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200章 得手
  飞在最前列的阴阳金雁王突然停下翅膀,然后猛然转过头,翅膀狠狠一挥,一翅膀抽在身后另外一只大雁身上,然后船上的人就看见那只大雁飞行的速度变慢了些许,身后的阴阳金雁们重新化为了整齐的“人”字形。

  不止是这一艘船,很多船上的人都注意到了日月山的那群恶霸飞来了。

  阴阳金雁群在青唐基地市可谓是臭名昭著,这群阴阳金雁也不知道在进化过程中遭受了什么刺激,变得格外容易暴躁,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同时这些阴阳金雁好奇心还格外的重,任何有意思的东西都会引起它们的注意力,偏偏还都能飞,除非你躲进水里,否则在陆地跑的如何逃得过天空上飞的。

  岸边的高珩不忧反喜,能够吸引这么多怪物前来,说明这绝对是一件宝物!

  至于宝物会不会抢不到手,这一点从来都不被高珩所思考,一群只会使用蛮力的怪物,只需要略施手段就能将它们耍得团团转。

  智慧,才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高珩摸了摸自己下颚的短须,感觉一切尽在掌握中。

  一条背鳍有着金纹的紫背湟鱼围绕着禁魔石不断转悠,这颗禁魔石让它有种奇妙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妈妈告诉她的机缘了吧,小紫背湟鱼眼镜一亮!

  听说她妈妈就是当年吃了一个很奇异的果实才变得这么强大。现在族群里一些厉害的紫背湟鱼都是妈妈生出来的,我也要生很多很多超级厉害的大鱼,就像妈妈一样生那么多!小紫背湟鱼心底升起一个伟大的理想。

  在外围,有几条十米长更大一号的紫背湟鱼警戒,不时瞥一眼这边。

  “巨湟鱼,离远点,这里是我们紫背湟鱼的地界。”其中一条在外警戒的紫背湟鱼威胁道。

  在百米外,有一道庞大的身躯从幽暗的深水里漫不经心的滑过,低沉沙哑的声音震得深水震荡不已。“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吃掉你。”

  那条发话呃紫背湟鱼鱼眼内的瞳孔向内一缩,仔细观察这条巨湟鱼,随后猛然一震,这是一条巨湟鱼头鱼,该死,怎么是头鱼。

  在西海湖内分为各大湟鱼族群,每一个族群都有一个王,除了王之外就是掌控每个湟鱼族群分支的头鱼。

  怎么把巨湟鱼的头鱼吸引过来了。

  那条紫背湟鱼厉声说道:“你不要过来,后面就是我们紫背湟鱼王最宠爱的女儿,你要是敢伤了她,我们的王肯定很生气的!”

  这条巨湟鱼呆滞的眼睛开始打量那条游荡在禁魔石旁边的紫色小不点,发出一连串诡异莫名的笑声。

  它才不管她的身份是什么,就像一头熊会忌惮它吃掉老虎幼崽可能会引起的报复吗?

  根本不会。

  因为老虎如果有机会也绝不会放过熊的幼崽一样。

  怪物的思维也很简单,很单纯。你长大后是个威胁,所以我就要现在吃掉你。

  “快跑!”其中一条紫背湟鱼大声吼道,眼前的巨湟鱼已经动了,掀起大片汹涌的暗流。

  “紫背湟鱼王杀了我们那么多巨湟鱼,今天我也要吃她一个女儿试试。”巨湟鱼张开巨口,露出一排排狰狞的牙齿,黄色的小眼睛呆滞无光。

  几只紫背湟鱼虽然心底害怕但还是强忍着不适围过去,同时不断喊话让小紫背湟鱼向后逃跑,它们尽量争取时间。

  一条条水流脱离湖水,继而化为一层层水幕围向巨湟鱼。

  激荡的水流掀起大片白浪,如一堵堵墙撞向巨湟鱼头鱼。

  “你们这些都是歪门邪道,你们的进化路线错了!!!”巨湟鱼不断甩着巨头,深吸一口气,湖水倒灌,两腮高高鼓起,体表光滑的皮肤下肌肉暴涨。

  沸腾的肌肉不断涌动,有如波浪般翻滚,隐约可以看见一条条细密的血管如蚯蚓般隆起。

  “肌肉,才是正义!”怒声咆哮,吼声如雷,最前面的一层水幕被硬生生震碎!

