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六十二章 群居动物
  吐了口水后,青皮蛙似乎很开心,眼睛弯成月牙,

  这只青皮蛙身躯从水中浮出,高鹏这才看清楚原貌,就像一个圆滚滚的皮球浮在水面上,通体呈绿色,一条条墨绿色的花纹从头顶一直蔓延到尾部,看上去就像一颗会走路的西瓜。

  他觉得西瓜蛙这个名字比青皮蛙更适合。

  青皮蛙见高鹏没有反应,大眼睛咕噜咕噜直转,然后又吐了一口口水在高鹏左裤腿上,兴奋的拍击水面,水花溅起。

  高鹏看了它一眼,与它对视。

  青皮蛙眼珠上抬,看着高鹏,眼中露出人性化的好奇。

  呵。

  高鹏冷笑,

  然后,

  “呸!”

  没错,我就是有这么无聊。

  高鹏恶趣味发作,饶有趣味的望着这只满脸懵逼的青皮蛙,被高鹏口水糊了一脸。

  “呱!”青皮蛙凄厉大叫,仿佛一个遭受委屈的良家。

  一瞬间,整个水塘冒出此起彼伏的蛙叫声,叫成一片,如海浪翻滚,又如雷鸣炸响。

  呱!呱!呱!呱!

  无数蛙鸣响起。

  平静的水面上,一颗颗硕大的蛙头探出,有大有小,最小只有橘子大,大的甚至有一米宽,全部幽幽望着高鹏,估摸着一眼望去至少有数千只,看得人头皮发麻,这片水塘已经完全沦为青皮蛙的领地。

  “逃!”说出这句话,高鹏带着大紫转身就逃。

  穆铁英也赶紧带着莲子向后逃去,开始她还有些疑惑,这些青皮蛙全部在水里,能够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下一刻,她就知道了。

  身后传出此起彼伏的吸气声,池塘里的水不断被青皮蛙吞入腹中,咕噜咕噜冒出水泡。

  然后——

  砰砰砰砰。

  密集水箭如暴雨冲刷。

  水箭撞在树干上造成强弱不等的破坏,有些弱的只是撞碎树皮,强的直接将将树枝撞碎,仿佛一颗颗空气炮弹。

  碎枝乱飞,树叶碎末溅射,

  莲子还好,莲子的防御力很强,这些水箭冲击在它身上只是发出闷响。

  穆铁英躲在莲子身前,倒是避开了水箭的攻击。

  望着四周树林的惨状,穆铁英缩了缩脖子,如果这些攻击撞在她身上,就算有防护服,恐怕也会脏腑遭受重创。

  怪不得靠近水塘边缘的动植物极少,原来是有这群青皮恶霸在。

  与此同时,在高鹏不知道的地方,一颗大树的顶端有红外线摄像头缓缓旋转,将这一幕清楚的拍摄下来。

  这是一个大房间,房间里有许多大屏幕,每一块屏幕前都坐着一名士兵,屏幕被切割为了许多小镜头,每一个镜头都代表一个监视器。

  屏幕前,一名穿着军装的士兵开口说道。“有人去那群青皮蛙的地盘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激怒了青皮蛙群。”

  “我滴个妈耶,他是啷个搞毛勒些癞客宝的诶。”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士兵探过头来,说话间带着一股浓浓的川腔。

  “这些青皮蛙最讨厌别人对它们吐口水了。”开始那名士兵面色古怪的说道。

  听见这句话,整个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面色古怪起来......

  在野外对一只青蛙吐口水,你是闲得有多蛋疼?

  ......

  回到安全屋,经过一个白天他们两人已经将这片安全屋附近的区域探索完毕,北边是一小片树林,穿过那片树林就是青皮蛙的地盘,池塘里至少有数千只青皮蛙,这种怪物一只两只不可怕,但是当它们数量聚集起来以后,就会形成一股可怕的力量。

  水箭带有强大的冲击力,几千只青皮蛙对同一个目标轮流吐水箭,强大的冲击力能够让那个目标无法前进分毫。

  西边就是他们来时的方向,树木比较稀少,白天的时候没有看见什么有威胁的大型生物。

  南边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树木很多,而且大多比较粗壮,这种环境下不利于莲子行动,所以他们只是在外围大致探测里一圈,里面应该有大型食肉怪物,高鹏他们看见了大型食肉怪物留下的足迹。

  东边则是一个小陡坡,顺着陡坡继续向上走则是一片比较宽敞的草地,草地上的植物有被啃咬的痕迹,有食草动物在此驻留。

  一天时间也只能探测出这么点东西。

  除此之外高鹏还顺带在野外采摘了一些植物。

  有些植物穆铁英认识,比如薄荷丁香、金丝豆蔻、蓝黑草,这些都是可食用的植物,一般当配料使用。

  还有一些植物穆铁英则不认识。

  “你是准备做调料?”穆铁英迟疑问道。

  “对。”高鹏点头。

  “可是我们没有食物啊。”穆铁英有些疑惑。

  “有啊。”高鹏抬起右手,右手握着一条死去的青树蛇。

  “这蛇......好像有毒。”穆铁英迟疑问道。

  “试试吧。”高鹏不愿多说,两人两兽回到安全屋,却发现房门被反锁,高鹏眉头一皱,拍了拍门,“你好,请开下门。”

  “没人,没人。”屋子里传来叫声,停顿片刻,似乎觉得自己这个回答有点蠢,恼羞成怒的说道:“已经满了,我们这里人已经住满了,住不下了,你们去找其他安全屋吧。”

  高鹏眉头锁紧,这个安全屋是他和穆铁英先发现的,

  当然,野外的安全屋确实没有先来后到这个说法,遇见这种人也只能自认倒霉。

  见高鹏望过来,穆铁英耸了耸肩,“还好,我离开的时候将自己背包带走了。”

  “我们只有两人,现在外面天也黑了,就凑合一晚上行不行?我们打地铺就行。”高鹏说道。

  “不行,哎,你们去其他地方吧。”屋子里的人有些不耐烦,随后响起一声嘟囔,“你和他说个屁啊,直接让他滚就是了,这安全屋这么小,谁要和他们挤。”

  似乎是听见了高鹏说他们只有两个人,有人胆子变大了不少,声音也不自觉放大。

  高鹏深深看了眼屋子里的人,然后上前,

  将门外锁扣合上。

  “走吧。”高鹏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