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八十章 暴力美学
  或许是经常有人进出的原因,森林边缘倒是没有什么怪物,森林里显得很安静。

  踏入森林,可见度瞬间下降一个层次,高大茂密的树木遮蔽阳光。

  风儿吹过,

  树叶、枝叶嗦嗦直晃。

  每一脚踩出,都是脚下泥土和枯叶松软的触感。

  最好能够在今天就集齐需要的材料,因为一共就放三天假,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如果今天没能收集完需要的木空心,又要等到下一周放假才有时间继续出来,这样太耽搁了,高鹏不愿意浪费这么久。

  刚进入森林不久,就感知到头顶树枝上传来树叶晃动的声音,透过树枝,隐约能够看见一个灰褐色的身影匍匐躲在头顶树冠上。

  【怪物名称】:灰沙山猫

  【怪物等级】:13级

  【怪物品质】:普通品质

  【怪物属性】:木系

  一只精英等级的灰沙山猫,在这森林外围遇见的第一只怪物就是精英级怪物,足以可见森林的危险性。

  “喵——”低沉沙哑的猫叫声回荡在木林上空,下一刻只见灰沙山猫的突然消失在原地。

  等等,不是消失在原地,而是灰沙山猫的颜色融入了周围环境!

  融入周围环境的灰沙山猫奔行在树枝间飞速跳跃,几个挪腾从树干上反射,然后爆发出必杀一击。

  挟裹着浓烈的腥风袭来。

  高鹏瞳孔收缩,那只灰沙山猫的目标是他。

  呼。

  身旁有一拳击出。

  阿呆及时挥出一拳逼退灰沙山猫。

  灰沙山猫在半空中一个翻转就躲入一旁灌木丛里。

  猫科动物的灵活性都是极强的。

  似乎是主人被偷袭激怒了阿呆,阿呆默默将挂在他身上的大紫放在地上,然后转过身直面灰沙山猫,

  向左横跨一大步,

  默默地将自己身躯挡在主人和灰沙山猫中间,

  你的敌人,

  是我。

  等阿呆亲自出手后高鹏才知道什么叫做暴力美学。

  粗壮的大腿在原地狠狠一踩,脚下泥土四溅,黑袍随之抖动,伴随着风声猎猎作响。

  庞大的身躯化为黑影扑向灰沙山猫,在跳动的过程中,急促而又沉重的心跳声从黑袍下传出。

  虽然被黑袍遮住了身影,但高鹏隐约还是能够感受到黑袍下狂暴的力量,仿佛沸腾的发动机疯狂燃烧,是血丝心,进入战斗状态的血丝心能够为阿呆提供爆发性的力量!

  咚!咚!咚!咚!

  心脏急促跳动的声音回荡在密林间。

  灰沙山猫低声闷吼,纵身一跃,却只来得及刚跳起,就被从天而降的一拳狠狠砸回地面。

  这一拳砸在变异山猫身上,爆出一连串炒豆子般的声音,

  仿佛钢铁重锤砸在空瓶上,瞬间爆炸。

  砰砰砰。

  浑身上下骨骼尽皆摧折,血管爆碎,灰褐色毛皮迸裂出条条裂口,血液四溅,溅射在黑袍上,染红了黑袍。

  山猫被这一拳狠狠砸落在地,如一个破烂的布娃娃被随意抛弃在野外,身躯极不规则,扭曲得不成猫样,血水黏稠着毛发,凝成一股股,森白的骨刺从关节部位凸出,血液混杂着体液流出然后渗入身下泥土。

  烈烈热风这才缓缓吹来,吹拂在高鹏脸上,刮起他的头发。

  高鹏紧紧盯着阿呆魁梧高大的背影,他早知道阿呆会很强,却没想到会强到这种程度,

  阿呆解决了敌人,似乎还有些发懵,不太习惯自己突然间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刚才它只是习惯性的使用出以前战斗的技巧,结果却是以绝对性的碾压结束。

  改变的并不是他的技巧,而是它的力量。

  它如今的力量,比之曾经还是红水猿的时候暴涨了十几倍不止。

  “走吧。”高鹏呼喊阿呆。

  阿呆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跟在主人身后。

  一路上又遇见了好几只怪物,这里毕竟是森林,虽然因为是白天的缘故不是许多怪物的活动旺盛期,但怪物的基数摆在这里,还是很容易遇见怪物的。

  这几只怪物都是10级以下普通品质的怪物,很轻松就被料理。

  为了锻炼阿呆的战斗力,高鹏每一次都是让阿呆亲自出手。

  阿呆也在几次战斗中对身体的掌控越来越熟练。

  ......

  “找到了,这一片区域生长的都是酒瓶树。”高鹏松了口气,他今天找了整整三个小时,基本上走遍了好几个适合酒瓶树生长的区域。

  所幸终于找到了,

  这一片区域的酒瓶树大致有几百棵,凑齐三斤木空心应该不成问题。

  “嘶~”一条青树蛇缓缓缠绕在树枝间,对高鹏吐芯。

  然后一只完全由骨骼组成的森白大手从一旁探出一把握住青树蛇,直接将它捏成一团碎肉,随意一扔,碎成肉糜的青树蛇被丢弃。

  “不能浪费了,好歹晶核也能卖一些钱呢,蚊子腿也是肉,养你们这群大胃王可不容易呀。”高鹏蹲下来,戴着手套从肉糜里掏出一颗黄豆大的灰绿色晶核。

  阿呆跟随在高鹏左右,只要有生物胆敢对高鹏露出丝毫威胁,它就会毫不留情痛下杀手。

  没有人知道曾经身为病变红水猿的它是有多么绝望,曾经的它,几乎永坠地狱,被关在冰冷的铁笼里,等待死神倒计时。

  在它面临绝望时,是主人从天堂伸出大手将它于地狱里救赎。

  它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个还有些青涩的少年,很中二的将手覆盖在它额头,说着一些它听不懂的话。

  是的,它确实听不懂。

  但是它知道,

  那个男孩,就是它的所有。

  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