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八十一章 他在找……什么?

神宠进化 第八十一章 他在找……什么?

  上一次也是在酒瓶树区域内发现了青树蛇,或许这种蛇类对酒瓶树有着某种特殊的喜好。

  这片树林里至少活跃着几十只青树蛇,

  这些青树蛇平日伪装成满青苔的树枝挂在树干上,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猎物上钩,它们的食物都是一些小虫子或者一些鸟雀之类的小型生物,

  阿呆蛮横的走在酒瓶树树林间,对于它而言,没有什么冷血动物之说,通过它的灵魂火焰,只要没有特殊隐蔽技巧,否则在他眼中就像黑夜里的火炬一样明亮。

  一条又一条青树蛇被阿呆粗暴的从树枝上扯下来,然后蛮横不讲理的扭碎脑袋,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掏出灰绿色的怪物晶核。

  黄豆大的怪物晶核对阿呆庞大的体积而言,就像一个正常人捏着芝麻一样。

  阿呆小心翼翼的取出怪物晶核,在身上黑袍表层擦了擦,然后递给高鹏。

  高鹏停下脚步,看着阿呆。

  阿呆张开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话,只有上下颚碰撞的声音传出。

  努力将晶核递给主人,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指尖的怪物晶核。

  看见主人接下怪物晶核后,

  阿呆歪头傻笑。

  “傻子。”高鹏将青树蛇晶核放入牛皮口袋,想说什么却一时说不出口,转过头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阿呆,你将这些酒瓶树懒腰打断吧。”

  阿呆狠狠点头。

  树林里其他青树蛇瞧得同伴的惨状后,

  懂得趋吉避凶的它们调转身子,然后躲进树洞。

  它们动作缓慢,生怕惊动了下面的凶神。

  本以为躲进树洞里就能躲过一劫,

  随后树干发出砰砰的巨响,

  一些青树蛇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刹那,扑通一声和大树一起摔在地上,震得它们七晕八素,然后灰溜溜的从树洞里爬入枯叶底下,消失不见。

  沿着被打断的树干,高鹏不断寻找木空心,木空心生长的区域都是酒瓶树最粗的那截树干,也就是酒瓶肚,只要对准那块区域打破即可。

  被打破的“酒肚”会是中空的,有一块中空的空间,

  不是每一棵树里都有木空心,大概五棵里面只有一棵长有木空心。

  阿呆站着一颗颗大树底下,仿佛最悍勇的拳击手,双拳疯狂击打大树,每一拳都能撕碎大块木屑。

  握紧拳头,每一拳轰出,拳背上微微凸起的骨刺都撕裂树干,

  树皮撕碎,酒瓶树剧烈摇晃。

  不过几拳的功夫就将一颗酒瓶树打得摇摇欲坠。

  沉闷的拳击声回荡在密林里,向外传出。

  距离此地一公里外,有三名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猎人穿梭在树林里,身后背着鼓鼓的包裹,显然收获颇丰,他们身旁跟随着好几只御兽,其中一名猎人肩膀上突然响起吱吱叫声,

  他肩膀上一只耳朵奇大的老鼠人立而起,然后猛然转身,对着某个方向吱吱直叫。

  “嗯?队长,图图察觉到了什么?”队伍里一个脸上留着刀疤的青年开口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图图有新发现吧。”队伍里年龄最大的一人捏了捏肩上老鼠的耳朵,从兜里取出两颗花生以作嘉奖。

  老鼠捧着花生兴高采烈的啃着,眼睛眯城一条缝。

  “图图说在那边有很大的声音。”队长舔了舔嘴唇,“我们过去看一下吧。”

  “好,听队长的。”

  队伍里其他几个人都没有反对,全部赞同。

  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是第一次遇见,

  以前他们也遇见过一次,那一次正巧是两只首领级怪物争斗,他们经历了一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虽然最后其中一只首领级怪物最终逃走,但他们还是获得了另外一只首领级怪物的尸体,卖掉那具尸体后收获颇丰。

  刀疤青年舔了舔嘴唇,他的御兽早已20级了,只是受限于品质原因一直无法突破首领级,他也找过育兽师,可惜培养御兽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都是要看脸的。

  培养了好几次,结果品质还是没有丝毫提升,

  他有时也无奈,或许是命运女神并没有正眼瞧过他,

  他从小到大的运气都不是很好,

  好在,

  他已经习惯了。

  等他们赶至附近后,他们发现声音有些不对劲。

  好像不是怪物战斗所发出的声音,声音有些低沉,也有些沉闷,而且富有频率节奏。

  这是什么声音......

  几人面面相窥,面色有些古怪,

  队伍里一个个子比较高,黑黑瘦瘦的青年皱眉,有些迟疑的说道:“这怎么有点像我以前练拳时的声音。”

  “练拳?姚欢你练拳练傻了吧,这森林里怎么可能会有人练拳。”刀疤青年哑然失笑。

  在这个充满怪物的森林里练拳?你怕是脑子坏掉了。

  哗啦啦——

  不远处一棵大树突然折断摔倒,落下的树枝不知碰断多少,发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

  “走,过去看看,动静小点。”队长谨慎说道。

  等他们进了后,就看见一个身披黑袍的巨型人立怪物疯狂挥拳砸树,它面前的大树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坠落。

  咔擦。

  大树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然后轰隆隆摔倒。

  这几人一脸懵逼,

  在他们眼中,森林里的所有树都是一个模样的,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树。

  至于这些树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习性......

  关他们屁事。

  队长眼睛一凝,

  在这满地摧折的树木里,一个猥猥琐琐的身影在树木里不断穿梭,似乎是在树干里寻找什么。

  他在折断的树干里寻找什么?队长眼睛眯起,猎人的嗅觉让他察觉到了不同。

  “队长,我们走吧。”姚欢摇头,他本以为是怪物,结果是其他人,那披着黑袍的怪物一看就是人养的。

  队长右手举起,示意其他人安静。

  这个人在找...什么?

  他突然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