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三十八章 森林里的神秘怪物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三十八章 森林里的神秘怪物

  。

  “阿蠢,过来。”高鹏对阿蠢招手。

  阿蠢迷迷糊糊的飘过来。

  这几天的“高强度”的战斗让几只御兽和人都身心疲惫。

  森林里的景色虽然让人惊艳,日出的绚丽也让人赞叹不已。

  但看多了终究有些疲乏。

  高鹏打了个哈欠,这几天他主要的目的就是

  “噗唧?噗唧?”

  赤线银叶草一株只卖3信用点,比青光栾花便宜1信用点,但是赤线银叶草的体积比青光栾花要小将近一半,所以等体积情况下赤线银叶草要划算一些。

  从阿蠢随身空间里取出青光栾花,转而放入两根赤线银叶草。

  勤俭节约的高鹏同学精打细算。

  他热情洋溢,勤俭持家,是新世纪的好男儿的标杆。

  继续向前走,

  周围树林里的鸟叫虫鸣不知何时悄然消失。

  只剩下空洞的风苍白的刮着。

  幽深寂静的树林深处仿佛潜藏着未知的恐怖。

  影影绰绰,森林的树木很茂密,将头顶的光线遮挡大半。

  低沉的风中传来淡淡的恶臭,就像七月天腐烂的腥鱼。

  嗤。

  每一脚踩在地面,就踩碎好几片败叶。

  高鹏皱眉,周围太安静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小心点。”

  毋需高鹏吩咐,早在几分钟前几只御兽就察觉到了不对。

  一向跳脱的大紫眼底闪烁着警惕的神色,阿蠢也乖乖躺在主人的头顶,触须微微摇晃。

  “吱!”

  阿斑似乎发现了什么,冲着某个方向大声叫着。

  “索索。”那边的灌木丛摇晃些许,从中窜出一只灰白色的兔子,兔子双腿用力,疯狂窜着。

  看见只是一只兔子,几只御兽放松些许,而就在此刻一条漆黑的残影从兔子身后的灌木丛里杀出。

  犹如一条毒蛇扑食。

  噗——

  一根惨白色表面还有一片片尸斑的修长节肢从兔子脑后刺入,从前额洞穿。

  殷红的血液一滴、一滴,浓郁粘稠如浆,顺着兔子的眉心缓缓滴落。

  长肢一直探入灌木丛深处,光是露出来的部分就足足有五六米长。

  长肢表面有一层一层圆环,仿佛生长的竹子,表面带着岁月的斑驳。

  哧溜。

  这段竹子一样的节肢被收回,兔子抽搐片刻倒在地上。

  在兔子眉心有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出。

  光是一段肢节可无法看出这只怪物的属性。

  至少也要看见这只怪物五分之四以上的面貌才行。

  修长的节肢缓缓收回,没入灌木深处。

  然后丛林里没有了动静,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高鹏眯起眼睛,随后莞尔一笑,记得他以前看某些电影,里面的角色就像没有智商一样,明知那里有危险还非要往那里走。

  路又不是只有这一条,为什么要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它容易嘛。

  面朝着怪物的方向,高鹏缓缓道:“我们先往回走。”

  然后几只御兽和一个人就这么面朝着怪物的方向向后倒退。

  一直退出这片树林。

  树林深处的怪物:“……???”

  空气中吹来一阵冷风,刮得树叶剧烈摇晃。

  似乎是高鹏这种不走寻常路的性格让树林里的怪物有些好奇,它被吸引了出来。

  这片树林外面是一片宽敞的空地,中央还有一个不大的水泊。

  树林边缘,可以看见两只修长的白爪探出,在树林背后,能够感受到窥视的目光。

  高鹏心底暗叹,还是缺少远程攻击手段,否则直接远程攻击,多的不说,至少能直接弄清楚这只怪物的模样,可以看见它的属性弱点,否则也不会这么被动。

  眼见高鹏等人就要消失在原地,树林深处的怪物有些骚动,然后一条纤细的节肢从树林里刺出,化为残影。

  然后速度越来越快,并且不断延伸,

  一瞬间就爆发出数十米的距离,

  阿呆向左横跨一步,然后节肢从阿呆身体中间的缝隙穿过去……

  直直的命中高鹏,高鹏瞬间被击飞。

  就在命中高鹏的瞬间一层莫名的波澜闪过,站在高鹏旁边的大紫体表浮现一层同样的波澜,然后向内凹陷,紧接着化为一层向外旋转的漩涡。

  噗嗤!

  大紫的背壳被硬生生洞穿,留下一个向内凹陷的螺旋状伤口。

  几乎将大紫的腰腹洞穿。

  阿呆愣住,呆呆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荡荡没有任何血肉的身躯,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高鹏心底惊骇之至,没想到这个怪物居然能够跨越这么远攻击!

  自己所在的位置距离它攻击的位置至少有四五十米吧!

  应该不是它的体积有这么大,而是它的躯干部位能够延伸变长,

  否则这片树林绝对隐藏不了它这么庞大的身躯。

  外界,高考特别行动组。

  “这只尸化梦魇竹节虫击杀过御使,所以它的第一攻击序列就是御使。它已经知道了御使的防御相对御兽而言更弱。”有人凝重说道。

  “嗯,附近有没有行动组成员在附近?”

  “白玫瑰距离目标地点五公里,她正在飞速前往。”

  “嗯,那就好。这一次已经死了一个人了……如果继续出现伤亡的话……”特别行动组组长感觉很头疼。

  “你说那些人是不是神经病?有死亡指标是他们说的,为了磨炼御使生也是他们说的,希望更有真实性也是他们说的。”

  “现在真死了一个人,他们又比谁都着急。”队长感觉很头疼。

  “队长。他们不一直都是这样么,又不是第一次了。”其中一个队员嗤笑道。

  长吐一口气。“希望他能够坚持到白玫瑰到场吧。”

  远处天空中,一只黑白相间的巨型信天翁振翅高飞,在信天翁的胸口有一朵白色的玫瑰花,为其增添几分神俊。

  信天翁背后坐着一个流着短发的女子,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的双眸,狭长如锋。

  ……

  “退。”高鹏下令。

  阿呆转身提起主人和大紫向后就跑。

  阿斑对着怪物所在的方向喷出几大团白色的蛛液,然后转身就逃。

  “这小家伙很灵性啊!”特别行动组组长眼睛一亮,赞叹道,他还以为这个小家伙会与怪物死磕到底,没想到这么懂进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