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例死亡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例死亡

  。

  。

  下一刻被摔在地面的木鬼藤从地面爆起,一根根粗大的触须仿佛蟒蛇般扑向阿呆。

  只一瞬间的功夫就将阿呆裹成一团,仿佛树妖成精了。

  一根根触须不断向内绞杀,摩擦,誓要将阿呆绞成碎片。

  同时还有那一片片倒三角形树叶摩擦在阿呆骨骼上,发出沙沙沙的响声。

  木鬼藤的藤叶不算脆弱,十分锋利,就像一柄柄锋利的尖刀盘踞在藤叶上。

  平时猎杀猎物它都是用藤蔓缠绕在敌人身上,然后用这一片片锋利如刀片般的藤叶切割敌人,让敌人流血而亡,或者用藤蔓将敌人骨骼内脏绞碎。

  但是今天它的两大杀招用在阿呆身上却是显得非常无力。

  藤叶切割在阿呆坚硬的骨骼上,除了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以外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将阿呆身上沾染的一些灰尘、污垢之类的东西清理干净,就像拿着一层砂纸在打磨抛光一样。

  阿呆的骨头越来越光亮了......

  许多藤蔓缠绕在阿呆骨骼上,从阿呆的骨骼缝隙里穿过去,但根本无法借力,自然也就无法绞杀。

  但这种缠绕却是让阿呆显得很是烦躁。

  眼眶里幽蓝色的火焰熊熊燃烧,阿呆抓住藤蔓的两端用力向外撕扯,可用尽全力都无法将藤蔓扯断,只是拉扯得越来越长,让木鬼藤生疼不已。

  “大紫。”高鹏示意大紫上前帮忙,现在可不是讲究公平决斗的时候。

  大紫冲上前,这只木鬼藤察觉不妙想要趁势向外逃走,但藤蔓刚一松就被阿呆死死抓住动弹不得,大紫上前,张开口钳,狠狠咬下去!

  嘴起藤断。

  锋利的口钳就像一柄大剪刀,发出噗嗤的脆响。

  被咬中的那截藤蔓齐齐断掉,断裂处光滑如新,流出白色的汁液。

  紧接着大紫漆黑的眼眶深处蔓延出一丝丝紫色的雷霆,雷霆汇聚成丝,然后又连绵纠缠在一起,最后化为一道密集的电网覆盖在体表。

  电网附着在木鬼藤身上,爆出刺耳的低鸣,被电网触及的部位都被电焦,留下一块块斑驳的漆黑印记。

  木鬼藤藤蔓疯狂四处跳动,仿佛被刺中了要害,其中一根藤蔓抽中大紫,抽爆空气发出尖啸,在大紫背上发出一声脆响。大紫被这一击抽得连连后退,背壳向内微微凹陷,然后缓缓向外恢复。

  这只是木鬼藤的最后挣扎,最后木鬼藤被大紫剪成无数碎片,洒落满地汁液。

  一只首领级怪物就这么轻松的死了?

  高鹏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似乎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容易。

  战斗的结果就是阿呆被“抛光”一层,大紫头顶的甲壳略微凹陷进去,除此之外没有受到任何多余的伤势。

  不过转念一想,一只完美品质的御兽和一只精锐品质的御兽群殴一只普通品质的怪物,如果还要遭受太大的伤势的话这也太水了。

  解决完木鬼藤,阿呆右脚一踩地面然后就直直的向前冲去!

  胸腔内心脏疯狂跳动,硕大的血丝心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咚、咚、咚......”

  白沙石柱剧烈晃动,表面被震出一条条粗大的裂缝,一些沙石被震落。

  一拳轰出,借着这一拳的反震力阿呆猛然一踩左脚,一条条血红色的丝线恰到好处的蔓延在粗大的骨骼上,绷紧、释放。

  以左脚为中心点旋转一百八十度,右拳以更快的速度狂暴落在白沙石柱上。

  轰!!!

  白沙石柱四分五裂,化为满地碎石。

  碎石中心有一个电子器械正在不断闪烁着红光,阿呆一脚踩碎,电子器械化为一堆碎片。

  低头查看分数,199分,比战斗开始前涨了150分。

  分数不重要,高鹏也不太在乎这个东西,他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大紫过来搭把手,这个木鬼藤体内肯定有怪物晶核,我们好好找一下,刚才战斗爆发那么激烈,也不知道怪物晶核被打到哪里去了......”

  不远处树林摇晃,一只底色为黑色,体表有一条条金色圆环的巨蝎从密林里爬出,在巨蝎的背后坐着一个肤色黝黑,棱角分明,体格壮硕的青年。

  他是被刚才大火所吸引过来的,那灰白色的浓烟就算几里外也看得清清楚楚。

  来到这里后才发现战斗已经结束,还有中央有一个破碎的灰白色石柱。

  他也击毁了一个积分柱,自然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好吧,看来晚来了一步,捡不到便宜了。

  【怪物名称】:统治者巨蝎

  【怪物等级】:21级

  ......

  这是另外一个御使,来到这里发现战斗已经结束后对高鹏友好的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虽然这一次考试没有说能不能互相战斗,但是既然没有限制不能,那就说明肯定没问题。

  “这一次考试其实是不限制御使生们互相战斗的。”主持人开口说道:“当然,其实这样不太好......”

  “这样才更真实。”殷五打断主持人,“这不是擂台赛,不会让他们一个一个的上场,真实的野外比这更残酷!更血腥!”

  在野外,杀人越货本就不是罕见的事。

  杀完人,直接往野外一抛尸,保证第二天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可不是处处有摄像头的基地市,那是无规则保护的蛮荒之地。为了争夺某个宝物、某具珍贵的怪物尸体、某种强大怪物的幼崽,见财起意起杀心很平常。

  “考生周贺淘汰,考生周贺淘汰。”声音回荡在大阳山上空。

  高鹏眯起眼睛,这已经是淘汰的第四个考生了,可以预见,接下来几天将是淘汰的高峰期。

  与此同时在森林里某地,一个穿着战斗服的考生躺在松软的泥土上,满脸血污,嘴唇微张,额头有一个拇指大的血洞,还有鲜血源源不断从伤口里渗出。在尸体的胸口位置有一个铭牌,上面写着周贺二字。

  “已经死了。”三个穿着蓝白色战斗服的人员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尸袋,将地上的尸体装进去。

  在尸体不远处,有一只火红色的鼠类御兽躺在地上,身体四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身体冰冷。

  “这只御兽怎么办?”另外一人问道。

  “带回去吧,然后一并交给家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