子探出,轻松勾在墙壁上,瞬间窜到天花板顶端,一个优雅的转身,双腿往墙面一蹬——

  “啪。”

  阿呆准备的握住了它。

  薄荷猫被握住后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露在外面的四只小短腿随着惯性滑了滑。

  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抓住了,然后生无可恋的躺在阿呆手心。

  阿呆的手掌有些大,几乎大到能够一只手握住薄荷猫的程度。

  然后听从高鹏的命令将薄荷猫扔进药浴浴缸里,乓的一声盖上浴缸。

  薄荷猫被扔进浴缸里,无力的滑动着四肢,进了水以后它似乎浑身骨头都酥了,周身毛发在药浴里四处漂浮,看上去像是一个炸毛的肉团子。

  在浴缸顶部有呼吸孔,所有高鹏并不担心会窒息到这只皮猫。

  大致过去了半个小时,高鹏才揭开浴缸顶盖,一直静静躺在浴缸里的薄荷猫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整个身躯炸成一团白色残影冲向高鹏。

  嘭!

  薄荷猫被挂在墙上。

  阿呆一巴掌将它抽飞。

  就像一幅画贴在墙壁上,缓缓落下......

  阿呆仿佛巨灵神般静静站在高鹏身后,宽大的骨架将黑色斗篷撑起,无风自动。

  高鹏看了一眼薄荷猫的状态栏,已经变成了精锐品质。

  自己任务算是完成了,打开育兽室大门,招呼门外刘朝雨同学进来领走她家猫。

  这是高鹏带过脾气最差的一届御兽!

  居然想对他动手。

  刘朝雨同学进屋,一只躲在墙角的薄荷猫瞬间扑入主人怀中,小脑袋不住蹭着主人的胸脯。

  “啊,都流鼻血了。”刘朝雨心疼的摸着薄荷猫的鼻子,那里有几点殷红的血斑。

  “那是上火了。”高鹏补充一句。

  “上火?”刘朝雨疑惑的重复一遍。

  “对,药效太强,虚不受补,所以流鼻血了。”等刘朝雨离开房间后,高鹏淡定的握湿抹布将墙上的点点血斑擦干净。

  伸了个懒腰,恰时高鹏电话响起,是刘森林的电话,电话那边又是一番感谢云云。

  高鹏淡定表示无妨,自从经历上次事情以后,高鹏对刘森林态度倒是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只是心底那杆秤上多压了一块砣。

  有些事,心知肚明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