  随后是巨湟鱼庞大的身躯,轰然一卷,庞大的尾巴将后续的水幕撕裂。

  几只紫背湟鱼眼前一黑,一大片黑影有如山脉倾倒,下一刻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望着远处仓惶逃促的小紫背湟鱼,这头巨湟鱼缓缓低下呆滞的脑袋,径直冲向湖底的禁魔石。

  禁魔石对元素之力拥有排斥之力,这颗禁魔石是水属性,所以湖底这片区域的水元素几乎被排斥一空。

  但这头巨湟鱼恰巧走的是肉体路线,对于元素之力并不看重,阴差阳错,禁魔石对这头巨湟鱼并无太大影响。

  一口将湖底的禁魔石吞入腹中,巨湟鱼头鱼转身就逃。

  禁魔石被巨湟鱼吞入腹中后发光的能力也随之消失。

  湖底重新变成一片黑暗。

  在天空中盘旋的阴阳金雁王突然发出一声厉鸣,本来在湖底发光的石头不见了!不见了!

  翅膀收拢,一层层风暴于它周身凝聚。

  下一刻如一支利剑向下俯冲,空气发出被刺破的尖鸣。

  轰!

  水面溅起数十米高的水浪。

  湖面随之颤抖,发出一连串波纹聚变。

  正在向外逃去的巨湟鱼只感觉后背一疼,仿佛有一支箭刺穿背脊,剧烈的疼痛让它在湖底一个翻滚。

  背后的阴阳金雁王被甩开,这湖底不是它擅长的战场,双翅收拢,顺着水流向湖面滑去,最后破开水面飞上天空。

  湖底巨湟鱼头鱼的背后有一道被撕裂的伤口,伤口极深,大量鲜血顺着伤口源源不断流出。

  巨湟鱼身影一晃就消失在湖泊深处。

  另一边,岸上,高珩气急败坏,“tmd东西呢,东西呢!”

  “高哥,那东西好像被一条巨湟鱼抢去了。”

  “那鱼呢?!”

  “……游走了。”

  “艹……楞着干什么,赶紧给我追上去。”

  巨湟鱼头鱼向外游去,在它周围有大量巨湟鱼,这些巨湟鱼迅速围拢上来挤在一起,让人根本看不清是哪一只。

  这头巨湟鱼头鱼悄悄接近某一条巨湟鱼的时候张开口与另外一条巨湟鱼口对口接拢在一起。

  旁边看见这一幕的其他巨湟鱼都震惊了,感觉无比辣眼睛。

  另外一条巨湟鱼和头鱼“对接”后融入鱼群,然后又悄悄从族群的另外一端离开消失在漆黑的湖底。

  半个小时后,巨湟鱼头鱼摇了摇脑袋,眼睛深处闪过一丝迷茫,紧接着眼底闪过一道惊骇,自己的背怎么这么痛!就像被隔壁族群的刀湟鱼砍了一刀一样!

  西海湖岸上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忙活一半天,他们什么准备都做好了,结果东西居然悄然消失了。

  “但是那东西肯定是被巨湟鱼头鱼吞走了,放心吧高哥,那条头鱼一直被我们锁定着。”高珩旁边一名下属拍着胸脯说道。

  西海湖另外一端岸边,一头巨湟鱼缓缓浮出水面,在岸边有几名穿着白色云纹便服的人在等候。“把东西收了赶紧回去吧。”

  巨湟鱼瞳孔涣散,听话的张开大口,大口张开后一团幽幽蓝光从它口中散发。

  有人迅速上前钻入巨湟鱼口里将一颗冰蓝色表面有大量复杂花纹的石头装入盒子里。

  盒子闭合,蓝光也随之消失。

  “走吧,就让那些人慢慢去找吧。”这行其中一人嘲讽的望了眼远处,然后几人迅速骑上身后云雕鹏的后背,将固定装置穿戴好。

  云雕鹏双翅一振就冲霄而起,飞上云巅消失在天际。

  :。: