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八十三章 木空心到手

神宠进化 第八十三章 木空心到手

  看刚才这样子,这少年显然对他们充满了警惕,什么都不会说,除非他们使用强硬的手段去逼迫。

  但可惜,他们踪迹已经暴露,缺少了偷袭的机会,如果失败那就是凭空增添了一个敌人。

  况且高鹏年龄看上去不大,却已拥有好几只御兽,

  尽管高鹏刚才让大紫暗中藏进枯叶里,但还是被暗中观察的他看得清清楚楚。

  一共三只御兽。

  目前战力为0的咸鱼水母也被他计入威胁。

  年纪不大就能同时养三只御兽,要么有钱,要么有实力。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好招惹。

  而且那头披着黑袍的御兽所散发的气息让他肩上的图图隐隐感到不安。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除非有机会能够彻底解决麻烦,否则不要给自己轻易树敌,

  树敌太多的人,往往只有两种结果。

  要么强到所有敌人不敢吭声,

  要么死得很惨。

  特别是在这狗日的世界,鬼知道什么新奇的御兽在不知不觉中就会要了他的命。

  他就这么努力安慰着自己,将心底的欲念强压下去,

  队长喊齐邓森和姚欢三人转身离开。

  说实话,他现在依旧很好奇...那树里面究竟有什么啊!

  三人走远后,

  姚欢绷紧的脸颊放松些许,在他心底松了口气,虽然他曾经打黑拳,但他那也是为了给自己妹妹挣学费,在妹妹很小的时候父母久在一场车祸中不幸身亡,只剩下他和妹妹两人相依为命,

  尽管他打黑拳、抽烟、喝酒、纹身、泡吧,但是他知道,他是一个好人。

  诸如抢劫、绑架、杀人之类犯罪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做过,刚才确实让他有些紧张。

  邓森面色黑如锅底——尽管他本来就很黑。

  忍了很久,他终于忍不住,“老大,刚才我们为什么不动手?说不定那家伙的御兽只是感知灵敏了一点,真打起来他不一定会是我们的对手。”

  队长摇头,“不是所有事情都要通过打打杀杀来解决的,等会儿我们等他走后再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端倪,他可以打断树...我们也可以去打啊,反正森林里树这么多。”说着,队长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他和高鹏之间并没有根本性的冲突,如果刚才高鹏手中换成其他显眼的宝物的话,说不得他冒着得罪人的风险也会出手,然后将所有痕迹处理得干干净净。

  说到底,很简单。

  利益是否足够大。

  “明白了。”邓森点头。

  又憋了许久,邓森幽幽说道:“只是老大,我真的很好奇树里面究竟有什么啊。”

  “......我也好奇,好了,不要忘了我们今天的任务,刚才耽搁了不少时间,快点吧。”队长开口说道。

  等几人走远后,高鹏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如果刚才那几人真的想对他出手的话他会怎么做。

  是直接痛下杀手吗,高鹏不清楚。

  不过好在那几人没有继续过来找他麻烦,这样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随后他让阿呆加快速度,高鹏不希望耽搁太久继续遇见其他人。

  忙活了两个小时,这片区域的酒瓶树几乎全部惨遭毒手,只留下满地狼藉,木空心也终于收集完毕,有两斤一两。

  望着满地折断的树木高鹏有些无奈,基本上每棵树都是从树干拦腰折断的,这样也太明显了。

  此时天色已然渐晚,需要抓紧时间。

  高鹏招呼大紫过来,在周围寻找,很快找到一种核桃大的黑色果实。

  搬开外层果壳,脆弱的果壳被撕开,一根根白色粘丝从果壳断裂处生出。

  在黑色硬壳底下是许多红色的绒毛。

  将这些绒毛揉松,扯成一缕缕,继而在底部垫上一层枯叶,招手让大紫过来。

  大紫懵懵懂懂的爬过来,高鹏一把捏住它的触须,就像把弄两根电线,顶端电线触碰在一起的时候会炸出些许电弧。

  嗯。高鹏满意的点头。

  虽然以大紫的实力目前还无法做到雷电外放,但是能够做到雷电外放本来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而不是一跃而就。

  能够激发电弧就够了,

  在电弧中心是红色的绒毛,小心翼翼的“点火”,连续试了几次后终于点燃,红色绒毛就像灾变前的棉花一样。

  火焰升起,借着下面的枯叶迅速点燃,火势不断扩大。

  森林纵火是几年来着?

  高鹏想了想,

  在灾变前是要判刑的,但在灾变后好像移除了这个刑罚。

  一方面是面积扩大许多倍,森林也疯长许多倍,

  二则这些植物的生命力和抗性比想象中还要顽强,这种普通的火焰想在森林里掀起燎原大火完全不可能。

  不过被折断的酒瓶树生命力降低了不少,面对熊熊烈火只能被无情吞噬。

  火光照耀在高鹏脸上,变换的火光显得明灭不定。

  亲眼看见所有酒瓶树被烧成灰烬后,高鹏这才转身离开。

  入夜,一行三人来到这里,空气中还弥漫着烧焦的气息,地面还能看见零星的火星,以及一层厚厚的灰烬。

  火势只燃烧了周围一片区域,再往外的话力有未逮,仿佛被一层无形力量所限制。

  邓森望着这满地灰烬,有些无语,都被烧成这样子了,还能剩下什么,那小子真是贼精。

  相比邓森的无语,队长的神色变得凝重,望着满地余烬,叹了口气:“算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回去吧。”

  “啊,队长,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邓森挠了挠头。

  “就这么算了,听我的。”队长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许就连放火那小子自己都未曾察觉到,他那份潜藏在骨子里的狠辣,果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