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三十五章 咸鱼第三式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三十五章 咸鱼第三式

  “大紫,刚才为什么我没有下达命令你就冲出去了。”高鹏捏住阿呆的两根触须,向上提着。

  大紫的脑袋被连带着一起提起来,迷茫的盯着主人,口中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叫声,“嘶,嘶,嗤?”

  高鹏轻轻摸了摸大紫的脑袋,不断安抚它。“不要装傻,刚才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就直接冲出去了。”

  “布吉岛。”大紫委屈的抬头,可怜巴巴。

  高鹏,“卖萌没用!”

  大紫委屈的哭成球,紧紧抱成一团,化为一个悲伤的紫色的团子。

  在高鹏再三逼问下,大紫才说出事实,“闻到熊,想吃。”

  你一只蜈蚣想吃熊?你这本能还挺猖狂的啊。

  高鹏惊了。

  “那你打得过它吗?”高鹏问道,刚才那只黑风熊身上的伤口,除了在胸口和四肢有一些类似于锐器切割的伤口以外,唯一的致命伤就是阿呆那爆头一拳了。

  虽然大紫晋级到了首领级,但是攻击手段主要还是依靠雷霆麻痹敌人,然后注射毒素,口钳和颚足面对皮糙肉厚的大型生物时很难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打,打得过!一只辣鸡!”大紫激动的张开身子,两只颚足不断挥舞。

  恍惚间,高鹏在大紫身上看见了那只螳螂恶霸的身影,蜈蚣恶霸?

  按照正常的年龄来说,如今大紫就相当于十一二岁的人类孩童,性格变得暴躁、好动、富有攻击性,这是正常的事。

  其实这也算不上坏事,毕竟御兽充满攻击性,才能带来更多战斗的可能性,这是一件好事。

  “你下次想攻击其他怪物,可以,但是必须要经过我的允许,知道吗?”高鹏严肃说道。

  大紫闷闷不乐的点头。

  “作为惩罚,今天你就不要吃东西了。”高鹏对大紫说道。

  大紫头顶不断摇晃的两根触须突然僵住。

  “这是初犯,只罚你一天不吃东西。”高鹏淡淡说道,“但是我是你的御使,没有教育好你我也有责任,所以我陪你。今天我也不吃东西。”

  大紫呆住,主人也不吃?

  本来切下来的熊掌是准备加餐的,但是刚才高鹏临时起意要告诫大紫,也就将熊掌交给阿斑了。

  阿斑吃东西的时候声音很大,噗嗤噗嗤的,还不时砸吧砸吧嘴,新鲜的熊肉硬是被阿斑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感觉。

  高鹏脸色一黑,没看见这里有两个人都在绝食吗!

  “滚出去吃!”

  阿斑抬起头,疑惑的歪起脑袋。“吧唧、吧唧。”口器不断蠕动,像在吃面筋一样。

  “阿呆,把这家伙丢出去。”

  阿斑赶紧竖起两根爪子,就像传说中的狗腿子一样,小心翼翼的横着爬出洞穴。

  放在以前,大紫是要冲上去与阿斑打闹的,但是今天大紫只是默默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翻起眼珠扫了一眼阿斑,然后继续躺在洞穴里。

  第二日清晨,天色微曦,微弱的光线从垂在洞穴前的藤蔓缝隙间穿透进来,洒在洞穴里,照在已经熄灭的篝火堆上。

  “考生萧诺言淘汰,考生萧诺言淘汰。”重复的声音回荡在森林上空。

  有人被淘汰了?高鹏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这应该是第一个被淘汰的考生吧。

  “通过每个考生身上的定位装置,我们可以看见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节目里,一个主持人和一个嘉宾相对而坐。

  屏幕前的很多人发出惊讶的声音。

  坐在主持人对面的那名嘉宾年纪不大,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穿着白色打底衬衫,看上去很青春阳光,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是殷五诶!帝都入云龙殷五。”有人惊讶出声,“殷五不是不喜欢参加这些节目吗?”

  羊城珠江三角、魔都金陵龙门汇聚、渝州西部重城,这是目前华夏区三大青年强者汇聚区域,在这片区域活跃的强者年龄普遍年轻,年轻人众多,充满青春活力,因此也最为吸引偏年轻的御使。

  当然,除了这三地之外帝都也是强者云集的区域,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帝都相对压抑,强者年龄普遍偏大,一些年纪大的御使强者都喜欢安静的待在帝都。

  入云龙殷五是帝都为数不多的青年强者之一,极富名气。

  在出名后殷五的一些经历、背景也都被扒出来。

  官宦出身,父亲是联盟政府一方重员,在灾变前喜好斗蟋蟀。

  据说他如今的成名御兽就是灾变前被他豢养的一只蟋蟀王进化而来。

  “可以看见,这些参赛考生为了获得更高的分数,都前往森林中心,积分柱也基本上都设立在森林中心区域,现在分数排名最高的考生是君莫依。”

  通过天空中无人机镜头回放,能够看见在森林中一头黑色巨蟒游走龙蛇,以残暴的方式绞杀一只只怪物。

  “排名第一的是一名女生,这出乎我们的预料。”主持人有些惊讶。“不知道殷五老师怎么看?”

  主持人言下之意是让殷五分析一下目前排名第一的君莫依,毕竟君莫依虽然不苟言笑,但颜值不低,还是一个女孩子,肯定能引起不少观众的好奇心。

  “还不错吧,这只黑蟒品种应该是黑惑水蟒,这只黑惑水蟒鳞甲富有光泽,体格壮硕,品质应该不低,而且培养得不错,从战斗场面来看,这种黑惑水蟒应该经常参加战斗,战斗比较熟练。”殷五沉吟分析道。

  “”主持人,我是让你分析御使,不是让你说御兽。

  屏幕前不少观众会心一笑,早就听说入云龙殷五是一只万年单身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是凭实力单身的啊!

  “殷五老师分析得很有道理,一看就很专业。”主持人笑道。

  “谬赞了。”殷五淡淡点头。

  “让我们来看看目前暂时排名在最后一位的考生是——”

  屏幕里画面浮现,在大阳山森林里一个个绿色的光点闪烁,每一个光点都代表考生的位置。

  然后其中一个位于最外围的绿色光点变大。

  这个光点处于最外面,几乎位于大阳山最外围。

  “这名考生应该挺谨慎的,看来他应该在做某种准备吧。”主持人微笑。

  画面一转,一个高空无人机镜头浮现。

  画面里,一块凸出来的大石上,一个少年就像咸鱼一样呈大字型躺在上面,呆滞望天。

  在他身旁,一只蜈蚣、一只蜘蛛、一具骷髅,全部静静躺在空地上,抬头望天。

  录播间的气氛瞬间尴尬。

  似乎是躺得不舒服,大紫翻了个面,百爪朝天,露出白黄色的小肚皮,一只只鹅黄的爪子向外张开,看上去憨态表露。

  屏幕前无数观众笑出了声,做准备?这是在做什么准备?咸鱼第三式——咸鱼翻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