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年人的世界不讲对错

神宠进化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成年人的世界不讲对错

  似乎是听见了李队长的祈祷,高鹏意味深长一笑。

  大哥救你?不好意思,你得罪的可不是我这个大哥。

  这个笑容让李队长升起不祥的预感。

  阿呆直直冲高鹏走来。

  李队长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这一幕。

  阿呆蹲下来,将肩上的小母猿轻轻取下来,放在主人身前。

  然后摊开大手摸了摸小母猿,喉咙里发出红水猿的语言:“别怕,爸爸保护你。”

  小母猿突然睁大眼睛,爸爸?骷髅?她深吸两口气,然后眼睛一闭——直挺挺晕了过去。

  可怜的孩子……

  高鹏知道小母猿需要一段缓冲来好好消化一下这种消息。

  李队长看见这一幕绝望了,

  是一伙的!

  天空中小焱扑腾着翅膀盘旋在头顶,首领级气息表露无遗,所有胆敢靠近的怪物都被驱逐。

  确实如那船夫大爷所说,在红砂河沿岸流域,首领级怪物十分罕见。

  阿呆大步走向被丢在地上的铁背苍狼,铁背苍狼就在李队长树下,所以距离李队长也越来越近。

  李队长捏住自己鼻子,放缓呼吸,不敢直视阿呆。

  可惜……

  除非他没有心跳,否则在血丝心面前任何有心跳的生物都将无处匿形。

  李队长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有十几米,灾变过后的树木都比灾变前的要强壮不少。

  在基地市附近四五十米高的树木比比皆是。

  阿呆一拳狠狠砸在树干上。

  这棵足有两人环抱的大树索索颤抖。

  大片大片树叶从树冠上落下。

  李队长险些被震落下树,不由紧紧抱住树枝。

  密密麻麻的汗水从李队长额头渗出,狠狠咽了口水。

  只能祈祷这只巨骷髅不会爬树了。

  阿呆抬起头,视线穿过一重重树叶,直直落在李队长身上。

  张口发出愤怒的咆哮,爬树?我当然可以爬上来。

  但我不需要,就是要你在恐慌中忏悔!

  阿呆左右双拳开弓,不知疲倦的疯狂击打树干,有如一台咆哮的打桩机。

  拳头上锋利的骨刺刺穿树皮,撕碎树干,木屑横飞。

  大树摇摇欲坠。

  这种心理上的煎熬反而让李队长更加难受。

  还不如直接给我一刀爽快。

  伴随吱吖哀鸣,大树轰然倒地,树枝与树枝碰撞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李队长只感觉胸膛狠狠一震。

  心脏都差点被震碎,他只感觉肋骨位置很疼,应该是摔下来的时候被震伤了。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脖子一紧,一只冰冷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脚下一空,凌空飞了起来。

  李队长与阿呆的眼眶对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与亡灵系怪物对视。

  生者对于亡者都有一种天然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源于这就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阿呆提着李队长大步走向场地中央,在地上,树枝上,一些死亡的红水猿躺在地上,尸体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还有一些受伤的红水猿胆战心惊的抱着树枝,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嘭!

  李队长被阿呆狠狠扔在一具红水猿尸体旁,李队长的脑袋砸在地上,砸得七晕八素,等他回过神来,与一只红水猿死不瞑目的双眼对视。

  哪怕李队长这种见过不少生死的人也忍不住汗毛倒竖。

  空旷的平原上,只剩下阿呆沉默的背影。

  然后阿呆走到一棵棵树下,这一次它没有再砸树,而是灵活的攀爬上树将怪猎小队的所有人全部捉下来,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一起。

  阿斑缓缓爬过去,喷吐蛛丝将这些人牢牢固定在地面。

  到了这个时候李队长如何还不知道阿呆是高鹏的御兽,李队长一把鼻涕一把泪,“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我母亲七十岁了,我父亲也七十二岁了,我弟弟和哥哥都在灾变的时候死了,现在家里只有我,如果没了我,我父母还有我十三岁的孩子都会被饿死。”

  “我们都是人类,不要杀我们啊,我们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爷爷,爷爷饶命!”

  被困在地上的一群人苦苦哀求。

  高鹏沉默。

  似乎是见到了高鹏的沉默,李队长眼睛里泛着希翼,“杀人是犯法的,大哥,我们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我们从此以后就是您最忠实的狗腿子,你哪怕叫我们杀人,我们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同时李队长在心底恶毒的发誓,我就不信你一辈子都是顺风顺水,等老子找到机会,老子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看着眼前一群不断哀求,实则内心充满了恶意情绪的人,高鹏突然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方旭,四方的方,旭日的旭。”李队长脸上挤出笑容。

  “李队长,你们为什么要杀这些红水猿?”

  李队长愣了一下,这个人是为了这群红水猿才针对他们的?尼玛有病吧!就为了一群猴子!

  “因为周家的二小姐养的黑金豹喜欢吃红水猿的内脏,特别是心脏,所以在城内高价收购,否则我们也不会专门来猎这些猴子啊,这些猴子也不值钱。”李队长小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

  高鹏点头,算是明白原因了,如果不把源头治好的话,没有了李队长还会有一些周队长、王队长之类的人前仆后继的过来。

  “阿呆,你自己看着处理吧,我们去河边等你。”高鹏对阿呆嘱咐道,然后拍了拍阿斑的脑袋,示意阿斑离开。

  李队长脸色变得灰白,“你不能这样!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不守信用!”

  高鹏摇了摇头,“李队长,你都是成年人了,你应该知道成年人的世界里不讲对错,讲对错的都是小孩子。”

  李队长的眼神先是绝望,然后仇视,最后是深深的怨毒。

  阿呆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招手,示意周围树上的红水猿们下来。

  红水猿们你看我我看你,犹豫很久,最后有两只胆大的红水猿从树上跳下来小心翼翼的靠近阿呆。

  阿呆将这些人的猎枪全部收缴踩成碎片,用手指向被蛛丝牢牢固定在地面的这群人,发出几道指令。

  然后阿呆头也不回的离开,它已经不是这个族群的王了,它们未来的路需要靠它们自己。

  等阿呆走远后,这些红水猿你看我、我看你,短暂的宁静后,几只之前被猎枪所击伤的红水猿按耐不住,面露凶相,龇牙咧嘴的靠近李队长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