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八十七章 校园冲突
  高鹏不知道郊区发生的事,也不知道他外公昨晚出现在他刚买的别墅外。

  第二天一早,起床准备好早餐,浓香的海带排骨汤飘荡在客厅里。

  大紫兴奋的爬起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屁颠屁颠的爬向厨房,不断摇着触须,兴奋的盯着主人的背影。

  阿斑也嗅到了香味,一蹦一跳的窜向厨房,然后发现大紫就像一头恶霸一样横腰拦在前面,凶神恶煞的盯着它。

  阿斑畏缩的后退两步,努力低声嘶鸣,声音听着有些委屈。

  大紫不徐不疾的转过头,脑袋高高扬起,颚足轻轻敲击地面,像是一个老大哥在训斥小弟般。

  阿斑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聆听大哥的教诲。

  然后就出现了这一幕。

  大紫兴奋的趴在不锈钢盆里哧溜溜的吃着海带排骨汤,阿斑眼馋至极的站在一旁,一直到大紫吃得尽兴以后,才留下一层薄薄的“锅底料”给它。

  高鹏啧啧称奇,这阿斑过得也太惨了,

  然后高鹏低头吃了口面。

  我只是不喜欢吃海带排骨而已,高鹏将锅碗洗干净,收拾好东西转身出门。

  又要是一天辛勤的训练。

  现在已经快到五月份了,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要高考。

  说实话,其实这场训练对于高鹏而言不算太公平,因为以前虽然没有御使生这个说法,但是年龄到达规定年龄后许多家庭都会给自己孩子购买御兽。

  一般这些人周末或者放假时间多多少少都会训练一下御兽,

  因此高三年级的学生基本上都比高二的学生要多培养一年的御兽。

  在训练场上,高鹏看见许多高三御使生的御兽都比高二御使生的要高几级。那些达到精英等级的也大部分都是高三学生的御兽。

  走进学校,高鹏看见训练场上围成了一个圈,不少人围在一起,外围还有很多人观望,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身后突然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外面挤进来,“让一让,让一让。”

  人群分开,让医护人员走进去,不多时,抬着一个盖着白布的担架走出来,一个满脸血污的男孩紧闭双眼躺在担架上。

  高鹏有些愕然,大早上的就这么刺激吗?

  很快就有老师过来将聚在一起的学生分开,也有教官拿着手机神色匆匆走过。

  上了教室,听着老师上课,虽然是御使生但是课还是要上的,上午听课,下午训练。而早已自学完高中三年知识的高鹏拿着一本《南美洲新型怪物图鉴·第七版》翻阅着,高鹏看得是津津有味,啧啧称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在这最新一版怪物图鉴中,一个新型的怪物成为了这本书的封面,也是第一页就介绍的怪物。

  照片里,怪物身高三十几米,粗壮的手臂仿佛两根敦实的擎天柱,黄色的毛发十分粗糙,眼睛平淡而富有光泽,这只怪物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双臂,双臂极为粗大,锋利的爪子散发着金属光泽,这个身躯从外观看着极不协调。

  在这个怪物的肩上站着一个只有五米多高的同类小怪物。

  在小怪物头顶上有一个金色的名字——【巨树懒】

  而在其身下大怪物的头顶上有着另外一个金色的名字——【比蒙树懒】

  比蒙,是西方神话故事中以神力著称的巨兽,而这只怪物就被冠以比蒙之名。

  看样子应该是从树懒进化而来,从一只树懒进化为比蒙,高鹏也只能感慨于进化的神奇。

  “喂,高学霸。”前桌的谭前进转过身低声说道。

  “你说我们会不会更换训练场地啊?”谭前进说道。..

  什么?高鹏一脸茫然。

  谭前进有些尴尬,“好吧,我以为你看了群的,这会儿群里面正在讨论上午发生在教学楼下的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学校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听说送到医院的那个学生好像被判定为一级残疾,恐怕后半生都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了。”

  “早上发生的什么事?”高鹏来到学校的时候只看见那个学生被送上救护车,也没有去打听事情经过。

  “好吧,果然不愧是学霸,充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谭前进调侃。

  “听说是两个学生一直有矛盾,其中一个学生成了御使生,另外一个学生没有报名御使生,然后今天早上在校门口两人发生了言语冲突,然后那个御使生就让自己御兽攻击另外一名学生,那个学生差点没被御兽杀死,还是其他御使生劝阻才救了他一命。”谭前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许自得,或许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这种情绪的变化。

  “他们都只是一些学生!虽然法律上他们已经成年,但依旧改变不了他们还是青少年的事实!”校长办公室里校长大声说道,在他面前坐着陈总教官。

  “这无关其他,少年人的天性就决定他们在这个年龄段容易冲动!”校长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实态,向陈总教官道歉,“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失礼了。”

  “没事,我能够理解。”陈总教官点头。

  “为什么校园里要禁止学生携带管制刀具?因为他们的年龄、心态就决定他们容易冲动,这些御兽可比一些管制刀具危险多了。如果他们继续留在学校里训练的话,在安全上,是很不合理的。”校长认真说道。“这样对那些没有御兽的学生们也不公平。”

  陈总教官沉默,然后点头,“您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我也会反应给上面,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希望您老能理解,毕竟......我们也是给上面办事。”说到最后陈总教官脸上浮现一抹无奈。

  等陈总教官走后,校长叹了口气,将戴着的老花镜取下来,用抹布轻轻擦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