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一百零五章 沙怪
  高鹏默默观望,沙怪的状态一直不稳定,特别是刚才被研究员切下一块“血肉”后更是处于愤怒状态。

  所以出手袭击研究员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再老实的人也有发怒的时候,更何况是兽性未泯的怪物。

  【怪物名称】:沙怪

  【怪物等级】:5级

  【怪物状态】:微弱伤势(惊怒)

  【怪物属性】:沙系

  【怪物弱点】:1.冰系。2.破坏体内沙核。3.怪物躯体被斩断后,将会削弱一部分实力,被斩断的躯体能迅速融入体内,重新吸收沙子重组身体需要耗费大量时间。

  “这种元素类的怪物弱点究竟是什么?它们刀砍剑刺根本无效,对物理攻击免疫效果太强了。”陈会长喃喃自语。

  刚才他曾做实验将沙怪身体斩成两断,然后看见被斩断的两截身躯缓缓靠近融合在一起。

  也就是说炮弹都不一定能够杀死这种怪物。

  子弹之类的武器恐怕对它也没有什么杀伤力,因为子弹是以点破面,而对沙怪而言,用子弹对付它还不如用斧头。

  “对付这些元素类怪物,或许可以尝试用元素类的攻击,要不用水系试试?”高鹏开口说道。

  陈会长点头,然后取来一盆水倒在沙怪身上。

  沙怪一开始有些不适应,浑身上下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奋力的挣扎反而让水越发扩散渗入得更深。

  看上去只是让它行动变得略微迟缓一些而且没有受到其他明显伤害,接触水的部位很快颜色变淡,沙怪体内的沙子不断摩擦将水分尽数排出去。

  然后很凶恶的对给它倒水的陈会长龇牙咧嘴。

  陈会长很淡定,“水对它的伤害不大,但沙怪应该很厌恶水。”

  “好了,准备一下高温试验。”

  接下来又分别测验了沙怪面对高温火焰、雷电、低温冰冻一系列属性抗性。

  如果不是条件不够,高鹏甚至怀疑陈会长会搬出一个液压机来。

  最后发现沙怪面对高温时有明显活跃反应,雷电对它完全无效,但是冷冻低温却有显著负面效果。

  温度降低后沙怪变得不愿活动,当低至零度以后沙怪的行动明显变得迟缓。

  然后高鹏又跟着做了一系列后续实验,

  对于数据框里所说的沙核高鹏一直不明白究竟在哪里,在做实验的时候高鹏总是拿一根铁锥在沙怪身上刺来刺去...就是希望能够刺中沙核。

  这样沙怪毙命或者遭受重创以后他才好名正言顺的解剖沙怪,然后将沙核这个弱点暴露出来,否则高鹏一上来就直接说这怪物体内应该有什么晶核一样的东西,你们注意一下看看这是不是它的弱点。

  这也太不把别人智商当一回事了吧。

  可惜高鹏刺了一半天,除了把沙怪的怒气值险些戳满以外,连沙核皮都没有碰到。

  不应该啊!自己基本将沙怪身上戳遍了,只有那极个别地方没有动手。

  高鹏带着狐疑看向沙怪身上某个部位,下意识戳出。

  嗤——

  依旧是刺入沙子的声音。

  这一下终于将沙怪身上积满的怒气槽点爆,

  应该不会,那么还有一种解释就是沙怪能够移动自己体内的沙核,毕竟它是由沙子组成的,挪移一个沙核对它而言应该不是很难。

  最后眼见实在实验不出什么东西了,陈会长挥手赶人。

  “好了,你先回去吧,政府那边的奖金最多两天就能发到你账上。”

  就这么完了?

  自己还没将沙核这个弱点揭露出来呢。

  高鹏有些不好意思,一步三回头,总感觉自己是来骗钱的......

  “老师,他其实来不来作用都不大,这一次的实验我们自己都能...”小王研究员有些不甘心。

  陈会长看了他一眼,“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你应该有数。”

  小王闭上了嘴。

  ......

  高鹏站在门外,掏出钥匙刚准备开门,只听得咔擦一声,大门缓缓打开。

  在门背后挂着一只鹅黄色的爪子,从门缝里凑出一个大脑袋。

  两根金灿灿的触须从门背后晃出来,以及一对偷偷摸摸的小眼睛。

  这货都会开门了?!

  高鹏有些麻木。

  鬼鬼祟祟的大紫小心翼翼从门里面爬出来,绕着主人转了两圈,没有发现任何吃的,还凑上前在高鹏身上闻了闻,

  突然大紫头顶两根触须猛然竖起,死死盯着主人。

  它在主人的身上闻到了其他怪物的味道!

  “嘶嘶嘶!”大紫赶紧对屋内招呼。

  一瞬间,整个楼梯口都热闹了起来。

  阿蠢从房间里冲出,然后啪嗒一声盖在高鹏脑袋上,不大不小,刚好合适,色泽均匀,油光发亮。

  是一顶好帽子!

  吱哑。

  隔壁的刘大爷听见门外的动静开门,然后就看见高鹏戴着一个翠青的瓜皮帽站在楼梯口。

  “哎哟——”刘大爷赶紧捂住自己眼睛,伤风败俗啊。

  屋子里的刘大爷认真思考,高鹏这孩子是不是最近受什么委屈了......

  也许发生了某些难以接受的事。

  刘大爷也是过来人,也能够理解有时候年轻人心灵遭受创伤后需要发泄,需要别人理解、安慰的心情。

  然后刘大爷重新打开了门。

  沉吟片刻,刘大爷对高鹏说道:“沵旳沋傷莪能慬。”

  高鹏,“???”

  刘大爷,你怎么了?

  见自己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刘大爷有些尴尬,咳嗽两声装作若无其事的关上门。

  高鹏有些发愣,刘大爷一会儿开门一会儿关门的是干啥呢。

  阿呆从屋子里走出来,小心翼翼捧着一根阴雪松针递给高鹏,像在给大佬递烟。

  高鹏哭笑不得,“你们几个在做什么?”

  进了屋子后高鹏这才松了口气,刚才戴着帽子站在楼梯口实在是让他憋得慌,被刘大爷看见还好,刘大爷一向不多嘴,要是被某个喜欢谈论八卦的大婶看见了,恐怕【绿·真·高鹏】的名头用不了几天就会传遍整个小区。

  赶紧将阿呆推回屋子里,然后高鹏努力将戴在自己头顶的“帽子”取下,阿蠢死死抓住高鹏的头发,打死都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